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最后的告别(一)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73字
  • 2018-04-05 08:30:00

做完这一切,火弦便朝陈曦和青姑姑这边过来了。

火弦把袋子递给了陈曦,很大一包,乱乱的一堆,沉甸甸的。

“这是?”

“小童的。尸体被冲到了水坑底,卡住了。”

青姑姑原是闭着眼睛躺着的,先是听到哗啦啦一阵声响,接着又听到了火弦这么说,心中已明了七分,但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对于寻回小童的尸骨并不抱什么希望了,怎么可能……

她抬起眼皮,看到了那个袋子,除了尸骨还能是什么?她又看向火弦,对上了火弦的目光,火弦没有说话,只是朝她点了点头。

青姑姑又流下泪来。但却并没有力气去擦眼泪,只能任凭眼泪模糊视线。

“累死了,回去!”火弦只说了这么句话,接着便跨着大步跑开了,速度之快以至于带起的风都吹动了陈曦的头发。

“喂——”陈曦叫了一声,但并没收到回应,于是他只得背着青姑姑,又拎起了一旁的骨殖袋,跟在火弦后面朝那出口而去。

“谢谢……”回去的路上,青姑姑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对陈曦说。

回去后青姑姑虚弱了很多,陈思齐只是问了一句有没有办好,在得知已经圆满解决之后便沉默了,他没有多余的闲情来追问陈曦所有的细节,只是担忧地扶着他的师父。

树林的作法耗费了青姑姑太多的精力,她太过虚弱,安静地躺在床上,只是闭着眼睛,呼吸声也几不可闻,更没有力气再去讲话。

火弦拿下了瓶子的布罩,李花与刘耿因为瓶子的保护没有受到往生咒的影响,在瓶中一直紧紧拥抱在一起,似乎是千百年未见的样子。火弦打开布罩的时候似乎是打扰到了他们,他们回过头来看着瓶外的三人忽然就跪下了。又是一番千恩万谢,这一切都在陈曦的意料之中,只是那白色背心的少年则一直蜷缩在一旁,火弦打开布罩的时候他只是蜷缩的更紧了,李花夫妇道谢的时候他也只是偷偷看了两眼,但却并没有太多的动作,似乎不明白眼前的景象。

“人的灵魂可以在这瓶中保留数日,时间一到便要拿出放回身体里,或者你们送他们往生,继续放下去就会永久地消失,按你们的说法就是灰飞烟灭。”火弦对陈思齐说道,“还有几天时间,可以让他们见上一面,你好好伺候你师父,让她快些恢复过来。”

“谢谢。”陈思齐一改往日的形象,变得非常安静,还朝火弦施了一礼。

火弦又朝着瓶中的李花夫妇说道,“你们也是一样,再过几日就要送你们往生,趁这几天,多说几句吧。”

那夫妇俩又是一阵千恩万谢,火弦撇了撇嘴,直接拿布罩盖上了瓶子。

“那里面是小童的尸骨,你先收起来,等你师父恢复了再问问她要如何处理。”陈曦卸下了自己身上的骨殖袋放在桌上。

陈思齐点点头。

陈曦走到青姑姑床前,在她耳边交代了几声,让她不要着急,小童没事,等她身体恢复了,准备好了,就能见面。

青姑姑只是眨了眨眼睛,以极微弱的声音道了谢。

之后陈曦便与小白告辞了。回到宿舍的时候是晚上将近十二点钟。

大家都还没睡,看书的看书,打游戏的打游戏。

“陈曦,你这猫可遛的够久的啊,再不回来我们就联系辅导员找你了啊……”小天对着电脑,笑嘻嘻地说道。“快来,我这儿有好东西给你们看——”

他刚说完,宿舍剩下那俩人就扑了过去,一边看一边大声的笑,陈曦不用凑过去也知道他们在看什么,他还没从黑袍的事情中恢复过来,虽然不想再去回想,但是晚上经历的事情却翻来覆去地在脑海中推演,无法停止,树林中过了那么久,回来也才过了一两个小时,这种感觉就像是做梦,有时候做梦不过几个小时,却已经在梦中过完了一生。看着那几个兴奋的脸,陈曦有点恍惚了,到底哪个才是真实?为什么他会觉得树林中的时间才更像是真实的?带着这些疑问,陈曦曦竟慢慢入睡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宿舍的人都在睡觉,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时候,估计他们是玩通宵了。因为是周末的原因陈曦没有去上课,本想着去看看青姑姑,后来又作罢,还是让她休息吧。

过了两日,陈思齐果然来找陈曦了,青姑姑恢复不少了,想要见小童。陈曦带了小白就跟陈思齐去了青姑姑家。一进门小白就变为了火弦的样子。

所谓的恢复不少,也只是可以在床上坐起来的意思。三人进了卧便应上了青姑姑那满怀期待的目光。她虽然没有穿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换了碎花的长袖,她精心拾掇了妆发,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稍微画了眉,戴了眼镜。她轻轻抹了抹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末了,又抬起头来,轻轻清了清嗓子。

火弦拿出了瓶子。

青姑姑却忽然捂住了胸口,“等一下——我这……心跳的有点厉害……”是啊,她这是怎么了,明知道所剩时间不多,却还在浪费时间整理心情,而且又不是没见过小童的样子,之前也曾瞥见过瓶中的他,还有他灵魂里的样子,为什么现在这么胆怯了。

小云啊,小云,你又不是没经历过生离死别,不过是一个多年未见的故人,别这么紧张。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但越是这么想,便越是紧张。陈曦三人就站在她床边,火弦拿着瓶子等着。

等了一会儿,她还是在拍胸口,火弦不再等了,直接拿下了瓶子的布罩,将瓶子放在了青姑姑面前的桌上。在青姑姑还发愣的时候,陈曦、火弦、陈思齐三人就关了卧室的门到客厅候着了。

青姑姑不敢直接去看小童,只是看着李花和刘耿,那两人似乎也明白青姑姑的心意,便不做声,只是互相依靠着,时不时互相对望着,并不开口说什么。

青姑姑看向那少年。

回忆仿佛一下子苏醒,那些田野乡间的孩童忽然鲜活起来,原来回忆中模糊的脸忽然清晰了起来,依然是瘦长的身形,但却比分别时有肉了,头发长了,但是梳的整整齐齐的,脸色好了看起来健康不少。青姑姑上下打量着他,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像母亲对孩子,又像对老朋友,又像陌生人,还有对……喜欢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