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对抗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667字
  • 2020-04-27 16:52:55

除了陈曦,其余三人都已昏倒在地,陈曦凭着自己仅有的知识对他们进行了检查。还好三人都有呼吸和心跳,只是如何呼唤都没有醒过来。

那条大蛇不知何时已盘绕在了石柱之上。

徽章并没有被找到,在这里继续等待学院的救援可能要等很久。陈曦不确定他们的伤有多重,也不确定他们是否还能够醒来。

除了那条大蛇,恐怕没人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曦费力的把他们全部挪到靠近石壁的地方,他本想把那石牛也挪过去,但无奈雕像太重,只得作罢。

毒牙盘在石柱上,仰着头,一动不动,仿佛成为了一个雕像,他像是在等待,等待着一个时机。

“你到底在做什么。”陈曦对那条蛇喊道,“那个人他去哪里了?我们的徽章,是不是就在他那儿?”

毒牙一动不动,但陈曦知道它会说话。

“你是灵种还是幻种?我认识一条跟你很像的蛇,它叫银星。”

毒牙依然不动。

“反正我也逃不出去,你能不能说句话?你们到底从哪儿来,要做什么,又为什么选择了这里?”

“是不是和戾气有关?”

毒牙重重地叹了口气。

“你实在是太吵了,他应该把你解决掉……”毒牙说道,“你现在已经无法阻止我,告诉你也无妨。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把先前你所见到的疫虫成千上百倍地孵育出来,然后我的孩子们就会通过这些通道四散到各处去,它们会把那些人们变成我们想要的样子,就像你们曾经对我们所做的事情一样。”

毒牙睁开了双眼,金黄色的双眼紧盯着陈曦。

“疫虫?你说的是那些飞舞的小虫子吗?”

“别用小虫子来称呼他们。他们可比你们聪明多了,都是些非常听话的小可爱。”

“既然可爱,那你为什么还要吃掉它们。”

“那不是吃。那是为了壮大他们的力量,他们的生命会因此而获得永生,这是你完全无法理解的事情。”

“你说这些虫子会把人们变成你们想要的样子。你的意思是,虫子会把他们变成灵是吗?”

“听听你们这些带着歧视性的语言,什么叫灵?不过是与你们不同的存在罢了。却被你们说的好像有多么见不得人。”

陈曦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灵以人的灵魂为食,你们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伟大可言,只不过是在玩弄和践踏别人的灵魂,就连我们无法使用驱灵能力恐怕也是你们搞的鬼吧。”

“如果你再继续说下去,恐怕就不只无法使用驱灵能力这么简单了。”

毒牙有些闲适地在石柱上盘绕着,并向着的石柱的最顶端移动过去。

“为什么不杀了我们。”

“我当然想杀了你们!你们差点害死我!”毒牙愤怒地说道,“但他说不能杀你们……我不会违抗他……”

“他是谁?他叫什么名字?!”陈曦喊道。

但毒牙的全身突然像被冻结了一样,一动也不动。它张大了嘴巴,眼睛死死的盯着石壁上的某处。

毒牙的口中飘出一缕细细的黑烟,缓缓地飘向石壁上的洞口。

想必这就是戾气了。

但陈曦根本看不清虫子的形状,他们的个体太过细小。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于是从地上捡起黑色的袍子,然后盖在同伴们的身上,犹豫了一下,他也为那石牛盖上了袍子。

毒牙口中所飘出来的黑烟越来越浓,看起来似乎很重,不多时便在地面上沉降了薄薄的一层。

它们看起来像冬天河面上的雾气,轻盈冰凉而又无孔不入。

他仿佛看见了极其细小的如灰尘一般的飞虫正努力地往他的皮肉里钻。

他捡起地上的袍子在空中挥舞着试图赶走那些小飞虫。

莫非那人不杀他们的本意在于此,为的是让他们变成灵。

“你们是想把我们变成灵吗?我告诉你们,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还有,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我们都变成了灵,你还对付得了我们吗?”

