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枯树之水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37字
  • 2018-03-29 08:30:29

三人不多时便到了桥上,依然是一样的景色,昏黄的月亮与静静的延河,没有一丝的风,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三人移动时衣服摩擦的声音,青姑姑站在桥上望着那远处的树林,只见那森林被浓雾覆盖着,有一层半圆形的薄幕遮盖于森林外围,薄幕的边缘隐隐发出些微弱的绿光,这大概就是陈曦所说的“罩子”了。

“原来是这样……”青姑姑自语道,“我大概明白这些灵魂的用处是什么了。”言语间青姑姑打开了布包,陈曦帮她一起拿出了符纸,照着她的样子整齐地叠放在地上,接着青姑姑便闭上了眼睛,她的双手快速交叉离,快速比划了几个手势,口中也念念有词。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陈曦听懂了,于此同时他看到青姑姑的指尖发出了金光,那符咒像是受到感应般也便发出光来。

“唰!唰!唰!”

地上的符咒层层叠叠地站立了起来,一如当时召请百目鬼时的样子。

青姑姑忽然睁开眼睛,双手交叠直指树林的方向。

“急急如律令!”

那符咒忽然间像鸟一样飞离了地面,接着在空中散开,然后拖着金色的尾巴快速地飞往树林,并于树林外周落下。

符咒落下的地方发出了一道道金光,向上延伸如同鸟笼般在树林上方汇聚,最终形成一座金色的笼子,将树林整个罩在了里面。

青姑姑收了式,那金色的笼子也隐去了形态,她站在桥上打量着远处的树林,如果估计没错,那黑袍应该是因为那棵树的原因而无法走出树林,只能借助于李花的灵魂来吸引他们过来。他点名了自己,除了小童,是否还有其它原因。

“青姑姑,这些符纸是?”虽然是少女的青姑姑,看起来娇小而柔弱,陈曦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仍是用恭敬的语气问。

“你不是想要帮那些游魂往生吗?”少女的青姑姑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继续说道,“如果你能将它们分离开来,并打破那层绿色的罩子,我便可以帮他们往生。”

青姑姑回头对陈曦说道,然后便轻巧飞了出去,火弦与陈曦也紧随其后,三人顺利进入了树林。

树林与之前别无二致,只是那些绿色的的光团较之前少了很多,浓雾也薄了一些,潮湿的霉味儿仍然是无处不在而又无孔不入,青姑姑进入树林的瞬间便蹙起了眉头,一手捂着口鼻,另一手则扇了扇周围的空气。过了好一阵儿,她才适应过来。

“直接带我去那棵树那儿。”青姑姑对陈曦说道。

陈曦点点头,然后便开始寻找自己之前自己留下的路线记号,弯弯曲曲的红线在不远处向前延伸而去,他指着那红线对青姑姑说道,“沿着红线走,就能找到那棵树了。”

树林异常安静,那些绿色光团的嗡嗡声小了很多。

青姑姑似乎并不着急赶往树林,看到了绿色的光团,她便停下来,那些光团移动的缓慢了很多,青姑姑轻易地抓住了几个,跟陈曦他们一样,她看到了那些光团中的记忆。这些记忆也刷新了她以往的认知,一直以来要么依附于人体的鬼魂,要么就是一些异常的征象,她从未单独见过灵魂的实体,这样直接可触可感的灵魂内容对她来说比以往接触的任何鬼怪都要有温度。她的内心渐渐升起一股暖意,这些光团中所保留着的都是温暖的回忆,或长或短,与她以往接触的怨鬼完全不同,她一直以为凡是不散的,仍游荡于世的皆是怨鬼,但现在她有些动摇了。

难得能有这样的机会,她不停地抓着光团读取记忆,那些回忆让她有些羡慕,她想起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样,像那些记忆里的情景一样,快乐自在。

与上次相比,陈曦感到这树林中的不安气氛非常微弱,心中也放松了警惕,只是静静看着青姑姑,刚才急于赶路,而且在青姑姑的目光中他也不好仔细观察,此刻青姑姑只忙于捕捉光团,无暇他顾,陈曦便大着胆子观察她的形容相貌和衣着打扮,青姑姑的灵魂形态非常可爱,眉眼清秀,姿容可爱,如同画中的人物一般,她穿着飘逸的汉服,梳着少女的发髻,头上系着两根飘逸的红色发带,每抓到一个绿色光团便停下来,轻轻地握住手,脸上笑意盈盈。

突然间,青姑姑停止了抓光团的游戏,变得严肃起来。

眼前一片开阔地,正中是那棵巨树。

“果然是一棵枯槐......保护好我!”青姑姑收起了少女的心性,毫不犹豫飞跃而起,直朝着槐树顶端而去,火弦与陈曦紧随其后。

这一次有点太过安静了,没有听到那嘈杂的人语声,空气中也没有什么异常的气息。陈曦带着疑惑随青姑姑来到了树顶,到树顶的时候陈曦感到一阵头晕,差点摔下去,原来那棵树原来是空心的,中间已经被蚀空,只有边缘的地方还有些木头,勉强能站住脚,陈曦小心翼翼地挪了挪位置,不小心踩掉了一块木头,不多时便传来细微的“啪嗒”声,听起来似乎是落水的声音。

三人都低着头向下望去,陈曦下意识地抓住了火弦的衣服,但自己却并未察觉。

只见树底的中央有一弯毛月亮,陈曦心下觉得奇怪,月亮怎么会出现在树底呢,又想起来之前的落水声,然后反应过来,那树底可能有水。

陈曦忽然间瞥见青姑姑朝树底坠了下去,于是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却只抓了个空,正欲下去时看到青姑姑调整了身形与速度,悬停于树干中央,一边观察着树干的内部,一边缓缓下降。陈曦与火弦也落下去,与她保持齐平。

那空心树干内的霉味儿比外面更加浓烈,树干内壁长满了湿厚的灰褐色的苔藓,腻腻滑滑的感觉,看着非常倒胃口。三人徐徐下降,发现越是接近树底,那苔藓便越厚,还有不知名的褐色的蠕虫在树干内部蜿蜒爬行,尾部拖着一条长长的深褐色粘液,陈曦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些虫子他似乎在哪儿见过,但只是一瞬间,并未深入地去想。

三人顺利到达树底,那树底的土壤上也覆盖了厚厚的灰褐色苔藓,依然爬着不知名的虫子。陈曦想起来了,是他的梦里,他见过这些虫子。落下去的瞬间脚底传来了轻微的爆裂感,几只虫子被踩爆,流下了一滩褐色的粘液。脚下的土壤非常柔软而又湿滑,在树底的正中央,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水坑出现在了眼前。

水面低于水坑的边缘,平静如镜又幽深冰冷,看不到有活物的景象,那些虫子都只围绕着水坑周围爬行,却不到水里以及水坑的边缘去,毛月亮倒映在水坑的正中央,陈曦抬头望去,仿佛坐井观天的青蛙在看井口的天空,天空中也是一样弯弯的月亮,陈曦三人勉强站稳,谁都没有言语。

看到这水坑,青姑姑心下已然明了了。水为阴,槐为阴,月为阴,这水坑便是这树林中的至阴之地,那些游魂或许便是被此地的阴气吸引而来,又为那黑袍所利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