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命悬一线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53字
  • 2019-03-07 17:01:37

“拥有了他的魄种还不够吗?”陈曦问道。

“当然,他的魄种再来十个二十个,也抵不上你一个。”米隆说道,“我等了整整八年,只为今天,我是不可能让你离开这里的。”

米隆甩掉了他身上的长袍,虽然折损一只手,但米隆看起来似乎仍然毫不畏惧。

“原本我以为不用太费力就能把你制服,如果没有那只野猫,说不定你现在已经跟他一样了。”

米隆看了看台子上的青年,又看了看陈曦,他看起来似乎已经从疼痛中解脱,不知为何显得有些志得意满,仿佛胜券在握。

“你打不过我的,我比你强太多了。”

米隆看起来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但陈曦却只觉得他可悲,不管他说的有多义正言辞和冠名堂皇,他所作之事的本质是无非是因为自身的贪欲,为一己私利牺牲他人,欺骗杀戮,弃学院的规则于不顾,已经失去了做人和做驱灵师的基本原则,这样的人就算拥有再多,也不会得到满足。

“你以为只要取走我的魄种就够了吗?”陈曦对米隆说道,“你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像东方青木那样的驱灵师,不,你甚至连他的万分之一都难以企及。你所说的路,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不管什么样的原因,都不能成为你伤害无辜之人的理由,你不是不能回头,你只是懦弱和愚蠢。”

陈曦冷静地看着米隆,他眼神坚定,清澈明亮,虽然对面是一个老人,但在陈曦的面前,那只是一个非常不懂事的家伙,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用像教育学生一样的语气来教育米隆,或许是因为东方青木的原因也未可知。

“你们果然都是一样......连说话的语气都是......你凭什么教育我?!”

米隆变得愤怒起来,他忽然展开了左手。

米隆的掌心忽然长出了黑色的藤条,藤条像蛇一样延伸出来,互相交叠缠绕,最后居然成为了一杆足足有三米多长的黑色长枪。

不等陈曦看清,那枪便直接朝他戳刺过来。

米隆的速度和力量完全居于上风,陈曦单单只是格挡就已颇为吃力,若不是他自己也可以飞檐走壁,陈曦肯定还会以为自己回到了低维空间。

米隆虽然没了铁链,但又拥有了长枪,陈曦依然近不了他的身,这样继续消耗下去陈曦肯定抵抗不了太久,他瞅准机会在米隆攻过来的时候一把攥住了米隆的长枪,他实在是高估了米隆的品质,那枪杆上居然布满了细密的小刺。陈曦吃痛,便稍稍放松了力道,那米隆便趁机抽回了枪杆,陈曦的手上登时便血流如注。

米隆步步紧逼,死死追着陈曦不放,陈曦无奈,直接窜入了黑暗之中。

他的头仿佛像是要炸开一样,尽管全是黑暗,陈曦也觉得天地都在旋转,胃内一阵翻江倒海,陈曦止不住呕吐了起来。

黑暗中传来清晰的破风声,陈曦吐的双眼含泪,狼狈翻身离开,但还是被刺破了右腿。

正在这时黑暗突然被驱散,陈曦看到平台上的火熊熊燃烧,整个台子都变成了火海,有一人影立于烈火之前,手持一把长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戾气,仿佛自地狱而来的使者。

明亮的光线使陈曦的头痛变得更加严重,他转头看到米隆投过来的长枪正稳稳地插在地上。

正在这时,米隆一跃而起,提枪朝陈曦冲来。陈曦强忍头痛与眩晕,一个转身便握住了米隆先前投过来的那杆长枪。

但那枪卡在岩缝中,纹丝不动。

米隆已至陈曦身后,但那枪却像是被焊住了一样。

陈曦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若他们知道自己在外身亡,甚至尸骨无存,会有多难过……但他清楚知道自己的能力,难与米隆匹敌,若有这枪在手,或许还有一些胜算,若继续赤手空拳,只有死路一条。

那一刻非常漫长,陈曦分不清当时是幻觉还是其他,一阵晃眼的白光过后,他清晰地看到了一个白衣青年,青年周身都散发着如月光一般温柔的光芒,他微笑着看着陈曦,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陈曦,你要活着。”那青年对他说道。

他看到青年的手上长出了绿色的枝叶,它们纠缠覆盖将他的右手和右臂包裹起来,接着那些枝条又逐渐没入陈曦皮肉,渐渐消失不见,它们似乎在陈曦的右臂内伸展生长,疼痛似乎消失了,陈曦只觉得自己的手似乎力量增强了。

那青年拿开了自己手,他拍了拍陈曦的肩膀,然后点了点头,接着便消失不见。

等陈曦反应过来时,他已拔出了石壁中的长枪,在米隆即将刺下来的时候,陈曦转身挡住了他。陈曦向后跳开,提枪朝米隆进攻着,米隆右手有伤,陈曦便专攻其右臂,居然渐渐占领了上风。

“你以为你多了一条枪就可赢我吗?”米隆一边格挡着一边说道,“你只是一个一年级实习生,虽然有最好的魄种,但潜力完全未被开发,要打赢你实在是太容易了!”

米隆丢了自己手中的枪,猛地抓住了陈曦的长枪,他似乎根本不觉得痛,他的手上又生出了藤蔓,那藤蔓像疯狂的蛇在爬行,将长枪层层缠绕起来,陈曦意欲丢下长枪,但那藤蔓速度太快,竟攀爬到了陈曦的手上,它们紧紧地桎梏着陈曦的右手,使他无法抽出。

米隆阴冷地看着陈曦,他甩动自己的左臂,直接将陈曦甩到了石壁之上。

陈曦只是肉体凡胎,而米隆的攻击却比先前所遇到的灵要强上很多,他只觉得自己的肺要被撞出体外,然而更糟糕的是他听到了咔嚓的两声响,那是他肋骨断裂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胸腔内撕裂般的疼痛。陈曦重重地跌落在地,无法动弹,他的胸肺好似被千斤巨石重压,每一口呼吸几乎都要耗尽他全身的力气,陈曦的喉间呼噜作响,猛地吐出了一大口带血的泡沫。

肋骨一定是插到了肺里,血沫开始从陈曦的鼻子、嘴巴里不断往外冒,朦胧的视线中他看到米隆走了过来。

米隆先是举起了长枪,意欲刺向陈曦,但他犹豫了一下,又收了回去,只是弯下腰拎起陈曦的衣领,拖着他走向燃烧着的平台。

“早知如此,何必挣扎。我生平最讨厌打打杀杀,但那不代表我不行。”米隆冷笑了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