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真实的河岸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094字
  • 2018-03-24 08:30:00

“陈曦,这就是你那时候看到的东西吗?”陈思齐忽然正经起来。

陈曦也从刚才的事情中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一模一样,走,我们过去看看!”

火弦于是便收了飞虹,三人朝着河边跃了过去。

半人多高的枯黄芦苇荡内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风声,也没有虫叫,几棵死气沉沉的枯树张牙舞爪地指着天空,延河的水面非常宽阔,但却静的像一面镜子,一轮弯月悬在天边,昏黄而又毛糙,静静地倒映在水面上,毫无生机可言。

三人拨开芦苇行至河边,虽然月光不甚明亮,但陈曦看河水却看的真切,河水虽然很深,但却异常清澈,一眼就可以看到水底,只有泥沙,石块,并未看到有水草或者是鱼虫。陈曦往河流的前后看去,触目所及皆是一样的景象,映入他眼帘的有数十里的河道,皆是清晰异常,这可能也是驱灵师的能力。

忽然间陈思齐好像察觉到了什么,飞快转过身去。芦苇因他这一动也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显得尤为刺耳。

火弦和陈曦也警觉地转过了身。

“快看!”

不远处,一个白色的袍子在上下飘荡着。虽然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但陈曦却将它的模样看得十分清楚,依旧是只有水汪汪眼睛的脸,脖子下方空荡荡的。只是这次,陈曦并未感觉到害怕。

“我的天!陈曦,跟你说的一模一样啊,它是什么时候从你身体里出去的?”

陈思齐目不转睛地盯着白袍子问道。

“可能是在你师父家的时候,跟邪灵一起。”火弦伸出手,小小的飞虹在他掌中展开,虽然并未从白袍身上感觉到邪灵的气息,而且也未有危险的感觉。只是因它曾侵入过陈曦的身体,为确保万一,火弦还是轻轻提起了飞虹。

远处,那白袍子看着陈曦三人,既未凑上前来,也没有逃走,似乎并不害怕三人,但仿佛在暗示什么似的,它上下飘动着,之后快速向前移动一小段距离,然后停下,转身再看着陈曦他们。

见陈曦三人并不为所动,那白袍子如法炮制,又做出了一样的动作。

“它好像想让我们跟它走。”看了几次后,陈曦如是说。

“不管是不是,先抓住再说。”

陈思齐话音刚落,三人便以异于平常的速度朝白袍子飞奔而去,那白袍子似是愣了一下,接着便也风也似的往前移动着,速度竞不逊陈曦三人分毫。三人追赶了一阵,眼看着那白袍子离黑森林越来越近,正以为它会钻进树林,没想到它停了下来,只在树林外围上下移动。一边转过身来看着他们。

“可能是要我们进去。”陈曦说道。

三人在黑森林不远处停下,那白袍子忽然不见了踪影,好像是进了树林。

火弦顿了一顿,接着便腾空跃起,他低头看着陈曦说道,“你也来试试。”

陈曦只试过来回跳跃于地面或建筑等实质性物体表面,但从未试过腾空并在空中停留。听火弦这么说,想着或许自己也可以做到,于是便稍稍屈膝,盯着火弦用力一蹬,接着便一跃而起,只是还不熟练,比预想的位置高了一些,心里提着一口气,生怕一松懈便跌落下去。火弦来到陈曦身边,握住了他的胳膊。陈曦便一下子觉得安心了起来,也稍稍松了口气。

二人从高处观察着树林,树木的形状和种类几不可辨,树林方圆数十里,略呈三角形,延河拐角为两边,另一边则将河连接起来。树林间以及树林高处都可见浓雾缭绕,看不见林间的其它情况,隐约可见穹窿样的黑雾环绕树林上下及周边,较林间雾薄一些,但是边界清晰。火弦不知何时已松开了手,朝那穹窿样的黑雾飞去,陈曦未及细想也追了上去。

火弦只是停留在薄雾外缘,并未有下一步的动作。

近距离观察那薄雾,竟好似装了雾气的肥皂泡,有淡淡的微光,“泡壁”将雾气悉数包裹其中,但又仿佛会一触即破。陈曦忽然伸出手去触碰那泡壁,然而并没有什么感觉,手指直接穿了进去,黑雾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陈曦于是大着胆子直接整个人进去,也没什么异样,于是来回了几次。

“没什么感觉。”

两人又绕着树林来回看了两次,都是差不多的情况,于是便落回地面。

“刚我绕着树林跑了两圈,发现有点蹊跷,这个树林似乎是被什么圈起来了一样。”陈思齐从地上拔下一把草。“你们看,这个草好像是被烧焦了。而且这个烧焦的草正好围绕树林一圈,形成了一个圆。”

陈曦于是蹲下身子,看到的确是有草被烧焦,烧焦的草约有10公分左右的宽度,往左右两边看去均延伸成一条线,于是他转动身体,再看那些草线居然清清楚楚,绕树林一周,隐隐还泛起些绿光,树林原本就呈三角形,三角形的三个顶点都位于圆的边上。奇怪的是刚才自己竟然完全没有看到,也完全没有察觉。三人此刻正位于树林与草线之间,陈曦捏了一片泛绿光的草叶,用大拇指和食指的指肚搓了搓,有些绿色的粉末沾在了手上。

“你们看,这是什么?”陈曦站起身来。

火弦和陈思齐凑过来看的时候,那绿光居然一点点消失了。

陈思齐摇了摇头,“没见过,荧光粉吗?对了,你们有看到什么吗?”

陈曦于是再度跃起至半空,再看时一切都非常明了,地面上那微微泛绿的圆形草线正是半圆形穹窿与地面想接的位置。再看那穹窿的薄壁,竟也泛着微微的绿光。陈曦伸手去碰,便沾了绿色的粉末在手上,但很快,那粉末便又消失了。

陈曦落回地面对二人说道,“树林的确是被什么笼罩着,烧焦的草还有半圆形的穹窿,是一体的,还有那些绿色的粉末,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这个树林是绝对有问题的,刚才的白袍子可能也进了树林,要想知道答案,我们必须得进树林去。”

一旁的火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陈曦,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