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老人与少女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67字
  • 2018-03-28 08:30:00

陈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小白还在懒洋洋地睡觉,拉长了身子晾着肚皮,陈曦起床的动静吵到它了,但它也只是翻了个身,又蜷成一团,然后抬起双爪用力地捂住了脸。

“懒猫!”陈曦用手去捏它的爪,想把它的爪挪开,小白咕哝了一声,似乎很是不满。陈曦没再理它,起床随便抹了两把,刷了刷牙,然后就准备出门上课了。出门前还特地跟小白交待了一声。

结果那猫只是抖了抖耳朵。

中午的时候青姑姑就来找陈曦了。当时陈曦正准备去打饭,快到食堂的时候看到了一身素装的青姑姑,她站在食堂边上树木的阴影里,好像公园里晨练归来的老太太。也因此班里那几个同学没认出她来。视线相对的时候陈曦看到青姑姑似乎有话要说,但他并不想在人多的地方跟她讲话,他本来就是一个讨厌麻烦的人,同学们看到他跟不相识的老太太聊天一定会感到好奇,肯定还会打听,他不仅得避开,还得撒谎应对……陈曦于是推脱肚子不舒服,让同行的同学不要等自己,然后看了看青姑姑,转身朝学校的药园走去。

药园远离学校的生活区,偏居一隅,种满了各种中药材,平时少有人烟。陈曦并未走进去,只是站在围墙外的老树下。陈曦刚转过身,青姑姑就已经到了跟前了。陈曦大概能猜到她要说什么。

“思齐已经恢复一些了,今晚我与你们同去。”青姑姑直接亮明心意。“不过,要晚一些,我还要准备一些东西,什么时候出发由我来通知你们,你在宿舍等着就好。”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陈曦却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回想起自己昨晚同她讲过的话,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激将法起了作用,陈曦心里都有些尴尬。于是挠了挠头,“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不用。”说完这话,青姑姑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她忽然停了下来,“我最讨厌别人怀疑我,你小子胆儿挺大。”

听到这话,陈曦心里更尴尬了。但还好青姑姑她并没有回头,没有看到斑驳树影下陈曦那青一阵白一阵的脸。

“火弦,”陈曦在心中唤道,“青姑姑约我们晚上再去一次树林。”

“嗯……唔…”

陈曦皱起了眉头,“你在干什么?”

“吃饭啊!都十二点多了,也没见你回来,幸好你同学贴心,给我带了鱼……”

原来是小白。

陈曦没再言语,自行到食堂吃了饭,之后便回了宿舍。

青姑姑与陈思齐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画了几百张符咒,差不多用完了她所有的朱砂。两人将符纸仔细晾干,然后叠好放于布包内。又重新准备了一些符纸,依照她之前对陈思齐布的离魂阵法排好。

之后青姑姑郑重地拿出了她贴身的小包。

“思齐,这本《百名录》我今日就将它传给你。”青姑姑递了出去,“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

但陈思齐却并不接。

“师父,您这是什么意思?!”他想起来师父曾告诉他《百名录》是师公临终前传给她的,师父现在就要把这样珍贵的东西给他,让他心中有一丝不详的预感。他是贫困生,因为交不起学费当时差点退学,是他师父帮了他,虽说是经常要他跑腿做事,但他知道师父爱惜他是真,那些事情根本值不得那么多的报酬。他回头看了看包里的符咒,忽然间便发怒了,抓起布包便往地上摔。

“都是这些东西惹的祸!我不管那些河边的孤魂野鬼了,随他们自生自灭好了,谁都比不上我师父!”陈思齐抬脚便要去踩着地上的布包。

“思齐!”青姑姑放下了手中的《百名录》,“谁告诉你说我要死了?!如果这事了了,我便不想再做了,这本《百名录》放在我这儿也没什么用了。而且,你现在已经成长了很多,我也应该放开手,让你更多的去尝试。”

陈思齐这才停下。但尽管如此,听说师父说要退出让自己单干他还是颇为伤感,也没接话,低着头站着,有些不知所措。

“未来应该是年轻人的,我虽然会退出,但必要时也会帮助你。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把包给我捡起来!”

陈思齐乖乖捡起了包,又接过青姑姑递过来的《百名录》,默默地揣在了怀里。

直到晚上九点多,两人才收拾停当。青姑姑放了一只纸鹤出去,那纸鹤飘飘忽忽借着夜色的掩盖在空中飞翔,一直飞到了陈曦的宿舍。

“啪!啪!”正坐在被窝里看书的陈曦忽然感到自己的后脑勺被什么东西打了,一脸惊讶地揉了揉脑袋。低头一看发现床上多了一只纸鹤。

这一切都被小白看在眼里,它眯起眼睛抬爪捂住了嘴偷笑,那猫须还在轻轻颤抖,下一秒,它就被陈曦弹了脑壳,也笑不出来了。一人一猫凑在一起打开了纸鹤。

“速至吾舍。”

即使没有落款,陈曦也知道那意思,当下便穿了鞋袜,带着猫准备出门。

“出去吃宵夜吗?给我带一份呗。”小天忽然说道。

陈曦摆摆手,“不,我就出去转转,睡了一下午,身上都僵了,啊——”末了还伸了个懒腰,接着便悠闲地走出了门。

又是一轮满月,冰冷而又干爽的空气,陈曦的心愈发冷静了。

“真的要那样做吗?”小白问道。

陈曦点点头。

青姑姑已于离魂阵中等候多时,陈思齐也是一脸肃然。小白与陈曦一到,陈思齐便启动了阵法。

围绕于青姑姑周身的符咒在咒语的催动下站立了起来,隐隐闪现出金光,一娇小的少女便缓缓从青姑姑身体中坐了起来。

“这是?”陈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就不认识我了吗?”有些软糯而又捎带愠怒的声音。

陈曦捂住了嘴巴,反倒是平常有些活泼的陈思齐,似乎是见怪不怪,这会儿倒显得庄严很多。

“灵魂的形态与人的肉体形态不一定一致,有的人年轻,灵魂却是垂垂老矣,有的人年老,灵魂却年轻鲜活,有的人美貌,灵魂却丑陋,有的人丑陋,灵魂却美丽。”小白不知何时已变为火弦,看着已站立起的青姑姑的灵魂说道,“不过也有人灵魂与肉体可保持一致的形态。”

陈曦回头一望,火弦独爱从窗口进出,那通道已经打开,陈曦正犹豫要不要告诉青姑姑如何运动,青姑姑却指了一旁桌上的布包。

“陈曦,你把那个带到树林。”

符咒吗?陈曦瞥见有黄色的纸角露了出来,于是拿过布包背在身上,鼓鼓囊囊的包看着挺大,但是感觉几乎没什么重量。

“出发吧。”青姑姑说道。

青姑姑的灵魂形态在现实中是半透明的状态,可以透过她的身体看到对面的东西,但一进入通道便变为了实体,她似乎在通道中行进的很娴熟,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当时陈思齐也是这样做的,她知道也是自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