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夜半人语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778字
  • 2020-11-08 17:15:15

梦里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只记得那双大手温柔的揉着自己的脑袋,金色的油菜花田里花瓣被风吹起,蝴蝶一样地在眼前闪耀起舞,那人缓缓翘起了嘴角。

“小云乖,等我回来。”

心中便如压了万吨巨石般的压抑,来不及反应,来不及呼喊,只是眼睁睁地看着那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金色的花海之中。

强烈的思念之情攫取了陈曦的心,只觉得万分不舍,竟在梦中轻轻抽泣,以致于不能呼吸到睁开双眼。

泪眼朦胧中一双绿莹莹的眼睛注视着陈曦。

“梦到什么了?”

小白伸出爪子擦了擦陈曦的眼泪。

陈曦的心情还未平复,一想到梦中的场景,心就揪了起来,眼泪又开始往下掉。只是摇了摇头。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想起来那个人,心便揪着似的难受极了。”

“是谁?”

陈曦摇摇头。

“不知道……”

“估计还是那东西在作怪,只是很奇怪,我偏偏感应不到它的存在,莫非它不是灵?”

小白自言自语道,一旁的陈曦只是深深地吸气,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小白又问陈曦,

“梦里那人什么样子,是哪里,都有什么?”

“好像是油菜花田,是个男的,手掌很温柔,很高大,看不清他的脸。”

小白皱着眉头思索,忽然,陈曦想起什么似的对小白说,

“他说,小云,等我回来,不知道说的是小云还是晓云,然后就消失了,然后心里就特别的难受,好像失去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一样,很不舍,很想念。”

宿舍里大熊正在打呼,小天睡的也很熟,窗外有些朦胧的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撒在地面上。一人一猫静静地对望着,无声地交谈。

夜很静,很美好。

陈曦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不偏不倚,恰巧是午夜十二点。心中觉得诡异,正要对小白说,只听到从极远的地方飘来了模糊不清的人声。像是在说着什么。

“你听到了没有?”

陈曦问小白。

小白皱起眉头,

“什么?”

“你听……好像有人在说话。”

小白立马弓起身子,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了一阵,而后疑惑地看着陈曦。它什么都听不到。

可是那声音在陈曦听来却是越来越清晰了,虽然很微弱,但是却清晰了起来。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陈曦看着小白,读出了他听到的声音。

“走!去看看是谁?!”

小白说道,接着便跃出了窗外,陈曦望着窗外那朦胧的一片,跟在小白身后跃出了窗子。

那声音依然不紧不慢地诵读着,他每念一句,陈曦都会念给小白听。一人一猫奔驰在一片虚无之上,朝声源地飞驰而去。

“有头者超无头者升鎗殊刀杀跳水悬绳”

当那声音已经如近在耳边般清晰响亮时,逸云大桥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讨命儿郎跪吾台前”

事故现场已经处理的很干净了,只不过还没有放行,所以桥上很安静,寂静的夜里,巨大的圆月照耀着横跨在河两岸的大桥,张牙舞爪的钢铁活像一只细长的黑色怪物,河水泛起细密的波纹,两岸的高楼都不见了,模糊成了一片。

陈曦与小白站在逸云大桥高高的拉起的铁索顶端,明明那声音近在咫尺,偏偏什么都看不到。

“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你听不到吗?就在我耳边响着呢!一个男的在念,就在这儿,怎么找不到呢?”

情急之下,小白迅速变身为火弦,他听不到陈曦所说的人声,心中也很焦急,只是紧张地在四处搜寻。

陈曦见火弦没有理会自己,直接跳回桥面,对那看不到的人说道。

“出来吧,你在哪儿?!背地里做动作,算不得什么君子!”

那声音停了一下,一瞬间陈曦似乎感觉到正有人在注视着自己,但也只是一会儿,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升鎗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讨命儿郎跪吾台前”

听到这又响起来的声音,陈曦更焦躁了,火弦只是皱着眉头站在陈曦身旁,这种情况他还从未碰到过,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但是隐约感觉周围的气氛有些怪异,虽然不是很强烈的感觉,却隐隐地透着一些不舒服的感觉,于是,暗暗地用力,轻轻抬起右手掌,手掌上即腾起了一朵蓝色的火焰。

“破!”

随着话音,火弦猛地向前出掌,那朵蓝色的火焰随即变得如同旧时照相时的镁光灯一般明亮的耀眼,像是撞在了看不见的东西上了一样被重重的弹开,散成无数颗蓝色的火星,飞向夜空,地面,然后消失不见。

陈曦转过身盯着火弦。

“刚才发生了什么?焰火?”

话音刚落,只见火弦又抬起了右手,掌心忽地窜出一道较先前的更为明亮的蓝色火焰。

“你离我远些,这里果然有些蹊跷,可能是障眼法,又或者是护场之类的东西,一直把我隔在外面,不知道在遮掩着什么,先让我毁了这碍事的东西再说!”

两人对话的时候,那诵读的男声也停住了。

“火弦,那声音停住了,我感觉,他似乎看得到我们,而且他好像就在我们附近。”

火弦冷笑了一声。

“看他能躲到何时?”

火弦用左手拍了拍陈曦的肩膀,陈曦退后了两步,看着火弦又朝着前方急速出掌,只是,尽管火焰大了许多,可是依然如同先前一样,没有破掉什么东西,也没有打开什么缺口,除了那散开的星火更加明亮和密集,几乎看不出什么变化。

火弦有些恼火,皱起眉头,又试了几次,面前那道看不见的屏障却毫不所动,明明伸手过去的时候是冰凉的空气,偏偏攻击的时候却是真的有东西在阻挡着。

那个看不见的男人似乎也在看热闹似的,读一会儿,又停下,如此反复了好几次。

火弦垂下眼睛,摊开右手,一道红光出现在了火弦的手中,火弦一把握住,随即红色的光芒变暗,一把古旧的长剑出现在了陈曦的眼前。

银黑色的剑身上刻着一个篆体的“破”字,那字正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这不是你给我的那把剑嘛!”

陈曦脱口而出。

火弦点了点头,右手提起那把剑,剑剑直指前方。

“它是飞虹,不过,你肯定不记得了。”

火弦挥剑,一道红色的火光自剑尖直冲面前而去,却撞在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壁上,发出了巨大的声音,陈曦甚至觉得大桥都在抖动,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连同着周围的一切在战栗着,那红光化作火焰,照的四周如同白昼一般明亮而又耀眼,陈曦只是下意识地抬起胳膊遮起眼帘。

然而一切重归寂静的时候,依旧如先前一样,那看不见的东西依然不为所动。

火弦禁不住怒从心起,狠狠地劈了几次,除了剧烈的抖动和刺眼的光线之外,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

“火弦——”

陈曦忽然抓住了火弦的胳膊,捂着心口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心脏好难受——咳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翻滚,啊——”

火弦于是摊开手掌,飞虹迅速变得如同玩具一般大小躺在手中,火弦再握了一下手掌,飞虹便消失了。

“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那看不见的眼镜男加快了诵读的速度,他的声音如雷声一样撞击着陈曦的耳膜,以致于他下意识地扯着嗓子同火弦交谈。

“好吵——好难受——”

“怎么回事?!”

火弦扶着陈曦的肩膀,蹲下身子,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作用,陈曦的心中还是憋闷的难受,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忽然之间,陈曦只觉得一股咸腥的血从胸口涌了上来,带着挡也挡不住的气势。

“哇——”

陈曦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然后便昏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