第63章 二十年前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91字
  • 2020-11-08 15:38:15

林洁出场后果然带动了气氛,原本拘束又好奇的新生也放松了下来,因为林洁偶尔的幽默笑话,礼堂里时不时爆发出一阵笑声。灵使们换了舒服的姿势坐着,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可能已经经历过很多次开学典礼了,似乎见怪不怪了,但对于火弦来说,这却是第一次。作为学院资历最老的灵使之一,在东方离去后的二十年里,这居然是他第一次参加开学典礼。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陈曦坐在靠前的座位上,跟其他人一样,偶尔笑着,肩膀轻轻抖着,这样的场景让他感到放松,他很久没与外人交流了,他资历老,过去也……不怎么干净,至少那些灵使是这么认为的,他能感到周围不断有目光在他身上扫过,他也听得到灵使们的窃窃私语。

“看到了吗?就在那儿……我还以为他不会再出来了。”

“今天看到的时候我也吃了一惊,他消失多久了?总有二十多年吧?”

“东方青木死的时候他就不见了,如果不是心里有愧……”

“可能是怕被回收。”

“说话留神,毕竟是前辈,给人听到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就是要给他听到,既然是前辈就该有前辈的样子,他做的事情已经违背了灵使的原则,这样的前辈根本不值得尊重!”

……

不怪他们,毕竟当时只有他在场,东方和碧水也都已去了,他的辩解没人会听,也没人会信,相比于冷漠寡淡的他,可能大家还是比较相信碧水。

二十年,如果不回学院的话,时间也不算太久。如果他一直没回来的话。想起二十年前,他的心还是隐隐作痛,他赶到的时候东方已奄奄一息,而东方最信任也最亲近的碧水却在取他的魄种,他只记得自己的胸中燃起了火,脑海中似乎有岩浆在流,他无法控制自己,他杀了碧水。

不止是杀了她,他还要毁了她的魄种,但他忽然醒了过来,他想起东方曾经说过的话,永远不要伤害碧水。

护卫队赶到时他正一手握了碧水的魄种,一手拿了东方的魄种,青绿两色在他手中闪烁,护卫队朝他冲过来,他看到了他们的敌意,想要解释却没有人关心,别说是护卫队了,就算当时是他看到这样的景象心中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尽力去抵挡护卫队的进攻,慌乱中遗失了两个魄种,那魄种离开后便快速地飞走了,他想去抓,护卫队却步步紧逼完全不给他喘息的空间。自认为武力超群的他也无法轻松突破,眼看东方的魄种就要消失在视野中了,他终于发了狂,重伤了护卫队,然后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去追那魄种。他不想失去东方,他不知道东方与碧水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驱灵师不老不死,那也只是魄种而已,魄种重生,东方的记忆还会不会在,东方会不会忘了自己。

与东方相识时他还是一只野性难驯的狸猫。他自记事起便生活在那座山上,他从哪儿来,他的同类是谁他统统不记得了,他只记得一开始他是恨东方的,他恨东方和所有的驱灵师,他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东方和那些驱灵师同伴占领了他的山。他点燃他们的房屋,抓伤那些想要抓住他的人,用各种恐怖的声音叫着,企图将他们赶出去。

最后他被抓了,那人要杀了他。

是东方救下了他,他不相信东方的好心,但东方却慢慢让他放下了仇恨。

那云海,他们曾经在上面追逐奔跑,累了就躺下去,任由风带着他们漂流到天边。丹枫山上他们也一起去过,那时候那些枫树还没那么高,叶还没那么红。东方总是一派闲云野鹤的样子,相识的时候东方已经是高级驱灵师了,他不爱驱灵,不爱与人交流,整日各个山的乱窜,总希望能发现新的地方,云山是他最爱去的地方,他总说站在云山仿佛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每每这时,身为狸猫的他总是在山中乱跑,撞出一团团云雾来,然后再去捕捉那些云雾。

火弦渐渐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他害怕想起狸猫在东方身边奔跑的样子,那感觉总让他心疼。

东方的离去结束了这种生活,他感到恐惧和害怕。也是那时,他才成长起来,一直以来都被守护着的他变为了守护者。他一路飞驰追逐着东方的魄种,直到他突然消失在了一栋农舍里。

他追了过去,听到屋内传来了令猫害怕的响亮的啼哭声。

“哭了哭了!!!”屋内的男人欣喜若狂,抱着一个丑陋的襁褓中的婴儿,婴儿通身涨红,满脸皱纹,湿漉漉的头发紧紧地贴在头皮上。

这场景简直要吓死猫。

但他看到了东方的魄种,在那婴儿的体内微微亮着。那小孩好像忽然变得好看了,就连哭声听起来也极富生命力。

他看到那男人把婴儿抱到了床榻边,床上正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好像刚刚洗过澡一样,满头大汗,发丝凌乱,她的眼角还淌着泪呢。

“终于哭了……”那女人哽咽着接过了那婴儿。

小心,那可是东方!他在心里喊道。

“陈曦,叫你陈曦好不好……”那女人极温柔地将那婴儿抱在了怀中,一边流泪,一边笑了。

后来的画面,猫不好意思继续看,因为那小婴儿开始进食了。

陈曦,陈曦,这是东方的选择吗?火弦知道驱灵师死后魄种会离开,重新寻找继任者,但一般情况下都会寻找二十岁左右的成年人,最小也低于十五岁,因为学院招收新生以二十岁为年龄底限,继任者年龄越接近,等待入学的时间便越短,灵魂融合的时间也越短,虽然通过初级考试的成功率会低,但重试的机会却多。

从来都没有选择婴儿作为继任者的,东方大概是第一个。这也就意味着至少要等待二十年。二十年,可能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看了看屋内的小婴儿,那么小,甚至还没有猫大,它那么脆弱,如果谁要攻击他,简直轻而易举,毫无反击之力。自己呢,他能守他多久,在学院发生了那种事情,肯定会很快传到上面去,就算办事程序再怎么繁琐,文件批准再怎么拖拉,他们肯定很快就会找到自己。

礼堂里忽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火弦回过神来,林洁正在台上说着什么,陈曦在这时忽然转过头来对他笑了笑,然后又转过身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