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徒劳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78字
  • 2020-04-24 17:42:55

“你没事吧。”陈曦问道。

花蔓萝一言不发,她内心已经被击溃,她曾以为成为驱灵师会为他的生活带来一些改变,为他的生命带来一些力量。

的确,驱灵师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普通人要强很多,但她的内心却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什么。

驱灵世界依然有弱肉强食的规则,依然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和力量,头顶的天空还有更高的空间。秘密的背后,仍然是不为人知的力量,那力量来源于何处,她不认为自己可以了解。

重要的是无论在哪里,她都没有权利去决定什么,没有力量去改变什么。

她久久地垂着头不说话,久到陈曦以为她出了什么问题,不停地伸手在他面前挥动,还拍了拍她的脑袋。

暗影与火弦也赶了过来,但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是以防守的姿态站在陈曦与花蔓萝的面前,仅此而已。

她感受得到那灰衣人的视线,但她根本不敢抬头去看。

陈曦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花蔓萝这才悠悠开口。

“你不害怕吗?”她说。

“害怕?有什么害怕的?”

陈曦不解。

“那个人……他……”

花蔓萝没有继续说下去,陈曦转过去看了看那人的脸,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五官,或许是已经在蛇肚子里走过一遭,又或许是那些黑衣人都消失了的原因,陈曦此刻再看这灰衣人,感觉并没有什么可害怕。

但花蔓萝却并不像没事的样子。

“他做了什么,有哪里受伤了吗?”

花蔓萝摇了摇头,然后捶捶自己的腿。

“没有,就是害怕。我的腿根本没法动。”

不知怎么回事,从刚才过来,陈曦总觉得有谁在看着自己。

他低下头去寻找,又看到了石牛的双眼,那传神的双眼正看着他。

当时花蔓萝不顾一切地跑到这雕像的旁边,莫非是发现了什么?难道与她的父亲有关?

“这雕像是怎么回事?总感觉好像是活的一样,你发现了什么吗?”

花蔓萝并没有回答陈曦的问题。

陈曦于是抬起头来看着火弦。

火弦原本就是狸猫,听力也比常人灵敏许多,刚才花蔓萝与那灰衣人的对话火弦全部都听到了。

兽类的直觉告诉他,他们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

在他们还有驱灵能力的前提下,双方还可一较高下。

但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可以说是毫无胜算。

从看到那个石雕的时候,火弦心中就有一些隐隐的担忧。

现在这种担忧被证实了。

“那是他的父亲。”火弦对陈曦说道,“他被固定在了这石牛内。”

陈曦心中虽有些惊愕,但也有了心理准备,他看向石牛的时候,那石牛正望着自己,似乎急切的想要告诉他什么。

但它无法解读他的眼神。他的感觉没有错,那的确是活物的眼睛。

“我们可能要命丧于此了。”暗影说道。

身为灵使,他们知道只有少数的灵拥有随意固定的能力。

他们可以将灵固定在任意的物体上,使之不至于消散,或过度活跃。

但暗影也只是听说,却从未见。在看到那头石牛的时候。火弦与暗影的心中便划过了这样的担忧。

“为什么会命丧于此?你是说那人会杀了我们吗?”

“从各种情况来看,我们都没有什么希望。”

暗影的腿有些发抖。他们尽量压低了声音说话,虽然可能是徒劳。

他们不断的尝试,却发现自己的零能力,根本没有恢复。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同样,他们也很不解,为什么那个人并没有来杀害它们。他到底在等什么,在看什么。

但那灰衣人站在毒牙身旁静静地看着他们,并不打算出手做什么。

“你可以回去了。”毒牙对那灰衣人说道,“剩下的我来处理。”

它缓缓地抬起眼皮,看起来仍有些疲惫。

“这几个东西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你知道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毒牙继续说道。

“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做完。”灰衣人说道。

“你不相信我可以处理他们?之前只是意外,我这次不会大意。”

“做好自己的工作,其他的事不需要你插手,现在转化才是最重要的事。”那灰衣人对毒牙说道。

“莫非你并不想杀他们?”

“杀了他们很容易,把他们送进你的肚子也很容易,但这样太过可惜。我有一个更好的想法……”

那灰衣人说完这句话便转身朝陈曦所在的方向飘了过来。

“你要做什么?!”暗影与火弦冲了过去,直接挡在了陈曦与花蔓萝的面前。

谁知灰衣人只是一挥手,火弦与暗影便被扫了出去。

两人重重地砸向石柱,然后便跌落在了那条蛇的面前。

他们目前的身体根本受不了这样的冲击,两个人全都昏死过去。

现在那灰衣人与陈曦之间毫无阻碍,他像一片乌云朝陈曦笼罩过来,陈曦听到他压低了声音说着一种他完全没有听过的语言。

那种语言听起来像风的低吟声,又像是水流声,像在唱歌,又像在诉说,他总觉得有些耳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他有节奏地起伏或停顿,使这声音像低吟一般,甚至还有些好听。

陈曦并不反感这种声音,相反,他有点沉溺于这陌生的语言之中。

“快捂上耳朵!不要听他讲话!”花蔓萝忽然反应过来,她伸出手去捂自己的耳朵。

但她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像是被无形的什么力量抓着。接着只听一声轻微的卡嚓声。花蔓萝的手被从手腕处折断,无力地垂了下去。

尖利的惨叫声几乎刺破陈曦的耳膜。他知道旁边的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他的思想像是完全被控制住了,他不知道那人在说着什么,那种声音让他觉得难以拒绝。

他的眼前是一片朦胧的灰色的画卷,除此以外,他看不到其他的东西。只他看到在灰蒙蒙的远山之中,有树木和房屋的影子,似乎有人在在画中穿梭。

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这些都是幻觉。他正身处在一个无人知晓的洞窟之中,他的同伴陷入了危险,但仅此而已。

他什么也做不了,甚至都不曾转头看花蔓萝一眼,整个人完全落入了灰衣人的控制之中。

那灰衣人说了多久,陈曦并不知道。他记得自己应该看到了很多,画卷越来越丰富生动。

但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却什么都不记得,心中只留存着一种极震撼的余韵,那灰衣人早已不见踪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