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雾形人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546字
  • 2020-09-26 19:43:18

在黑袍活动的这段时间,陈曦一直在观察,他希望能看出为何这黑袍身上会有人语声。他试着集中精神,只去聆听和观察。渐渐看到那黑袍的身上幻化出许多的人来,那些人仿佛是被困着的,只有手臂和头露在外面。陈曦忽然想起镇伟,那些人像极了镇伟最后的模样,只有灰黑两种颜色,与黑袍的整体相似,他们仿佛浓雾构成,几乎一样的五官是一样痛苦的表情。他们在黑袍的身上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挥舞着双手张大了嘴巴,他们不停地说着什么,可陈曦只听到嘈杂,却分不清他们言语的内容。

陈思齐被黑袍抓在手里,双脚腾空,胡乱地扑腾,他胡乱地去抓扯黑袍,抓到的却只有灰黑色的浓雾。

那低沉的风声又起了,呜咽着,夹杂着细碎的言语,陈思齐的周身忽然泛起了微弱的绿光。也几乎就是同时,火弦的飞虹毫不迟疑地砍下了黑袍的胳膊。

“嗷——”

黑袍惨叫着捂起自己的残臂,逃也似的往枯树顶冲去。

黑袍身上残臂的断端,他灭了自己残臂的火焰。那断掉的一截胳膊也在被砍断的同时燃烧起来,它松开了陈思齐的脖子,落在地上,绿色的火焰越烧越大,陈曦看到那些在断臂上挥舞着的人被绿色的火焰慢慢吞没,化作细碎的粉末飘散于风中,然后消失不见。他终于听清了那些人说着的话。

“救救我……”

“好痛苦……”

“好难受……好难受……”

这是他们反复念叨着的话语。

火焰燃尽,火弦从半空接住了陈思齐,将人扛在肩上稳稳落了地。

“我这是还活着吗?”陈思齐惊魂未定,言语间还有些颤抖。

陈曦也落回地面查看他的伤势。“感觉怎么样?”

陈思齐靠着火弦,显得有些疲惫,“感觉很累,那个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

三人于是抬头望去,那黑袍居然在树顶站定,张开了一双手臂。陈曦耳边又响起了风声和低语声,除此之外,还有轻微的飒飒声和嗡嗡声。

火弦和陈思齐也听到了,刹那间,周围出现了很多的绿色光团,那光团仿佛是被号令了一样,纷纷朝着树顶的黑袍飞去,他们绕着树干螺旋着向上飞,远远望去就像是转动的发光丝带,这些光团飞舞着来到黑袍的身边,聚集在黑袍残臂的周围,于此同时,黑袍也在一直念叨着什么,那些绿色光团进入了黑袍的残臂,黑袍的残臂居然逐渐长了出来。长出来的残臂上依然是拥挤在一起的挥舞着双臂的浓雾人,他们的声音在陈曦听来也越来越刺耳。

“好难受……好难受啊……”

“救我……救我啊……”

陈曦看到他们在挣扎,他感觉那些人在对他讲话。

“啊——陈曦……我的胸口好难受!”陈思齐捂着胸口,紧紧地皱着眉头。“跟那时候的感觉一样,他——他肯定要来抓我了!”

突然间陈思齐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上举直指黑袍。“陈曦,快!拉住我,他又来抓我了!”陈思齐拨浪鼓似的摇头,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我不想变成他身体的一部分——”

陈曦忽然明白了,陈思齐一定是以灵魂的形态进入这里的。所以面对黑袍他会有跟那些绿色光团一样的反应。之前攻击他们的黑拳也定是这黑袍所为,他修复损伤的方式便是吸收这些灵魂。

“你到底是谁?!”陈曦超那黑袍厉声喝道。

那黑袍吸收了不少的绿色的光团,残臂新生,完好如初,他满意地握了握拳。低头看向陈曦。那些绿色的光团也停止了飞舞,慢慢静止下来,又飞离了这片区域。同时,那拉扯着陈思齐的力量也突然消失了。

