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梦与火弦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09字
  • 2020-09-26 19:43:02

驱灵高等学院的入学通知还有实习基地的新鲜见闻吸引了陈曦的注意,虽然表面上陈曦表现的很淡定,但当他点阅驱灵学院录取通知时,兴奋不已的心情完全不亚于当年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的激动。只是这激动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

当一切停当,陈曦也放松了下来,午饭过后他美美地睡了个午觉,这一觉睡得特别沉,没有梦,直到傍晚才醒来。按说午睡醒来后应该是全身舒爽,至少也应该有放松的感觉,但事实上却恰恰相反,前一天的体力劳动再加上舟车劳顿所积累的酸痛感仿佛在陈曦睡着的时候全部释放出来了。平时很少干体力活的他昨天扛了不少的箱子,当他醒来时,感觉全身都仿佛被碾压过一样,所有的关节都仿佛开裂般的疼痛,不止是疼痛,他还感到呼吸困难,有种窒息的感觉。

醒来时窒息感消失了,但酸痛感却在全身各处爆炸开来。

“呲——”

陈曦睁开眼睛,看到一团白白的东西似乎正放在自己的胸口上。啊,不用想了,一定是小白了。陈曦刚想伸出手去把小白挪开,手还没抬起来,腋窝连同胸大肌的位置就痛了起来,陈曦只好放弃,任由那猫在自己的胸口躺着。又躺了约摸半小时,陈曦才鼓起勇气起床。

幸好食堂还没关门,尽管全身疼痛,陈曦对于日常三餐却极为认真,因为住斜对门的原因,陈曦几乎每次出门都能碰上张雪然,二人的饭点也几乎是一致的。两人在食堂吃完饭,张雪然问陈曦要不要一起在基地里到处转转,陈曦拒绝了。小时候有一段时间陈曦经常生病,经常要打屁股针,今天打左边,明天就打右边,两边交替着来,那几天他走路都是螃蟹的姿势,每一步的震动都连动着臀肌的颤动,屁股上时绵绵不断的钝痛与刺痛混杂的感觉,以致于他长大后每次回忆起来都好像能感受到屁股上细细刺刺的针孔,还有针孔周边跟随脚步频率而来的疼痛感。

在张雪然问他要不要转转的时候陈曦正沉浸在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中,他屁股也是酸痛不已,那种感觉与打针后的疼痛相似,听到张雪然的话,他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说出了不去。

从食堂回去后陈曦勉强自己洗了澡,感觉疼痛似乎缓解了一些,于是他拿了本书躺在床上,但看不进去,本来中午时候他心情是很好的,结果下午醒来后全身疼痛让他急躁起来了,他不想在状态欠佳时进入驱灵学院,还有一天就要开学,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调整得回来。

小白终于睡饱了,在陈曦起床、吃饭、洗澡这段时间,它一直都在睡觉。此刻陈曦躺下来了,它却要起床活动了。

它跳下床去,眯着眼睛,舒服地舒展着身体。看着看着,陈曦心中忽然有了主意。

“火弦,我命令你为我按摩。”他忽然严肃地说道。

小白伸了一半的懒腰也因为这话而停住了。它看着陈曦,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你不是说会服从我的命令吗?我昨天太劳累了,现在全身酸痛,这样下去就算再休息一天也难恢复。”

“我昨天也很辛苦,而且我也没恢复过来呢,没看我一直在睡觉吗?你就睡觉好了,多睡觉身体就会自我修复,比按摩有用多了。”

中午出门的时候陈曦不经意间瞟见了张雪然的宿舍,相当的脏乱,并不是因为张雪然她们不爱干净,而是上一批住过的人不爱干净,可以想见自己的宿舍也不会好到哪儿去,陈曦吃完饭的时候她们还在做清洁。陈曦看了看小白,它说的很有道理,而且它已经帮自己打扫房间,陈曦不想太得寸进尺。

“算了,睡觉就睡觉。”陈曦把书丢在桌上,放好枕头后就躺平了身体。酸痛的夹杂着困重的感觉从全身各处蔓延开来,最后融合成了奇特的睡意,不多时,陈曦就在酸痛的海洋中入睡了。

他梦到自己在收割小麦,一亩接一亩地忙个不停,从天蒙蒙亮一直割到天色近黄昏。无际的麦田里满是散落着的麦垛,夕阳为它们镀上温柔而美丽的金色,他仿佛站在黄金的海洋中央,梦境刚刚开始他便拖着酸痛的躯体劳作,结束的时候疲惫和疼痛有增无减,他直不起腰来,只想躺下,虽然顾忌麦茬会扎人,但他还是躺了下去。

奇怪的是,那麦茬和土地竟然如同棉花般柔软,他刚躺下便陷了进去,柔软而舒适的感觉包裹着他的全身,疲惫的感觉也在一点点减少。映入眼帘的是白纱一样轻柔的云和淡蓝色的天空,夜行的蝙蝠在天空中来来回回地飞行着捕捉着细小的飞虫,远处的天边是缓缓下沉的金色的夕阳,有和煦而温暖的风拂过他的面颊。陈曦闭上眼睛,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微笑……

火弦搬了凳子在床边坐着,隔着被子在为陈曦按摩,他不太懂什么手法,只是按着自己的感觉来揉捏着陈曦的胳膊和腿。一开始陈曦的眉头还是皱着的,慢慢的舒展开来,又慢慢地浮现出笑意来。

似乎被他的笑感染了,火弦也笑了,心里说不上是满足还是自信,又或者只是幸福。其实不只是陈曦,火弦也期待着开学,开学了,东方就真的回来了。

第二天陈曦又是在其他人上班的时候醒来,与其说是他在其他人上班时醒来,倒不如说是其他人上班时奔跑的动静吵醒了他。梦境与现实相连,美好的梦境让人获得力量,而痛苦的梦境则让人消沉。反过来也是一样,美好舒适的经历让人获得幸福的梦境,而痛苦煎熬的经历会带来噩梦。自从小童的事情过去后,陈曦就再没有过梦,这是他第一次做梦。

全身的酸痛几乎消失得无影无踪,难道真如小白所说的,睡觉就能治愈?陈曦又看了看小白,果不其然,还在睡觉。陈曦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小白听得到陈曦心中所想,那它是否能看到自己的梦?如果到了学院,自己是否也可以听到小白,或者火弦心中所想?那个东方,还有火弦,他们的过去到底是怎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