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眼镜男的出现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796字
  • 2020-11-08 19:16:01

陈曦一个下午都没有休息,躺在床上,心里想了很多的事情,如果自己所“幻想”的是真的,也许自己的世界观就要发生变化了,如果一切都只是幻想而已,照这样下去自己也许真的会精神分裂。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样,但是此刻陈曦却只想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确切地将,陈曦一直都只想做一个凡人。不要太多的大起大落,一辈子安安稳稳地过去就可以了。如果真的精神崩溃的话,自己也许就真的没有未来,虽然未来也是平凡,但是就这么屈服却真的有点不甘心。不管怎么说,这些疑问不解决自己也许会一直都这么被折磨下去。

晚上九点多,满月悬挂在天边。陈曦握紧了手里的那把袖珍的剑。背着月光,朝学校最西边走去。

城市的九点多,尤其是大学校园里,只是夜生活的开端,校园里很热闹,一进入学校西边的家属区,空气立马就安静了下来。各色车辆停在道路两旁,偶尔有几个黑影从自己身边走过,高大的树木枝繁叶茂,把本来就不甚明亮的路灯挡得更加暗淡,虽然自己是个男人,但是走在这样的路上,竟然微微有些害怕。

踩着月光下的影子,陈曦来到了草堂的门口。

只是草堂已经关门了。虽然才九点多,周围却安静的有点吓人。

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正准备离去的时候,陈曦似乎觉得草丛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仔细看时,只看到月光洒在草叶上,安安静静。

还是快点走吧。陈曦转过身。

为什么地面上是两个影子?!

“既然来了,就说点什么吧。”

是那眼镜男的声音!陈曦转过身,月光下陈曦看清了眼镜男的样子。

二十多岁的样子,戴一副眼镜,穿一身长长的风衣,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虽然同为男人,但陈曦不得不承认,这张脸很帅气,而且还很冰冷。不过让陈曦觉得奇怪的是,眼镜男手里还拎着一根细细的棍子,不知道是要做什么,或者说刚刚在做什么。他几乎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陈曦背后,在这样的月夜,按理说陈曦应该害怕,尤其是眼镜男那透过镜片传递出的视线,冰冷而锐利,仿佛可以洞穿他的内心,似乎自己心中所想他都可以看到。

但奇怪的是,陈曦并没有觉得很害怕,反而觉得有种长舒一口气的释然。

眼镜男却并没有打算继续开口,只是看着陈曦,仿佛在等着他开口,有种我什么都知道,你开口问吧的感觉。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陈曦开口了。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说实话,就在刚刚,我还在纠结该怎么办,还在为不明朗的未来而担忧,不过,所有的担忧都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消失了。我想不应该是我说,应该是你,来给我解释一下比较好吧?”

眼镜男笑了一下。

“不担心自己的世界观会崩塌吗?”

陈曦摇摇头。

“我心里有准备的。”

眼镜男低着头,拿着棍子在地面上画着。

”我想最近你大概也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些异常,听到了一些以前听不到的东西,感觉到了以前从未感觉到的东西,而且不仅仅是你,你还注意到了周围人的异常,这让你焦虑,失眠,多梦。甚至梦里也在迷茫。觉得周围世界有太多难以解释而又似乎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事情。我说的对不对?”

陈曦盯着眼镜男的动作看,虽然他一直在画着什么,但是地面上却什么都没有显现出来。

”这些用不着你说。”

眼镜男停下来,转过身,又开始慢慢地画,这次陈曦看出来了,眼镜男似乎在画一个圆。

”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拥有可以看清世界真相的能力,所以你明白了没,你体内的能力在觉醒和复苏。世界的运行其实很简单,就是平衡二字。比如五行之间相生相克,阴阳互根互用,但是你可知道,人心也决定着世界的发展方向。也许对你来讲听起来会有些天方夜谭的感觉,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正面的情绪和能量决定着世界的流动和运转,负面的情绪和能量会凝滞世界的脚步,产生种种的病态。就好比人体气血凝滞不通,气机升降出入失司,人会生病,会受到有种种外来邪气的干忤。”