“小云呢?她怎么没来?”那黑袍一开口,陈曦恨不得捂上自己的耳朵,像是一群人在讲话,声音有高有低,低沉的声音在他胸腔中来回震荡,而高亢尖锐的声音则不断地回响在他的脑海和耳窍。

一旁的陈思齐已经捂上了耳朵,火弦只是皱了皱眉头。

“你找我……你找我师父干什么?!”陈思齐大着胆子问完就飞快地缩回到火弦的身后。

“小云的徒弟?你是小云的徒弟?”那说话的声音忽然变了,变成了温柔的少年声音,“那你快让她来见我?哈哈哈……我要见到小云了!快点!让她来见我!让她来见我啊!!!”黑袍忽然开始颤抖,握紧了双拳在身侧挥舞着,声音也陡然变了声调,以更刺耳的音调喊了起来,带着些歇斯底里的感觉,“叫她来见我!!见我!!我说要见她你听不懂吗?!啊——”

黑袍忽然伸出右手朝着地面抓来。

火弦拎起陈思齐闪到一旁,陈曦也躲开了。

“见不到小云,她徒弟也不错!”黑袍尖声喊着,再次朝火弦攻过去。

火弦左手拎着陈思齐,右手以飞虹击挡黑袍的进攻。黑袍的身体似乎是被什么东西保护着,每次对上火弦的攻击都迸出绿色的火星来。

“要完了……要完了……”

陈曦听到黑袍身上那些浓雾人慌乱的叫喊着,当飞虹击上黑袍的身体时,被击中的人形便放出绿色的火星,之后就会变小,每一次火弦的攻击都使得这些人形哀号连连。

“你为什么要折磨他们,他们已经死了!”陈曦躲闪着黑袍狂乱的攻击,一边朝他喊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谁!大家还不都一样,装什么清高!”黑袍回应道。“我只不过是废物利用,比你们可高雅太多了!”

陈曦一时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眼见那些人在攻击中渐渐变小,继而消失,陈曦忽然意识到,照这么打下去,那些灵魂可就真的全部消失了。这些人,生前都是普通人,有珍视着的回忆,他们死后的灵魂不应该被这样对待,不应该被困于此,为别人所用,然后消失不见。

“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这声音一刻不停地在陈曦耳边回响,陈曦喝住了火弦。

“停下,不要再打了!”

但火弦似乎充耳不闻,“这种时候停下来,你想让他送死吗?!”因为带着陈思齐的原因,火弦的动作受到了限制。“接着!”他忽然把陈思齐抛向陈曦。

两人之间开始有默契了,陈曦稳稳地接住了陈思齐,一旦意识到面前这人是灵魂形态,也不觉得有那么重了。

“这家伙已经不能再待在这儿了,你先带着他出去,我来拖住他。”言罢,火弦便提剑朝黑袍攻了过去。

陈曦看了看自己抱着的人,头歪靠在自己胳膊上,比先前似乎是虚弱了很多。

“陈思齐,你还好吗?”

陈思齐点了点头,“就是腿软,没法走路。”先前被火弦拎着上下翻飞,陈思齐追忆其曾经被过山车支配的恐惧,脑海中和胃中都是波涛汹涌,那时候,他也是这样,从过山车上下来之后被朋友用轮椅推回了学校……他抬起头来看了看陈曦,眼神中尽是感激。“麻烦你了……”

陈曦顾不得细想,回过神来,转身搜寻着自己先前留下的记号。之间不远处隐隐的红光闪现,紧接着,那红光便伸了出去,连起了陈曦之前走过的路线,不断向远方延伸。

陈曦朝着那红线而去。

黑袍察觉到二人想要离开,在与火弦缠斗中忽然转了方向,朝陈曦而来。

陈曦直觉头顶黑影笼罩,当下便要停住。

“不要迟疑!”火弦追了上来,挡住了黑袍的拳头。

陈曦朝红线跑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