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望月草堂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093字
  • 2018-03-03 13:47:13

陈曦伸了个懒腰,手里还攥着那把剑。头好像也没那么疼了,虽然还是有点晕晕的。

一声刺耳的警笛在楼下响起,陈曦支起了耳朵。看到宿舍里的其它同学都站在阳台上张望着什么。陈曦下床,也走到阳台上。

“你们在看什么啊?”

“车祸呗,真想不明白这些交警是干什么吃的,这样的地段还能出车祸?!“

陈曦趴在阳台上,往下看着,但是眼睛近视,又看不清,只看到一堆人围在一起,白色的警车停在旁边。别的就看不清了。

“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我没戴眼镜,看不清。“

“就刚刚没多久的事情,好像是个电动车和一辆轿车。也不知道是谁碰了谁,救护车刚刚走,好像挺严重的样子。”

反正车祸,与自己也无关,虽然是一件很让人悲伤的事情,但是每天发生的车祸那么多,人们也就麻木了。陈曦正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又愣住了,人群边上有个人特别的显眼,陈曦看的很清楚,好像所有的东西对于那个人来讲都是被虚化处理的背景,只有他是最为清晰地突出在画面上的,仔细一看,那人似乎就是镇伟。

“诶,你们看,那个人是不是镇伟?”

“陈曦你糊涂了吧?我们这儿是十四楼诶,怎么可能看得清楚,而且那么多人哪儿还分得清谁是谁啊,一眼望去全都是头。“

陈曦揉了揉眼睛,可是再看下去还和刚才的情况一样,而且这次他清楚地看到镇伟抬起头朝宿舍楼这边看了一下,甚至还看到镇伟的脸上带着的一抹诡异的微笑。

“镇伟还朝着我们这儿看了,你们没看到吗?”

陈曦再次向舍友确认。

舍友们摇了摇头。

难道自己灵魂出窍了?陈曦记得有的书上讲过,当人体阳气极度虚弱,或者灵魂出窍的时候总能看到或者看清平时所看不到的东西,比如阳气稚嫩的小孩子和阳气衰弱的老人。但自己,应该不属于这一类情况。自己五百度的近视,正常情况下不可能看得清镇伟,更别说镇伟脸上的表情了。陈曦再去看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镇伟了,一切好像又恢复正常了。虽然昨晚睡的比之前要好,但依然很累,陈曦决定不再去想了,最近真真假假的事情太多了,他宁愿这些都是幻觉,而且世界上原本就是有很多无法解释的事情,如果都要刨根问底就太累了。

于是洗脸刷牙,然后下楼。电梯里,楼下,路上都有人在议论这场车祸,有很多的版本,但是最多的版本就是说轿车本来很平稳地行驶着,到岔路口时本来打了向右的转向灯,却直直地向左冲去,撞到了一个骑电动车的女人。据说地上有好大一滩血,女人当时就不动了。

本来准备出去吃饭的,但是一想到要经过车祸现场,陈曦就觉得不舒服,决定去学校里的超市买点东西吃,顺便去旁边的书店看看有没有新书。

陈曦卖了一袋沾着提子的吐司,一盒牛奶,一根火腿肠。然后拎着这些东西绕过超市向后走。听同学们讲这边新开了一家书店,本来学校的书店就不少,这个书店之所以独特的原因是可以免费看书,像一个小型的书吧,有桌子放在窗边。环境很好,也许自己可以边吃东西边看书。

陈曦喝了一口牛奶,抬头看着眼前的书店。

“草堂。”

明明是个书店,为什么要起一个药铺的名字,还是个中药铺。棕色框边的玻璃门擦得很干净,“营业中”的牌子挂在上面。门两旁是两个精致的花坛,种着一些长得很像韭菜的草,开着白色的花。

望月草堂,会不会说的就是它?

陈曦推开了书店的门,书店左侧摆着很多的书架,右边靠窗是棕色的桌椅,可以面对面坐两个人,店子里铺着棕色的木地板,窗户的边框也是棕色的。陈曦心想,这一定是个没经济头脑的家伙,书店开成图书馆应该很难赚到钱。陈曦一直往后走到最后一个位子,然后把自己的食物放在桌上,然后准备转身去书架那边找书看。

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男生,礼貌地拿起了陈曦放在桌上的东西。

“同学不好意思,我们这儿不允许带食物进来。”

“你们这儿卖书的条件还这么多?”

陈曦接过东西,有些没好气地问道。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老板的规定。您可以在外面吃完了再进来。”

男生微笑着伸出手,朝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陈曦有点无奈,正准备走呢,忽然想起来正事还没问。

“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姓东方的人?”

男生摇摇头。

“那有没有一个戴眼镜的男的?比我高点,身高有一米八多的样子。“

男生摇摇头。

“我们老板四十多岁了,不戴眼镜,也没那么高,我们这儿也就我这一个工作人员。”

“哦。”

陈曦转身准备走,一只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白色猫咪躺在他脚下,用爪子抓着他的鞋带,玩的很开心。陈曦低下头摸了摸猫咪的头,猫咪不理他,继续抓他的鞋带子。很快他的鞋带子就被解开了。然后猫咪就扭着八字步走了。

一回头,刚才那个男生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

“学校的野猫,很喜欢看书,天天都到这儿来,不过他一般都不怎么理人,蛮冷漠的。”

陈曦蹲下去,开始系鞋带。

“没事,我从小就喜欢猫。猫很有灵性。”

话还没说完,听到头顶上有响动,随即脑袋就被什么东西砸了。

“猫咪,不要捣乱了!”

陈曦抬头,那猫咪正蹲在书架顶端看着自己,或者用注视来形容更为贴切,一瞬间陈曦甚至认为那猫有着一双人类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猫扭过身子,丢给陈曦一个屁股,然后从书架顶端跳下来,走到窗边跳上桌子,又跳出窗外。

陈曦低头一看,面前摊着一本书。书上画了一轮圆圆的明月。

“农历每月十五的月亮,又称满月,望月。”

陈曦捡起书本,递给正在嘟囔着擦桌子的男生。

“书给你。今天农历多少?”

男生摇摇头。

陈曦掏出手机查了查日历,心里有了主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