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梦境与结界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3662字
  • 2020-09-26 19:44:29

蓝色的天幕上有淡淡的云,像被拉扯的棉花糖一样,有着轻柔的薄纱似的即视感,有很多鱼在天空中游动,有彩色的锦鲤,像鲤鱼旗一样在闲适地缓缓地移动着;有的银色的海鱼,长长的身体是梭形的,有三角形的热带鱼,有褐色的巨大不知名的鱼,各种各样,很自在,很呆滞地在天空中游动。

地上站着一群人,放风筝似的,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根鱼竿,长长的丝线向着被选中的鱼飞去。人们仰望着天空中的鱼,鱼看着地上的人们,他们都很平静。

丝线飞了上去,天空中的云厚重了起来,刚刚还是薄纱似的轻柔,转眼间变成暴风雨来临前的厚重的铅块一样堆积起来的深灰色云朵。

太阳的光线几乎被遮住,光线很昏暗,人们紧张地收着手中的线,可是那被钓住的鱼却似乎还是在很遥远的空中,并没有随着丝线的变短而离近地面。它们还是很闲适地缓缓移动着。

黑色的云朵紧紧地靠在一起,缝隙中透出火红的颜色,像是裂开的血痂透出血液,如同干旱的地面龟裂的纹路,这火红的裂纹延伸着,转眼将天空画满了裂痕。

弧形的天幕中满是这样的情景,触目可及的地方都是这样的裂痕。鱼也好,人也好,好像是被无形的东西包裹起来了一样。人们忘了收手中的线,只是仰着头看着天空。

裂纹开始越变越大,那红色的血液越来越清晰,它在流动,像岩浆一样。

那就是岩浆。

刚刚意识到这个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火雨就开始下,火红的天空炙烤着大地,带着不可抗拒的压迫力向地面缓缓压来。

陈曦看不到可以逃脱的地方,周围是一片火海,他想呼喊,他想跑,可是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天空的岩浆向自己包绕而来,绝望瞬间攫取了他。

醒来的时候,陈曦一身冷汗。

过了很久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做梦。

又是半夜,陈曦揉了揉太阳穴,坐起身子四处打量了一番,没找到小白。

“你睡吧,我一直在你身边。”

这是入睡前小白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心里没来由地觉得有些懊恼,忽然想起了那个所谓的契约。

陈曦在心里唤了一声火弦。

回应他的是火弦的声音,几乎是立刻就得到了回应。

“怎么了?”

“没事,你还在河边吗?”

“对,还有陈思齐,你怎么没有好好睡觉?”

“没什么,做了个梦,睡不着了。你们有没有什么发现?”

火弦等了一下才开口。

“你现在还感觉很累吗?”

陈曦揉了揉太阳穴,脑袋还是有些疼,只是可以忍受。

“还好……怎么了。”

“马上来逸云大桥。我和陈思齐在这儿等你。”

逸云大桥离学校大概五公里的样子,半夜三更自己跑出去搭车也要一会儿,更何况半夜也不好搭车。看了看窗外,一片朦胧,陈曦大概反应过来火弦所说的“马上过来”是什么了。

陈曦走到阳台上,回头望了望宿舍,只有自己的床铺是清晰可见的,其余的空间都看不太清了,想起当初小白带自己从空间夹缝回到医院的事情,陈曦觉得自己能办到。陈曦看着对面的楼顶,深吸一口气。

“那我出发了。”陈曦对火弦说道。

“嗯。”

陈曦轻松地跃上了楼顶,也看清了周围的样子,在楼顶,只有一个方向的视野是清晰的,只要是沿着清晰可见的屋顶、树木、甚至是电线杆子陈曦就可以快速移动,模糊的方向则好像有看不清的隔膜阻挡,他无法通过。“这条路莫非是火弦开辟的?”陈曦心中大概有了概念。

一边想着,陈曦一边快速地跳跃着,极为享受这来去如风的畅快感。片刻之后,陈曦就来到了桥边。

“实在是太酷了!这就是你们说的高维空间吧?咻咻咻——来去自如,爽爆了!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不简单!不管以后什么事情,我都跟定你们了,怎样?拉我一个入伙吧!得力助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陈思齐在桥上来回地跳着,灵活而又快速地让人吃惊。

陈曦看着火弦,视线仅短暂重逢,火弦随之别过头去,对陈思齐道。

“我答应带你来高维空间,现在也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

陈思齐这才从桥上跳下,稳稳地落在陈曦面前。

“我传你一套心法,还有我今晚临时画的几张符咒,等会儿我教你使用,我念的词,你可能听不懂,但是一定要记住,要完全记住,要张口就来。”

陈思齐开始一阵子的叽里咕噜,虽然咒语不长,但陈曦要记住达到完全就来的程度还是花费了很长时间,期间火弦一直都没说话,直到陈曦完全记住,火弦才开口。

“我相信这周围一定有类似于“结界”的地方,你四处走走,若是走到某一处,我们过不去的地方,说不好你会有一半身子露在外面,而另一半却消失不见,这时我们会提醒你,你念动心法,并借用符咒的力量打破这里的护场,护场消失后我们全部都可以进入。”

陈思齐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红绳,一端系在陈曦手腕上,另一端则系在自己的手腕上,并递给陈曦几张符咒。

“这根红绳又叫引魂绳,不会轻易断掉,就算你错入了一些空间,还可以用符咒催动力量,用绳子将你拉回来。等会儿你听我指挥,让你念咒时,你即闭上双眼默念我刚才教你的心法,同时以右手食指中指,夹持符咒,右手竖直立于面前,务必使食指尖与眉心持平,念毕睁开双眼凝视指尖,期间不论发生何事,你都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一定要站稳,定心。”

陈曦接过符咒,有些担忧。

“为什么,青姑姑没有过来?我们做的这些,她老人家都知道吗?”

