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消亡与往生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626字
  • 2020-11-08 17:14:31

其实火弦和陈曦都知道,事情原不用这么麻烦,早在第一次进入树林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用火弦的力量将那黑袍消灭,但那样的话他身体内的灵魂便会重新化为孤魂野鬼,或者也被焚烧殆尽。虽说人已不再,但若是连灵魂都被随意处理就太可怜了。他们已被禁锢于此,还被黑袍慢慢吞噬,陈曦还不明白轮回或者往生到底时怎样的过程,但他的良心告诉他,这些灵魂应该被尊重,被好好对待。更何况,当时每次对黑袍的攻击都变成了对那些灵魂的消耗,陈曦不愿意那样,他想,一定会有完美的办法,可以不用再次伤害他们。

也因此,他禁止火弦攻击黑袍,不只是火弦,他也不会去攻击黑袍。他要做的只是将黑袍体内的灵分解消散,他已知道黑袍体内的灵魂并未互相融合,仍彼此独立,灵魂之于黑袍,更像是一种能量储存,可以随时释放,他需要找到的是那种将灵魂禁锢的原力,他之前已经尝试过,除了那些灵魂碎片,并未有触手来触碰缠绕他。

或许在他吸收灵魂时可以再次尝试,原以为要让他吸收灵魂必须先对他造成伤害,却没想到他居然在未受伤害的情况下主动吸收灵魂,倒为陈曦省去了很多麻烦。

那绿色的光带已快接近黑袍的身体,陈曦飞跃而上,黑袍看到陈曦时似乎惊了一下,在他停止碎碎念的前一秒,陈曦再次将手插进了黑袍的胸膛,无数的触手瞬间便缠了上来,这也大大出乎陈曦的意料,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像之前那样被拖进灵魂漩涡内部,几乎反射性地想要把手抽出来。

正要发力时,那黑袍停止了念咒,于此同时,那些触手也开始快速滑离陈曦的手掌。

陈曦明白了,要想吸收占有灵魂,依靠的就是这些触手,如同之前自己被拽进去那样,他也是靠着这个将那些灵魂拖入体内。这就是灵的特征,他们就像深藏在海里的章鱼,静静蛰伏于沙中,待到猎物出现便快速出手。黑袍并没那么强大,他知道吞不下自己,也不敢在自己面前显露出来,所以先前未碰到这些触手都是因为他隐藏起来的原因,只是现在在他想要吸收灵魂的时候,才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想要缩回去,已经晚了!

那触手就要离开的瞬间,陈曦说出了那个字。

“散!”

黑袍似乎是不敢相信,他全身都开始抖动起来,似乎有莫名的力量在他身体内填充,他瞪大了双眼,不能移动分毫。

“你们这些……强盗……”

言罢,黑袍顿时崩裂开来,一团雾气包裹着无数的绿色光团,所有的一切都快速炸开,那绿色的光团像是夜空中的烟火,飞快地飞向各个方向,根本来不及捕捉,于此同时,树林上空的淡绿色罩子也消失了。

响亮的咒语忽然在耳边响起,陈曦看到树林的外围和上空忽然亮起了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光芒如同罩子一样将树林掩盖起来,那些飞出的绿色的光团撞上了金色的罩子便弹了回来,无法突破。

青姑姑明白,时机到了,她腾空跃起,悬停在半空,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其余三指相接于手掌,食指位于眉心,竖起右手,开始念起了往生咒。先前她布下的便是一个足以包裹树林的大阵,目的是防止那些孤魂四散。树林中的古槐将它们吸引至此,保存了灵魂的完整性,但他们却被那黑袍利用,围困于此,若是陈曦能解开围困他们的力量,他们定会逃窜开来,离开古槐的力量,一来他们会很快消失,失去往生的机会,二来逃窜开来也会增加作法的难度。故而青姑姑设了这阵,限制他们的行动。但要维持这阵,又要以已之力作法使这么多亡灵往生,谈何容易。维持阵法已属不易,催动往生咒的时候青姑姑开始感到全身酸困,似乎在支撑着一件看不见的巨物,她念念有词,以己之身为符为咒,周身开始发出金色光芒。

