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急转直下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277字
  • 2019-03-05 17:00:00

过了一会儿,那绿瞳忽然消失了,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再出现。周围又陷入了可怕的寂静。

但陈曦知道,他一定还在附近的某处,或者仍在搜寻,或者静静观察,伺机而动。

他想起那个死去的青年,他漆黑无神的眼睛再次浮现在陈曦的脑海中,明明是以驱灵为任的驱灵学院,居然有这样的匪夷所思之事。还有那离奇燃烧起来的火焰,这一切都让陈曦产生了一种错觉,他并不是在驱灵学院,他可能进入了某个空间夹缝,而那绿瞳人影不过是空间夹缝中的一个灵而已。

单单是驱灵学院有灵作祟这个想法就足以使陈曦感到不安了。

但如果不是灵,又会是什么,驱灵师?还是灵使?

陈曦的背还在疼着,他忽然感觉有些头晕,他想起自己申请出院时白青医生的嘱托:现在还不宜出院,仍需修养,正常状态下没有问题,但不能剧烈运动,更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如今看来她说的没错,刚才一番活动时倒不觉得,如今停下来反而觉得头晕了,应该也是没恢复完全的原因。

忽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陈曦的思路,接着陈曦便听到了一声惨叫,那叫声极其凄厉,似乎有人正在遭受什么极其痛苦的事情。

米隆?!

陈曦没再等待,他飞快朝声音的来处奔了过去。

他再次进入了被火焰照亮的地方,然而出乎他的意料,那里并没有人,火焰燃烧的平台之上依然只是那个死去的青年,并没有其他人。

陈曦站在原地四下张望,那绿瞳人必然躲在某处观察着他,米隆或许已被他控制了。

陈曦再次感到了眩晕,这次的眩晕感更强了一些,他面前的景物都在旋转,他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晃了起来。

那铁链就在这时甩了过来,陈曦听到了声音,他心里知道应该要躲,甚至该往哪儿躲他都一清二楚,但他连站都站不稳,就算是躲闪,也只是像醉汉一样左摇右摆而已。

那铁链直接绕上了陈曦的脖子,他几乎被勒到无法呼吸,双手急切地去抓那铁链,但那铁链却纹丝不动。一股强大的力量顺着铁链将他向上拉起,力量迅猛,陈曦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颈椎传来了咔嚓声。

洞窟在他面前倒转,陈曦看到了那个绿瞳的人影。那人正站在平台上的笼子之上,但也只是一瞬而已,因为陈曦直接砸到了平台上,巨大的冲击力自背后传来,震的他五脏六腑都跟着一起颤抖,这次,他又听到了两声咔嚓声,那是肋骨断裂的声音。

背后是被烧灼的痛感,陈曦的眼睛已经模糊,他挣扎着伸出手,继续去抓脖子上的铁链。他的脸涨的青紫,那铁链好似一条蛇,比刚开始的时候又紧了许多,陈曦的气管被挤压着,呼吸的声音就像是在拉动风箱。缺氧加重了他的眩晕,陈曦的全身都止不住地颤抖和挣扎起来,那是人濒死窒息时的本能反应。

铁链又甩了起来,陈曦被凌空带起,在空中几番旋转之后,那铁链居然离开了他的脖子。重新跌落后,陈曦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过度的呼吸使他的手脚在疼痛之余又多了几分麻木的感觉,也是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自己正与那死去的青年并排躺在一起,就像是另一个等待献祭的人一样。

那绿瞳人影翩然落在了陈曦的身旁,他用绿幽幽的眼睛望着陈曦,并缓缓伸出了手。

“你......到底......是......”陈曦断断续续地问道。

那人影并没有开口说话,但陈曦清楚地听到他冷哼了一声,他将手按在了陈曦的胸前,陈曦自知不妙,伸手便去抓,也是这时陈曦抓到了他的手臂,粗糙而干枯的皮肤,似乎还有黏腻的沙粒一样的东西附着着。

陈曦忽然醒悟过来。

“你是米隆?!”

那人影明显怔了一下,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住,而是硬生生将手挤进了陈曦的胸腔里,一如当年火弦与他结下契约时的行为。

强烈的不适感使得陈曦几乎流出泪来,那是一种夹杂着恶心和窒息的疼痛感,让人反胃,陈曦甚至都不敢大口呼吸。他强忍不适,缓缓抬起右手,伸向那绿瞳人的脸。

在他攥住陈曦心脏的那一瞬间,陈曦也拽下了他的面具,不过是一块黑漆漆的,像这洞窟一样黑暗的面具,又镶嵌了两颗绿色的萤石,而那面具下的脸,则是陈曦再熟悉不过的,苍老的,看上去非常朴实的老人脸——米隆。

果然是无事献殷勤者,非奸即盗。从一开始陈曦就该意识到,尤其是在发生了那么多的巧合之后,他更不应该相信米隆是无辜的。毫无疑问了,那躺在地上的青年应该也是被他所害,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张柯。

然而又有什么意义呢,他马上就要像这个青年一样了。

“果然是你......你为什么.....这么做......”陈曦问道。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体验,虽然都是被握住了心脏,都无法动弹,但米隆与火弦却有着天壤之别,只有对比,才有差距。米隆的这张脸在此刻显得无比可耻,陈曦忽然发现自己所谓的不以恶意度人是多么可笑,他忽然苦笑了一声。

许是被陈曦的笑刺激到了,米隆的表情忽然变得恼怒,他腾出左手狠狠地扇了陈曦一巴掌。

陈曦此生从未被人打过巴掌,米隆是第一个人,他内心本就清高,虽然此刻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但陈曦却并不服,更不肯低头,他明亮的眼睛瞪着米隆,那是一种桀骜而纯粹的眼神,但米隆却因为这个变得更加疯狂,他一边失控地咆哮着,一边一下接一下地打着陈曦的脸,仿佛是有天大的仇恨要发泄,尽管在陈曦的眼里,他们无冤无仇。

“笑什么?!你凭什么笑我!以前也是,现在也是,为什么要看不起我!!!让你看不起我!让你看不起我!”

他的口水喷到了陈曦的脸上,陈曦不想再与他议论,这样的人,对他说什么也都只是徒劳,陈曦闭上眼睛,不再去看那丑陋又可悲的老脸。

“你为什么闭上眼睛!!我有那么不堪吗?!今天你就该知道我到底有多厉害......我曾经求你帮助我完成课题,我那么真诚,而你却举报了我,我辛苦了十几年的成果全都被你毁了!我只能以这副谁都看不起的样子在学院做最下等的活......而你呢?有那么多人崇拜你,仰望你,你根本不懂我有多想,多想成为高级驱灵师......”

米隆的手忽然加大了力量,陈曦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攥的紧紧的,窒息感与疼痛忽然变得更加强烈了起来。陈曦的脸也因这痛苦而变得扭曲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