眼镜男一边走着,时不时停下来画一些陈曦看不到却感觉挺复杂的图案。只可惜陈曦不仅是看不到,更看不懂。

“负面的能量多到了一定的程度便会聚集在一起,有的是怨,有的是恨,有的是妒忌,我们将其统称为灵。然而这些聚集起来的灵终究是无形的,虽然不能被人所触所看,但是却可以对人世产生种种干扰,从而破坏世间的平衡,当然也有有形的灵,可以有具体的名字。所以有这么一类我们成为驱灵师的存在,破散凝滞的负面情绪,或者直接将聚集起来的有形之体消灭,驱灵师,不老不死,对于人世间来讲,说是旁观者更为合适一些,我所说的人世间是指人间独立的人,因为驱灵师所面对的是人类与灵,所以只能作为旁观者。但……”

“但是什么?”

陈曦问道。

“反正你即将成为驱灵师,也有必要告诉你。很多时候,驱灵师所做的事情都属于无奈之举。”

陈曦皱起了眉头。

“东方是什么?”

“一个驱灵师,在上一次的战斗中……散了。”

“散了?就是你们分开了的意思吧。为什么你要对我说东方?”

“散,就是消失了不见了的意思,大概类似于你们口中的“死”,但是,你知道的,驱灵师不会死,它会重新聚起来,很巧的是,你将会是第二个东方。”

陈曦不说话。拿出了手里的袖珍剑,递给对面的眼镜男。

”我的疑惑大概消除了,别的我也不想知道太多。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一个凡人,会生老病死,会有悲欢离合,你说你可以帮我的,对吧?”

眼镜男点点头,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绪。

“我只想要正常的生活。”

“但你会一直迷惑于世界的真相。”

陈曦摆摆手。

“从今天开始不会了。帮我开始新的平凡的生活吧,我只想像从前一样。”

“我当然可以帮你过正常的生活,只要驱散了你体内的东方即可,不过,我也要消除你的记忆。忘了告诉你,驱灵师比较擅长操作精神层面的东西。”

陈曦舒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请快点帮我吧,我一刻都等不了了,最近几天的生活状态快把我折磨疯了。消除记忆什么的都无所谓,只要能有正常的生活,我都愿意舍弃。”

“不用急着回答我,我给你时间考虑,希望你能慎重思考一下,我没有强迫你的意思,所有的一切都遵从你的意愿,不过,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做一件事情。”

眼镜男停下来,似乎是画完了。

“什么事情?”

眼镜男看了看陈曦,又看了看天上的月亮,自语道。

“时间也差不多了……”

陈曦也抬头看了看月亮,除了看到月亮周围的月晕,别的也没看出来什么。

“你还没告诉我要我和你一起去做什么事情?”

“驱灵。”

眼镜男说道,陈曦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了一下。反射性地向后退了一步。

“我不想去。而且我也不会驱灵。”

陈曦也不管眼镜男会有何反应,转身就走。

转身没走两步,忽然就被人拎了起来,双脚腾空,陈曦只觉得自己刷的一下就离地面两三米高,一时间只觉得心脏砰砰直跳,想说话,却也发不出声,怕摔下去,陈曦也不敢乱动,就这样被拎着跳来跳去。

眼镜男弹跳力似乎极好,蹭地跳上了一棵大树的树枝上,陈曦有些惊魂未定地抱着树干,瞪着旁边的眼镜男。

“你干吗?!放我下去!劳资不去,你听不到吗?!”

陈曦忍不住大声吼道。

眼镜男转过头来,瞪着陈曦,眼神凛冽,陈曦突然就被震慑到了,眼镜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摘了眼镜,陈曦只觉得他的目光里除了威慑力还有一丝杀气,自己也不敢说话了。

看到陈曦老实下来了,眼镜男才转过头,盯着树下的空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