毒牙没有任何反应,弥漫在陈曦他们周围的黑雾却越来越浓厚了,单单挥舞衣服已经无法驱散周围的雾气了。

正在这时,地上的石牛忽然动了一下。

陈曦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他揉了揉眼睛,只见那黑牛一动不动,身上已落了一层黑色的小虫,他连忙跑过去,挥舞着手中的衣服。

“叔叔,你听得到我讲话吗?”

陈曦俯下身拍了拍那黑牛,却忽然感觉有哪里不对。

这雕像摸起来居然有些温热了!根本不似先前那样冰冷。

他看着那黑牛的双眼,眼神充满了惊异。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使他难以置信了,那黑牛居然朝他眨了眨眼睛!

紧接着,那黑牛的身体开始发出银色的光芒,那光芒越来越强烈,刺的陈曦睁不开双眼,紧随着就是震耳欲聋的吼声和爆破声,像是巨大的烟花突然在面前爆炸。

陈曦被强大的冲击力推开,耀眼的光球就在他前方的不远处。在刺眼的光芒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所有的黑雾都在顷刻间化为灰烬,并消失殆尽。

当光芒消退,他看到了一头有着巨大犄角的牛站起来了。

但那并不是石牛,那是一头活牛。

他有着锋利而又强壮的牛角,他身体结实而又饱满,双目圆睁仿佛要喷射出烈火,他刨着一双后蹄,似乎随时都准备出击,四蹄仿佛由玄铁打造,在地面摩擦出阵阵火花。

黑牛看着那只大蛇忽然发出一声长吼,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大,大到足以与毒牙抗衡。

毒牙停止了自己的行为,他盯着黑牛。眯起的双眼似乎还未从先前的光亮中恢复过来。

它好像突然认出了地上的黑牛。紧接着长嘶一声,那声音仿佛带着温度,陈曦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从内到外都冷透了,虽然意识是清醒的,但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冻僵了一样无法移动。

黑牛早已做好了应战的准备,他的鼻孔喷出阵阵雾气,蹄下似乎是生气了火,他跑向毒牙,犄角狠狠的撞向了石柱。

石柱颤抖了一下,落下一堆细小的石块。不只是石柱,洞窟内的所有东西仿佛都在颤抖。

“你这个蠢货!你会害了我们所有人!”

大蛇毒牙开口吼道。

但大黑牛并不理会他。只是狠狠的撞着石柱。大蛇解开部分缠绕的身体,将粗重的尾巴狠狠地甩向了黑牛。

但是黑牛却灵巧地躲开了。

毒牙几乎已经恢复到原来的大小,石柱有了裂缝,毒牙怒火中烧,不断朝黑牛射出毒液。

毒液在地上砸出一个又一个坑,冒着缕缕黑烟。

黑牛灵巧的躲过了毒液的攻击,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撞到石柱,让毒牙下来与他对战。

大蛇不断用毒液和尾巴阻止着黑牛的行动。

陈曦仿佛又看到了庙里的壁画。

那是在很早很早之前,不知是杜撰还是传说或是被人亲眼所见。也是有牛与蛇对战的情景。

蛇的天敌本不是牛,但在这里黑牛确实是毒牙的天敌。

这一切都难以理解。或许花蔓萝的父亲不让他们知道这些事情也是有原因的。

或许这条蛇,就是壁画中的那条,或者是那条的近亲。

阿牛真是太酷了!陈曦此刻多么希望花满楼能够醒来见证他父亲的高光的时刻,他心里有种预感,黑牛一定能打败毒牙,将他们拯救出去。

黑牛不断寻找机会撞击石柱,石柱在他的撞击下变得越来越脆弱。

随着黑牛的最后一次撞击,石柱上的裂缝越来越大,终于轰然倒塌。

乱石从高空抛下,砸向的洞窟的每一片土地。陈曦所在的位置也不能幸免。

他尽力躲避着空中掉下来的乱石,一边还要护住他的三位小伙伴。

当一块的石头朝花蔓萝落下来的时候。陈曦不知怎地便已冲了过去。尖锐的石块划破了他的背和头皮,他的脑袋也被砸的嗡嗡直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