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古庙诡事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63字
  • 2019-04-02 07:01:20

“第一天晚上东家就给做了一桌好菜,我喝了点酒,迷迷糊糊的,恰好那天下雨,天冷的吓人,我就钻庙里睡觉去了。那一觉睡得太不安稳了,那天无论如何我都忘不了,睡觉时候我老感觉有人在我身边来来回回地走,感觉非常真实,肯定不止一个人!我想起来,但身上像是被压住了一样,动弹不得。以前我也遇到过这类情况,但每次只要我想醒来,就肯定能醒。我卖个关子,你们猜猜我最后醒了没有?”

陈曦和花蔓萝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回答了李瞎子的问题。

“没有!”

“有!”

李瞎子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又把伏痰给引动了,一阵撕心裂肺地咳嗽,陈曦二人一个拍背一个倒水,谁知那痰太深,老头咳了半天也没咳出来,最后坐在椅子上喘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您该去医院看看了。”

陈曦坐回椅子上,却发现花蔓萝还站在李瞎子的背后,她闭着双眼,手也还是放在老头的背上。

花蔓萝居然悄悄地在给李瞎子治疗。

“老毛病了,怪我年轻时候抽烟太多,活该!”李瞎子自嘲道。

花蔓萝睁开双眼,正对上陈曦的视线。

“会慢慢好起来的。”花蔓萝笑着说道,然后也回到陈曦旁边坐下了。

“好不好就那样,半截都入了土的人了。刚才我说到哪儿了?”李瞎子问道。

“有没有醒过来。”陈曦说道。

“对对对!!你猜的很对,我的确醒过来了,可是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在一个地道里......我明明记得我是在庙里睡觉的......”

“地道?!”陈曦和花蔓萝异口同声地问道。

李瞎子点了点头,他噙着空烟杆猛吸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原本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所以还摸了摸那地道的壁,有点潮,非常不平整,明显是有人挖出来的。大概......有两米多高吧,每隔一段都挂着灯,那灯也很奇怪,不是油灯,像是现在的电灯,但又没有电线。地道被照的清清楚楚,后面看不到头,前面转向右边......而且我睡着时候的感觉没错,那地道里真的有人......”

李瞎子压低了声音,房间里一下子就多了几分悬疑的气息。

“前面有人在讲话,还有人在走路,闹哄哄的。但看不到人影,我心想,到底是哪路货色,敢这样捉弄我,就想悄悄过去看个明白。转过那个弯,眼前出现的东西让我差点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地狱,那地方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一大群人,至少也百来号,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在那儿凿墙呢,正中间还摆了一个烧火的台子,我是真以为我进了地狱,但那些人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我想就算是地狱,也该是咱能听懂的话吧,戏文里不都是这样吗?”

李瞎子喝了口水,面前的花蔓萝和陈曦正听得专注,忍不住催促他快点讲下去。

“你们相信我的话吗?”李瞎子忽然问道,“基本上没人相信我的话,都说我在唬人。”

陈曦和花蔓萝都是由普通人过来的驱灵师,李瞎子遇到的事情肯定有可能是真实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那我就继续说了。那些人,或者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完全看不见脸,别说脸了,身上也跟黑雾一样。我当时就感觉自己遇到麻烦了,但想走已经晚了,有三个人已经飘了过来。我完全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只记得眼前一片黑,那些人叽里呱啦地说话,吵的要命。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抡着拳头就招呼上去了,谁知根本打不着,反倒是自己挨了两拳,其中一拳就砸在我这眼睛上,这一砸我倒看得清了,我就跑啊,谁半路上又被他们扔过来的什么东西砸了腿,疼的要命!我也知道这来者不善,估计是要弄死我,腿疼也得跑,一直跑到了尽头,那地道居然是封死的!我跑错方向了!再回头一看,那三个人已经追过来了,我想着自己肯定要死了。”

李瞎子举着烟杆一动不动,瞪着眼睛看着前方,神情紧张,似乎正在被那几个人追赶一样,脸上全是汗水。

“后来呢?”花蔓萝紧张地问道。

李瞎子吞了吞口水。

“里面忽然有人吹哨,那三个人就转身飘回去了。”

李瞎子闭上眼睛,如释重负。

“我又惊又怕,全身都像虚脱了一样,提不起一点劲儿来,整个人都瘫了,但就在我往后那么一靠的时候,我发现我靠空了。接着眼前一亮,我又回到庙里了......当时就在西边的屋子里,我是躺在地上的。”

“所以,那还是个梦吗?”花蔓萝问道。

李瞎子摇了摇头,“不可能,我的眼睛的确是被打肿了,腿也走不动了。我很确定,那不是个梦。当时已经是晌午了,我这个人很守信,原本是约定一大早就去做工的,所以我就瘸着腿去找东家了。谁知道东家一见我就骂我,因为一大早他就来庙里找我了,但根本没找到我。我想想算了,解释了他们也不一定会听,而且我不守时在先,想着忍忍就算了。谁知他大闺女也开始嫌弃我,我这人哪会受这样的侮辱,一气之下就撂挑子走人了。”

李瞎子一脸桀骜,“没过多久,我这眼就彻底瞎了,腿也是,本来只是皮外伤,我以为过几天就好了,没想到还真瘸了,你说好笑不好笑,我原来一个相貌堂堂的小伙子,就因为这个变成了瘸子瞎子,媒人们也不来说亲了。但我李瞎子到现在都没后悔过,我自认为是算命泄露天机遭了报应,但偏偏我就不信这个命,打那事过了之后就专给人算命看相,收不收钱都看心情,一辈子不求人,过得倒也自在。”

回忆完了,李瞎子又开始抽空烟了。

听完李瞎子的故事,陈曦陷入了沉思,如果他说的没错,在铁牛庙应该是有一个空间夹缝存在,只是哪里是入口还不清楚,那些黑雾一样的人,也与之前延河畔的灵相似。只是那入口到底是在哪儿呢,他们应该怎么进去呢,花蔓萝的父亲是不是就是进入了那个空间夹缝之中?

“你是不是觉得我爹也进入那个地道?”花蔓萝问道。

“有这个可能。”李瞎子说道,“但也有可能是投胎去了。寺庙敬神,神佑世人,你爹能在那儿待六年,恐怕也是受了神灵的恩惠。有很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我老了,也没那股劲儿了,不想费劲儿去证明什么了,你们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都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了。作为交换,你们是不是也得说点什么?”

“什么?”花蔓萝不解地看着李瞎子。

“你们两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这村里的狗都被你们吓得不敢出声??”李瞎子问道。

“我们是驱灵师。”花蔓萝对李瞎子说道,“但我们不知道狗为什么会这么怕我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