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奇怪的请求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549字
  • 2019-03-27 00:33:55

“你都没法种地了,还操心什么收成。”花蔓萝忽然问道。

“老习惯了……”阿牛憨笑了两声,这笑声让花蔓萝也感觉轻松不少。两人静静待了一会儿,阿牛便带着她去老屋周围转了一圈,果如他所说的,似乎有看不见的网挡住了阿牛,只有花蔓萝能离开。再尝试几次都一样,雪夜寒冷,两人便又回到了篝火旁。

这时,花蔓萝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于是问道:“爹,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说实话。”

“嗯。”

“我都一直很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我妈又是谁,以前你总是编瞎话来骗我,我现在长大了,你就告诉我实话吧,别让这个问题再困扰我了……你放心,不管怎样我都能接受。”

花蔓萝本以为阿牛肯定会岔开话题,或者继续说一些谎话来骗自己,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而是慢慢讲起了那天他捡到花蔓萝时的情形。

他本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但那天的事情经他却记得非常清楚,他记得每一个细节,讲起来居然是有条不紊,形象生动。

花蔓萝心中或许早就猜到了自己并非亲生,她没有因此而觉得与阿牛更生疏了,相反,她却觉得阿牛更加慈祥可敬,但同时她又感到更加痛苦,她的身世彻底成了迷。

不知不觉间黑夜已经过去,晨光熹微,雪已变小,花蔓萝与阿牛的面前只剩下了一堆烧红的炭火。

“我到底从哪儿来......”花蔓萝喃喃自语着,一种悲凉从心底升起,回首自己的来处,遥望自己的去处都是空空一片,常人可能无法理解她这种感觉,因为对普通人来说,有父母,有家庭,知道自己从何而来,有谁牵挂,又牵挂着谁,这是一种身在人世的踏实感。

但对花蔓萝来说,她没有这种踏实感,有的仅仅只是悬浮于天地之间的空落感。

阿牛拉着花蔓萝的手,轻轻拍着她的手背,跟她说起了他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过得苦,那年闹饥荒,很多人都逃去了山里。有天清早,我一起来,叫爹爹不应,叫妈妈不吭。出来找了一阵才发现人都不见了。吃的用的,能带的也都不见了,连杂粮面都没留,灶台上就放着半个黑面馒头。那年头苦啊,我个子小,又抢不过别人,野菜都不想了,顶多能吃点树皮。饿的时候就喝水,睡觉。肚皮胀的像牛皮鼓,腿跟手都是肿的,明晃晃的。每天饿的都说不出话来,只想闭着眼睛睡觉,也不知道咋熬过来的。”

花蔓萝不知道阿牛为什么会提起小时候的故事,到这事成功地转移叫她的注意力,她无暇思考自己的苦闷之处,转而关心起阿牛来了。

“奶奶真狠心,她为什么不带你一起走呢?”花蔓萝问道。

“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哪有那么多吃的。”阿牛苦笑道,他拨了一下面前的炭火,那炭火便冒出一串火星,但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都是自己的孩子,怎么能忍心呢?!”

“其实我不是他们亲生的,弟才是,但亲生父母是谁,我也不知道。你奶奶他们走的时候我还不到十岁,很多事情也记不清楚,那时候来不及想自己有多可怜,只想多吃点,只想活下去。后来就捡到你了,我想肯定是老天觉得我太可怜了,就派你过来陪我了。”

花蔓萝的心里感慨万分,她以为自己空空无依,却没想到阿牛比自己还要苦,一腔苦闷也消失了大半,她这才明白过来,阿牛这是在安慰自己。

但以前的阿牛不可能会这么做的,他单纯朴实,不会有这么深沉而通透的心思。

“爹,你变了好多,我都快不认识你了。”花蔓萝对他说道,若以前的阿牛也是这样,那该多好。

不过现在这样也好,至少父亲还能陪着她。只是他现在非人非灵的状态,到底算什么,又能存在多久呢。

“花花,你能帮爹一个忙吗?”阿牛忽然对花蔓萝说道。

花蔓萝点了点头。

“你帮我去半坡村找一下李瞎子……请他过来看看这里有什么古怪。”

“李瞎子是谁?”

“他是这附近的算命先生,听说是有阴阳眼,我现在已经见到你,也安心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想去投胎,只有他能帮我。”

“……现在这样不好吗?”花蔓萝问道,她的心里止不住又是一阵酸楚。

“我不应该在这儿,我也不想在这儿继续待下去,我早就死了,花花。”阿牛用一种极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花蔓萝别过头去,眼泪又掉了下来。

那晚花蔓萝在破屋中醒来时,学院的暗影也开完了会,会议的内容是商讨驱灵师安全的问题,由灵使管理协会主持。

会议冗长而无聊,但暗影知道这会议可能是因为陈曦的原因才发起的,只是会议中并未点名原因。

会议结束后已经很晚了,暗影回到花蔓萝的宿舍,但并未见到花蔓萝的身影,他点开徽章,提示花蔓萝此刻并不在学院之中。

暗影于是便离开学院前去寻找花蔓萝,当他赶到花蔓萝老家时却听到屋内传来了熟悉的说话声,他并未直接进去,而是站在门外听了半夜。

当初他被分配成为花蔓萝的灵使,在离开学院之前他已查阅了相关的信息,但花蔓萝的上一任驱灵师信息却是保密级别,暗影他并没有访问权限。

他所知道的也仅限于花蔓萝是几代魄种传承者而已。现在听阿牛这样讲,暗影更加疑惑了。

天色已经大亮,花蔓萝最终还是离开了。

阿牛与花蔓萝皆是一惊,但阿牛显得更为吃惊一些,暗影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袍,看上去不是普通人的穿着,阿牛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打扮的人,自然会觉得吃惊。

暗影打量了一下阿牛,心中便有了判断,虽然是一个连低等灵都算不上的能量体,但却能完好地存在六年,而且还能毫无戾气,实在是太不寻常。在他看来,这样的能量体若再继续存在下去,早晚会成为祸害人的灵。花蔓萝似乎是察觉到了暗影的想法,忽然往前走了一步,挡在了暗影与阿牛之间,定定地看着暗影。

“小花,你该回去上课了。”暗影回过头对花蔓萝说道。

“你怎么来了?”花蔓萝有些生气地对暗影说道,“不是说过我一个人就行了吗?”

“你一整天都没回来,我担心你的安全。”暗影说道。

“花花,这人是谁?他是不是能看见我?”阿牛轻声问道。

阿牛说话的时候暗影一直都盯着他,等他说完,暗影才对他点了点头:“我看得到你,也听得到你说话。”

“怎么会......”阿牛显得很吃惊,不自觉间居然站了起来。

“我今天不回去上课了,就在这儿,你先回去吧。”花蔓萝对暗影说道,接着她又转过身告诉阿牛不要害怕,这人只是她的老师。

谁知阿牛一听不同意了,他忽然拨开花蔓萝,一边责备她不应该逃课,应该赶紧回去上课,一边还不停地向暗影道歉。

花蔓萝想继续争辩,但阿牛忽然又变成了一个严肃的家长,一个劲儿地把花蔓萝往外推,嘴里还不停催促和教育她不能荒废学业,丝毫不给她退让的空间,花蔓萝无奈,只得答应跟随暗影离开。

“那我走了,我明天再来看你。”花蔓萝对阿牛说道。

“到了学校就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还有,记得去找李瞎子。”花蔓萝临走时阿牛交待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