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树林外的白袍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60字
  • 2020-11-08 17:14:59

一路上陈曦并未停歇,只是隐隐感觉抱着的陈思齐显得沉重了起来。速度也慢了下去。

树林里绿色的光团与之前相比减少了一些,偶尔传来低沉的吼声和刺耳的尖叫,空气中也会有震荡传来,对于要怎么出去,带着陈思齐去何方,陈曦心中完全没有概念。只是下意识地往树林外奔跑。

陈曦直接跑出了树林。

奇怪!

出来的只有陈曦,陈思齐呢?!

陈曦回头去找,陈思齐就躺在树林里靠近边缘的地方。陈曦拽起陈思齐的胳膊便要拖他出去。这次他看清楚了,经过树林边缘的时候陈思齐好像被什么挡住了,通过的只有自己。

陈曦又试了几次,还是一样的结果。

“要不我自己试试。”陈思齐说道,依然腿软的他挣扎着朝树林外爬去,可是树林边上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陈思齐他根本突破不了。

陈思齐开始慌了,他怕自己会永远被困于此,最终沦为黑袍的一部人。

“我……难道要死了吗?”陈思齐看着陈曦,眼神中是难掩的绝望。

陈曦站在树林外,四处搜寻着,忽然看到不远处,在绿色草线的外围,白袍子出现了。

它上下跳动,左右摇摆,看起来急切而又不安。再次见到它陈曦居然觉得有些安心了。

陈曦直接朝白袍子跑了过去。

白袍也未躲闪,它在陈曦面前又是跳跃,又是旋转,上下翻飞,时而飘上时而飘下,时而围着陈曦打转。看的陈曦一头雾水。

然后那白袍忽然停了下来,看着树林的方向。

陈曦也转身,只见树林微微颤抖着,隐隐传来低沉的吼声,想来应该是火弦与黑袍战斗所导致的,想起之前陈思齐差点被黑袍拉走,又想起那些苦苦挣扎的人形,陈曦心中暗叫不好,抬脚便跑向树林。

树林中不比外面安静,风中传来吼声,还有尖锐的叫声,遥远但却聒噪,空气在颤抖,陈曦心想一定是火弦重伤了那黑袍。

“陈曦!”一看到陈曦,陈思齐便迅速抱住了他的腿,“借你腿用用,我怕会被拉过去!”

那些绿色的光团又开始移动了,陈思齐也感到了来自于树林深处的吸引力,只感觉全身骨头连接处快被拉散架,陈曦也蹲下身去,抱着着陈思齐的后背,试着将他往外拉,因为陈曦的原因,陈思齐坚持了一会儿,那吸引力忽然消失了,陈曦因为突然消失的对抗硬生生被弹到了树林外面。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陈思齐居然也出来了。

当意识到自己已经逃出来时,陈思齐马上便恢复了直立行走,先前的恐惧根本不存在了。

确认外面没有危险,陈曦便嘱咐陈思齐不要伤害白袍,接着便又窜进了树林里。

火弦正与黑袍打斗,那黑袍刚刚又被火弦刺中胸膛,在修复的时候被火弦打断,已明显处于劣势。

“火弦,我命令你停止打斗,马上离开。”

火弦没有迟疑,立马收手。那黑袍没再恋战,飞快逃回了树顶。

回去的路上陈曦问火弦,“不问我为什么要你收手吗?”

火弦摇头。“我不需要知道。”

两人回到树林外时就见到陈思齐在捉弄白袍,对着白袍不停地做鬼脸,那白袍见了陈思齐的鬼脸居然也会吓的一抖。它不知道最恐怖的其实是它吗?

陈思齐心情非常好,虽然比刚开始进来时感觉要累很多,但好歹逃出来了,自然是不幸中的万幸。

“那黑袍果然与你师父有关,而且,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

陈曦忽然没来由地问了一句。

“你在说什么?”陈思齐反问,一边又张牙舞爪地吓唬白袍,白袍被他一吓,“咻——”的一声便躲到了陈曦身后。

“你是以灵魂形态进入高位空间和树林的,我一开始就该想到。树林外的烧焦的草线,绿色的粉末,还有无形的罩子,恐怕都是黑袍的原因。能量的来源——”陈曦看了一眼火弦,“就是那些被困的灵魂。”

接着他指向不远处的草线,“你们看,围绕着树林的绿色草线光芒变淡了,范围似乎也变小了。”

陈思齐似懂非懂。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去见你师父。”陈曦转身朝向白袍,“还有你,你也要跟我们一起去!”

白袍摇头,接着便要逃走。火弦直接抓住了它。

“你可以抓它?”陈曦看到火弦抓住了白袍感到非常不解。随即反应过来,“那你当时为什么没有帮我把它从我身体里取出来?!”

火弦耸了耸肩膀,“你又没说,而且,我也不能干预太多。再说了,你也没命令我那么做。”

陈曦有些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那我现在也没让你抓它啊。”

“我也不是只执行命令的,没有命令的时候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做事,不是很正常吗?”言语间火弦用手像叠床单似的把白袍折叠压扁,然后拿出了一个带着不透明套子和木质瓶塞的瓶子,之后酒把白袍塞了进去,又塞上塞子,揣进怀里。整个过程看得陈曦和陈思齐是目瞪口呆。

“走啊!”火弦有些好笑地看着张大了嘴巴的两人,掩口咳了一声,接着腾空飞了出去。

陈曦和陈思齐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也跟了上去。在不远处,模糊的景物之间有一处可以清晰看见大桥的结构,那便是之前三人来时的地方,只有那处可见,也毫无疑问,那里就是出口,陈曦这次完全没有迟疑,他清晰地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去。

火弦在前,二人紧随其后,不多时,便来到了青姑姑的家,青姑姑的家门打开着,清晰可见,隐隐透出跃动火光,但周围却一片模糊。

原来他们早就商量好了,为什么没告诉自己呢,陈曦心想。

火弦直接跃进了门,陈曦紧随其后。

进去之后看到青姑姑正坐在一圈符咒中央,屋内摆了几支蜡烛,口中念念由此,她的面前躺着陈思齐的身体,陈思齐身上也贴着符咒。

“思齐快回!思齐快回!”青姑姑嘀嘀咕咕的,只有这几个字陈曦听得清楚。

言语间陈思齐也回到了屋内,在咒语中他仿佛失了神,呆呆地走进圈内,在自己的身前直挺挺地躺下,与身体合为一体。门外的景物微微一颤就恢复成了清晰的样子。青姑姑停止了咒语,地上的陈思齐睁开了眼睛。

“师父……”他虚弱地叫了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