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石牛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36字
  • 2020-04-22 16:25:22

“我们的徽章有没有可能掉在地上了?”陈曦问道。

“可能性不大,但现在反正也做不了什么,倒是可以找找看。”

话虽如此,这洞窟足有一个体育场大,几乎被那条蛇的身躯所占满,且不说别的,那蛇的身体上布满粗大的鳞片,表面凹凸不平,徽章掉落在它身上也完全有可能。

还有那地上一滩一滩的呕吐里也有可能。

除此以外,洞窟内的地面上还散落着一堆堆的黑色衣物,在这种环境下去找几个硬币大小的东西,可能性实在是太低。

“从哪儿开始找呢......我可不想离这条蛇太近。”陈曦看了看那条蛇,然后又往后退了两步。

那蛇抬起眼皮看了看他们,接着就闭上眼睛专心喘气去了。

“暂时看来似乎不太会攻击我们。”暗影说道,“我们先从地上这些衣服里面找找看,我当时应该是掉在这些衣服上了。”

四人于是分头在衣服堆里找着,衣服很乱,也很多,找起来有种徒劳的意味,但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于是便一边找着一边想着。

四人分散开来去寻找,暗影与陈曦走开之后,火弦就走到了花蔓萝的身边。

“你父亲的事,你应该早就知道吧?”

花蔓萝正满腹心事地翻捡着地上的衣服,耳边忽然响起了火弦的声音,这声音吓了她一跳,她回过头来,却看到火线正以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她,这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我知道的不比你们多。”花蔓萝回道。

“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感觉你并不是第一次来这儿。你仿佛对这里很熟悉,一直谨慎的你,在看到那些衣服的时候居然没有怀疑太多;你还可以在一群人中认出你的父亲;还有你差点被大蛇咬到的时候,你毫不犹豫地吹响了哨子,这一切都提示你可能对这里很熟悉。”

火弦停了下来,似乎在等花蔓萝的回答,但花蔓萝继续在衣服中翻捡着,并没有要停下来或者回答火弦的意思。

“这件事已经不是你一个人能解决的了,你的隐瞒可能会害了我们大家!”火弦加重了语气。

“我并没有想要隐瞒什么,我的确是第一次到这儿。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吹响那个哨子。还有那些衣服,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很确定它们没有任何问题,它们是可以穿的。还有,我很确定我们的能力会恢复,我同样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就像是知道糖是甜的,盐是咸的一样自然,没有为什么。”

花蔓萝盯着火弦说道,她的眼神没有丝毫的多少,火弦相信他没有说谎,但正因为这样才更奇怪。

“你不觉得奇怪吗?对我们来说完全无法判断的事情,你无凭无据为什么会如此确定?”火弦反问道。但很明显,他的话在花蔓萝听来仍然充满了对她的不信任。

花蔓萝生气地把手中的衣服扔在地上,抬起头瞪着火弦。

“够了!你还要我说多少遍?!你认为现在是我们互相怀疑的时候吗?!”

她的声音忽然增大,就连不远处的暗影与陈曦都听到了。

“我并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针对的只是你为什么会毫无根据地确定这件事。以我对你的以往的了解,你不是这么不谨慎的人。”

火弦完全看得出来,花蔓萝有心事,而且她心中所想肯定与她的父亲有关。

“怎么了?”陈曦赶过来问道,“发现什么了吗?”

火弦摇了摇头。

花蔓萝满脸不悦,紧紧地抿着嘴,仿佛是受了什么莫大的委屈一样,暗影有些狐疑地看了火弦一眼,然后走过去拍了拍花蔓萝的肩膀。

“你再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但又可能跟这里有关的?比如你的父亲。”火弦继续说道,“或许能从中发现些什么。”

“对,你的父亲似乎对这里很熟,虽然听起来会有点冒犯,但我还是想说,他似乎不是普通的灵,或者说,他不是灵。而且他好像很清楚这条蛇的情况。”

陈曦说道,他看着花蔓萝,她的表情很复杂,像是被人戳中伤心事一样的表情,但更奇怪的是一旁的暗影,忽然间像做错事被发现一样低下了头。

他这一举动被陈曦和火弦看在了眼里,火弦更确信花蔓萝隐瞒了什么事情。

若是其他人,火弦或许早就动手了,但花蔓萝曾经救过陈曦的命,他始终感念她的这份恩情,也努力接纳她成为自己的伙伴,因此并不愿意用蛮力来逼迫。

推己及人,什么事情会是一个人最不想对别人说的呢,那一定是有关自己最亲近的人。

对他来说,最珍视的人是东方青木,他在调查东方之死的事甚至连陈曦都不知道,这么推导的话,花蔓萝隐瞒的事一定是与阿牛有关,如果阿牛是东方......

火弦陷入了沉思。

“我从来没想把你们牵涉进来,我以为我自己搞得定。”花蔓萝说道,“我并没有想刻意隐瞒什么,我只是想多和他待一阵子。而且我并不认为那件事情跟这里有什么关系,至少一开始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第一次驱灵的对象就是我的父亲……我确定自己是严格按照要求操作了,暗影也认定驱灵成功了。但那天我看到他了,他完全不记得第一次的事情,他没有任何恶意,仿佛还跟他活着时一样……我知道他是灵!在合适的时候我会驱灵的!但我只是想把这个时间往后拖一拖……”

花蔓萝最不愿意回忆的便是第一次驱灵的事情,每每想起,心头便针扎似的疼。

父亲又回来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享受温馨的亲子时光,她也想探究这背后的原因,但她又怕真相被揭开的时候。

因此她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些事情,暗影也被她下了命令不许对任何人讲起,父亲的归来与这里的一切可能的确存在什么联系。

“你是说,被驱散的灵又重新出现吗?”火弦问道。

花蔓萝点了点头,尽管她很讨厌用“灵”来代指自己的父亲,但火弦说的是事实。

“有没有可能你的这些直觉有一部分来自于你的父亲?”火弦问道。

“我觉得有可能。”暗影接过话说道。“小花第一次驱灵的时候完全被拖进去了,有一部分灵魂已经与灵融合。有没有是当时发生了一些交换?”

“你说的只是猜想,并没有什么依据。”火弦说道,“这种想法有些太天方夜谭了。”

“没什么不可能。这么一想,所有的事情便都有了解释。”花蔓萝说道,“我一直隐隐觉得他并没有离开,他还会回来,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但是又非常确定。就像我看到那洞口时会觉得他就在里面,就好像是被指引着来到了这里。”

“那你现在的直觉有没有告诉你,你的父亲现在在哪儿?”陈曦问道。

“我感觉他应该是与那个吹笛子的人在一起……而且我感觉他们马上就要进来了……”花蔓萝看起来很紧张,“我们得快点躲起来……”

那条蛇忽然开始剧烈呕吐起来起来,黑血四溅,比之前都要剧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