陈曦看到金色的符文自她口中而出,飞向树林各处,渐渐的树林中也开始闪出金光,凡是有绿色光团的地方,符文都飞了过去,它们绕成一圈环绕着绿色的光团,那些慌乱着飞来飞去的绿色光团也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全部定格,一时之间四周上下亮如白昼。

“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青姑姑猛然睁开双眼,右手于头顶和身侧划出一道弧形,那金色的罩子、所有的符文忽然开始剧烈地闪烁着,符文的光芒越来越强,之后便如同燃烧了一般腾出火焰,陈曦此生从未见过如此宏大的景象,不觉看呆了,回忆起小时候在屋顶看烟火的情景来,那烟火腾空在他头顶炸开,将夜空点亮成白昼的模样,只是转瞬光芒便消失。如同眼下,那火焰猛然消失,只剩下点点细碎的光屑,如果烟火一般落下,然后便消失了。

一切重归寂静,那黑色树林中的雾气消失了,绿色的光团、金色的符文、青姑姑周身的金光、绿色的罩子、金色的罩子,全部都消失了。陈曦站在枯树顶,看穿了整个树林。

陈曦低头望向那树中的水坑,仍是幽幽阴冷的感觉。

青姑姑只感到自己像是被抽空了力气,又像是缺氧太久出现了幻觉,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更无法去移动,当光芒消失,她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自半空直直地往地上跌落。

陈曦和火弦慌忙赶过去,火弦先一步赶到,稳稳地接住了她。她知道有人接住了她,但是却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她脸色煞白,口唇暗淡,好像死了一般,火弦与陈曦屏住呼吸仔细观察聆听了一会儿,还好……呼吸还在。

青姑姑的胸膛起伏忽然大了一些,她睁开眼睛看了看两人,缓缓地张开了口。

“你……”她看着火弦,“那棵树、水坑、还有这片树林,都烧了吧……”她喘了口气继续说道,“若非如此……以后肯定还会有其他人……都……烧了吧。”

火弦看向陈曦。

陈曦点了点头。

“那你带她去桥上等我。”火弦说道。

陈曦背了青姑姑回到桥上,虽说相距甚远,但陈曦却可以清楚地看到火弦。只见火弦腾空于树林中央的半空,接着朝树林掷下蓝色的火焰,那火焰一碰到树木便剧烈燃烧起来,火弦依次又朝各处都投下了火焰,那火燃烧的越来越猛烈,远远地听到哔哔卜卜的声音,热浪也一阵阵袭来。

不多时,那树林便只剩一片黑色的灰烬。

火弦忽然落在地面上似乎在翻找着什么东西。

骨头?

只见火弦又从怀中拿出一个口袋,往里不停地装着骨头。接着他收起了袋子,站起身子,右手掌心朝下张开,树林中忽然起了风,风螺旋着刮起了地上的灰烬,像是清扫一般把所有的灰烬汇聚成了一团,陈曦看到了地上的水坑,水坑中的水已经被灼干,那水正通过连接延河的水道缓缓地涌过来。

火弦朝着水坑的方向拍下了手掌,那风卷起来的灰烬团便悉数被砸进了水坑,一直填满了整个水道,直到延河的河岸,严严实实地堵死了水坑和那连通着的水道。

当一切结束,朦胧的森林不见了,天边毛茸茸的月亮也变得澄澈而又清明,延河的水开始有了细细的波纹,空气中传来风吹芦苇荡轻轻的沙沙声,还有虫子蛰伏在草丛中的鸣叫,微凉的夜色不再那么寂寥和死气沉沉,这清亮的秋夜居然让陈曦觉得有些被感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