陈思齐点了点头。陈曦又想再问些事情,火弦忽然走过来拍了他的肩膀。

“你放心去,不会出事的。”

陈思齐在桥中央站定,陈曦没想太多,就先按照他们说的开始向四处走动。火弦和陈思齐目不转睛地盯着陈曦的身影,但是转了一阵,也没有发现异常,于是三人换了地方,继续寻找。

忽然,陈思齐似乎是眼花了,一切发生都太突然,完全出乎意料,像是忽然眨了眼睛一样,陈曦忽然消失,又突然出现。

陈思齐揉了揉眼睛,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往回走,慢一些!”

陈曦听了陈思齐的话,转过身慢慢走着。

陈思齐和火弦两人都死死地盯着陈曦,生怕一眨眼就错过了时机。陈曦自己也意识到,可能所谓的入口就一步之遥,所以也是全神贯注,凝神屏气。

刚踏出去两步,突然之间听到陈思齐唤他。

“念咒!”

陈思齐话音刚落,陈曦便念起了咒语,紧接着,陈曦所处的位置隐约出现了浅蓝色的光芒。

陈曦照着陈思齐教他的内容反复重复咒语,渐渐感觉周身有空气流动,但也不敢去看,怕分了心,只是闭着眼睛念。但却能感觉外界的光芒越来越强。慢慢的那光芒沿着陈曦的周身如水一般向外延伸开来。渐渐显示出了一个竖直的平面。

陈思齐和火弦屏住了呼吸,陈思齐虽说是个道士,也经常念咒,但从未见过具象化的道术,就连念往生咒也是自己凭感觉,见不到自己咒语的效果,现在的这种景象他第一次见到,惊讶之余更是被深深震撼。原来自己的道术是真的。

火弦则是一副备战的姿态,双腿前后分开略呈弓步,右手握了飞虹横在胸前,一面紧紧盯着陈曦,生怕他有什么危险。

蓝色的墙终于显示出了它的全貌,如肥皂泡一般紧紧贴合在大桥周围,长高约百米,呈现出规则的边界,随着蓝色墙全貌的展现,蓝色光芒愈加强烈,陈曦睁开了双眼只看到面前一堵透明的蓝墙,稍微一愣忘了念咒,那光芒便暗淡下去。

陈思齐反射性地“哎哟”一声。陈曦一惊,于是连忙接着念,蓝光又强烈了起来。但念了一阵那光芒也没有再强起来的意思,念了太多次了,陈曦已经快念不清,舌头也有些不听使唤了。陈思齐于是问火弦。

“你用你那刀砍一砍,看管不管用。”

火弦点了点头,接着便挥动飞虹。一道火光向着蓝墙窜了过去,但却是直接没入蓝墙中,就如一颗沉入海中的石子,似乎没有任何波澜。火弦又试了几次,还是一样的结果。

“不行,”火弦摇了摇头,又补上一句,“不过和之前不一样。”

“你之前也试过吗?”陈思齐问到。

火弦没有直接回答,恢复了先前的姿势,将飞虹横在胸前,视线则一直在陈曦身上。“你过去也一起念咒。”

闻言陈思齐拍了一下手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陈曦念的也是我教给他的咒啊,我们只是找不到入口而已,现在既然已经起效,那我念说不定也有用啊!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哈!”

火弦只看陈曦已经开始有点坚持不住了,脑袋波浪鼓似的乱晃,干脆直接拎了陈思齐到陈曦旁边。

陈思齐站定后便开始念咒。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蓝色的光芒越来越强,已经有些刺眼,似乎有空气在期间流动,陈思齐感觉到这墙已变得极不稳定。不由得加快了语速,流光浮动于墙上,好似水面的波浪,用墙来形容面前的结界已经不合适了,它更像是垂直铺下的蓝色大海。

他们看得到起伏的波浪,细细小小,陈思齐想象着自己是风,不断再快再快地念咒,风力越来越强,掀起的浪也越来越大,双方好像在进行着一场角力。波浪几乎要翻涌出离大海,陈思齐渐渐感到有些难以支撑,双方似乎都在等着对方先倒下。一旁的陈曦早就被陈思齐吸走了注意力,不知何时已停了念咒,他只看得到陈思齐的眼睛好像快崩出火来,咒语的内容连在一起,语速快到无法分辨。

就在陈思齐快要气尽的时候,那结界终于泄了气,就像被拉掉的帷幕,重重地跌落,在接近的地面的地方消失于无形。

“累死我了……呵……终于搞死你了!”

陈思齐喘着气,下意识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另一边陈曦也看傻了。

“厉害了……我的齐……”一边呆呆地鼓起掌来。

陈思齐摆摆手。脸上是掩饰不住的骄傲与自豪。

“客气了。”

但不消片刻,三人都被前方不远处的景象震惊。他们正站在延河岸边,大桥已经不见了,河流拐角的地方,毛绒绒的昏黄月亮挂在天上,河边长满了枯黄的芦苇,鬼魅一般突出的枯树。再往远处看,只看到一片黑色的树林,隐隐看到有雾气在其间缭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