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奇怪的同学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80字
  • 2020-11-08 19:15:49

陈曦挂了号,看了医生,医生说他是神经衰弱,开了一点营养神经的药。陈曦取了药,回到宿舍,却在坐电梯的时候遇到了镇伟,而且电梯里只有他和镇伟。

镇伟是陈曦的同班同学,陈曦不喜欢镇伟,包括镇伟的人和镇伟所做的事情,虽然,陈曦平时基本不和镇伟讲话,不仅是陈曦,班里大多数同学同镇伟的关系都不太好,不是镇伟人不好,而是因为他与人相处的方式实在是太过奇怪,刚开学的时候,陈曦不是很讨厌镇伟,接触了几次,发现镇伟很喜欢打断别人说话,而且喜欢插嘴和胡乱询问,颇有“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风范,尽管他对陈曦所说的东西很不感兴趣,但是不干扰他询问的热情。后来,大家就都不喜欢镇伟了,但大部分人的表现都不如陈曦的明显。陈曦的情绪挂在脸上,遇到镇伟时候就一副面无表情不想说话的样子,相信镇伟也感觉得到。慢慢的两人就不说话了,即使偶尔的相遇,镇伟也会自动避开,并保持沉默,这时候的镇伟就有些阴郁的感觉。

要么尴尬的自来熟,要么冷漠的阴郁,这就是陈曦眼中的镇伟,完全没有好感。同学问陈曦为什么对镇伟那么冷漠,路上相遇不会觉得尴尬吗。陈曦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表达是有多明显,不过陈曦自己也承认,其实镇伟也没有做什么很过分的事情,但就是很不喜欢,不喜欢他说话时尴尬而又自来熟的样子,不喜欢他不说话时阴郁的样子。感觉不舒服就远离,不是很正常的吗?

刚刚,陈曦刚刚走进电梯,镇伟也跟着走了进去。

陈曦如往常一样,低着头,不想理会镇伟,只是看着手里的药。

“你生病了哦?”

镇伟忽然用很轻松的语气问道。

镇伟见到自己居然主动搭话,让陈曦有点意外,毕竟除了开学时候两人基本上都没怎么说过话,但他既然开口了,陈曦也只好点点头。

“最近你总不去上课哦?”

陈曦点点头,皱了皱眉,抬头看向电梯的楼层显示,显得有些不耐烦。

“情绪这么低落,莫非你失恋了?!别不开心,还有很多好姑娘呢!我有个同学,蛮不错的,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啊?”

说着镇伟竟然搂住了陈曦的肩膀,这让陈曦十分反感,下意识拨开了镇伟的手,忍不住抬头看了镇伟一眼,想用眼神告诉镇伟,他不喜欢他,并让镇伟失去地离自己远点。

谁知,镇伟丝毫不为陈曦的眼神所动,倒是陈曦,盯着镇伟的脸看,心里有些吃惊。

镇伟的脸上是很怪异的笑容,而且看上去脸像没洗干净似的蒙了一层灰,尤其是额头,竟有些发青黑色。才几天不见,他好像还瘦了不少,颧骨很明显地突出着。

“别这么看我啦,虽然我是挺帅的,不过你可别爱上我哦!”说着镇伟就放开陈曦,站到一边去了。

陈曦不想接他的话,悄悄地打量起镇伟。

“啊!今天上课的老师讲课好无聊啊,不过我怎么听,一直在看小说……哈哈……刚在路上,你不知道,我碰到一个美女,一直盯着我看诶,身材很不错哦…...”

镇伟今天的话很多,而且显得自信和健谈,并没有他一贯聊天的尴尬感,让陈曦觉得有点奇怪,不知道今天是吃什么药了,不对,他的指甲……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镇伟的指甲好像有点发青。更让陈曦觉得不解的是,大热的天气,镇伟居然穿了一件春秋的外套,里面还套了件衬衫。

“镇伟,你不热吗?怎么穿了件长袖?”

陈曦问道。

“啊?不热啊!挺凉快的还。”

真是奇怪……算了,随他去吧。

“叮——”

电梯门开了,陈曦先一步走出来,电梯内外温度相差很大,外面很闷热。陈曦没再理会镇伟,直接回了宿舍。

太阳差不多也落山了,陈曦有点累,不想动,于是躺在床上,拿出购物袋里的东西,细细打量起来。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金属的小剑。陈曦估计了一下,应该有十厘米长,宽有五六毫米的样子,剑身泛黑,刻着一个篆体的“破”字,剑柄很普通,带了一根长约十厘米的链子,末端连了一个活动的扣子。顶多是个装饰物,除了那个“破”字,看不出什么特色。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眼镜男放进自己包里的,反正最近自己精神有问题,记错了,幻听了,甚至健忘了都是很正常的。

过了一会儿,宿舍里的其它同学陆续回来了,其中有俩同学还给陈曦带了吃的,一杯豆腐脑,两个包子。陈曦和宿舍里的人相处的都还不错,大家平时也都相互关心,不管是虚情还是真心,陈曦都觉得温暖。吃完东西,陈曦又累了,把药吃了就躺在床上休息,也不想刷牙洗脸了。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半夜陈曦忽然被一声巨大的声响吵醒了,就像重物坠落在地面的声音,不过不知道是从哪儿发出的声音,陈曦醒来的时候又听不到那声音了,说是幻听或者梦也不一定。看了看手机,半夜三点二十。

宿舍里的同学都很安静地在休息,放屁打嗝打喷嚏梦话呼噜都没有,走廊上也静悄悄的,只有自己受到了惊吓,心脏狂跳个不停,要再这么狂跳下去,估计还得去医院。不过,这是男生宿舍,还是在闹市区,这么安静好像有点过分了,居然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陈曦闭上眼睛,可怎么都睡不着,老觉得床边有影子在晃来晃去,晃得他心慌眼花,一睁开眼睛,床前却什么都没有,闭上眼睛,那种感觉又来。陈曦紧张得不行,他怕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从小就怕,而且他知道大部分时间都是人吓人,那些影子其实很有可能是自己眼皮颤动的结果,可越是这么劝说自己,就越无法入睡。甚至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陈曦翻了个身,将脸冲着墙,这样的姿势会让他觉得安全些。枕头下面似乎有点不平,枕着不舒服,陈曦吧手伸到枕头下面,摸到了一样东西。

正是自己白天看的那把小剑。陈曦将剑抽出来,剑身上的“破”字似乎在发着隐隐的红光,应该是荧光之类的东西吧。手里握着一样东西的话,心里似乎也踏实了不少。陈曦居然感觉心跳慢慢平复,也没那么害怕了。白天的那个眼镜男,果然有些蹊跷……

“东方”“望月草堂”,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些跟自己身体的异常到底有没有关系?陈曦摆弄着手里的剑,又开始思考了,自己不舒服已经有个把月了,以前偶尔也会有不舒服,但不会这么久,一直这样下去陈曦害怕自己会崩溃。既然现在已经分不清真假,不如就去了解一下,哪怕不一定会有什么结果,也比什么都没做的要好。人总会有些胆怯,害怕未知,也害怕改变。但不管你如何胆怯,该来的总会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