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炙烤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98字
  • 2019-02-28 17:01:52

张柯是经验丰富的驱灵师,战斗自然不在话下,与师父相比,他更年轻,动作也更敏捷。只是师父也不是等闲之辈,尤其是他那身黑色的袍子,虚实不定,即使张柯抓住机会,也总是会刺空。

张柯并不恋战,他只想离开这个不祥的石窟,至于以后怎么办,即使无法留在学院,他也可以去堕落山谋生,在他的计划里,离开石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师父的身法和力量也并没有比他高明多少。他忽然瞥见了平台上的那口大锅,于是掉转方向,一边抵挡着师父的攻击,一边朝那大锅的方向退去。待到那大锅面前时,张柯伸手便把那锅向身后掀去,听声音师父是躲开了,张柯趁此机会忙向石室的出口窜去。

“你今天是跑不了了!”师父在他身后嘶吼着。

忽然之间台子上燃起了火,一时间洞内大亮。

张柯第一次看清了这个洞窟,洞窟足有十几米高,呈不规则圆形,直径约有百来米,正中的台子下是熊熊火焰,那笼子的下方竟然是一个嵌在地下的大熔炉,火焰透过笼子下方镂空的金属网窜到了笼中,正疯狂地舞动着,笼子周围的那些木柴也燃了起来,那笼子整个都被火焰包绕了。

那个想法又出现在了张柯的脑海中,如果失去魄种的是师父呢?一直以来他都不知道师父的身份,或许现在正是揭示谜底的好机会,他张柯已杀了人了,多一个少一个又有什么区别?

他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似乎是着了魔,眼睛和心都跟着烧了起来,他忽然产生了把师父丢进火里的冲动。

师父没来追他,只是站在台上,用幽幽的眼睛看着他,像是挑衅一样。张柯毫不迟疑地向师父冲了过去,整个洞窟都变成了他们的战场,只见两道黑影在火光中来回,时而相撞,时而分离,空中是拳头击中肉体的闷响、衣料撕裂的声音和吃痛的呻吟声。不知过了多久,身着黑袍的师父败下阵来,他的袍子已变得破碎不堪,肩膀与脸上都是带血的伤痕,张柯在半空中用双脚狠狠地踹向了他的胸口,师父像一只死鸟从半空跌落在地,腾起一阵尘土,之后了无声息。

张柯也伤得不轻,但师父的陨落让他自觉力量倍增,他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如此强大,擦了擦嘴角的血,张柯走到了师父的面前。

那双绿幽幽的眼睛仍在看着他,他的心控制不住地恐惧,但师父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

“呸——”张柯朝师父的脸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师父仍然纹丝不动,那双眼睛毫无波澜,就像绿色两个电灯泡。

莫非,这是面具?!

张柯俯下身去,将手伸向了师父的脸,一想到自己可能是被一个带着面具的家伙唬了这么多年,张柯就觉得心中有火。他摸到了,坚硬而冰凉的,完全不是人脸的触感。他扯了一下,发现那东西的确是可以动的。

果然是面具!他只用力一扯,那面具就被摘了下来,那是一个绝对黑色的面具,可吸收一切可见光,只在眼睛的位置镶嵌了两颗亮的异乎寻常的绿萤石。张柯一阵苦笑,狠狠地把那面具砸向了地面。

自己就住在满是哑光石的星谷,结果居然被这种把戏骗到,更别说这师父根本连自己都不如,可笑他还因此而恐惧了这么久......

“今天我倒要看看,这面具下的,到底是怎样的一张脸——”张柯这才想起那面具下的脸,但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张柯愣住了。

他认识这个人,一个他见过无数次,却从未放在心上的人,一个他以为根本就是废物的不值一提的家伙。

“怎么可能.......”

师父忽然睁开了眼,他正微笑地看着张柯,就像一个慈祥的长辈。

“怎么会是你——”张柯的左胸忽然传来剧烈的疼痛,压榨般的疼痛,仿佛有谁攥住了他的心。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师父的手已然穿过他的胸口,并攥住了他的心脏。

“师父......放过我......”张柯低声乞求着,他知道错了,因为师父不可能比他弱。

“不要乱动,你的心脏太脆弱了,我可能一不小心就会捏爆它。”

师父的声音也不似之前那样瘆人,听起来就跟他平时的声音一样,师父坐了起来,张柯只能随着他的动作而轻轻移动,他最脆弱的心脏经不起任何震动。

“早知如此,一开始乖乖的就好了,你我也不必折腾这么辛苦.......嗯......师父答应你,你的记忆和生命,从现在开始都将由我接管......你只是换个躯壳继续活着,我们师徒会一直在一起,所以,不要害怕......”

张柯的头上满是冷汗,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当时不直接离开,为什么还要折返回来,什么换一副躯壳,不过是死亡的代名词而已......

师父捏着他的心脏,一步步带着他走上台子,来到了烈焰的旁边。

“师父......放过我吧......我可以去给你找其他的驱灵师过来......多少都可以......”张柯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任何的恐惧都不及濒死的恐惧,张柯的确是诚心求饶,但师父并不想放过他,师父眯着眼睛,正在阅读张柯的记忆。

“嗯......原来你做了这么多坏事......学院是留不了你了。你放心,你在堕落山的小情人我会帮你照顾的......等一切都了了,我也不会留在学院......”

师父看着张柯的脸,惋惜地摇了摇头,并轻轻地为他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师父也很心痛......但来不及了......我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已经等了30年,我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

火焰的炙烤带来了阵阵灼痛,张柯尽力克服心中的恐惧,意欲锁住师父的咽喉,但伸出去的手却停在半空动弹不得,他似乎听到血液从自己的心脏炸了出来,填满了整个心包,他张大了嘴却无法呼吸,全身的血液飞快地凝固,他的身体已经死去,但他的灵魂还未离开。他看着师父从他的胸中抽出了手,看着他走到台下摇动把手升起笼子,看到他把自己扔进了熔炉中央。

他的全身都传来难以名状的疼痛,但他却无法动弹,或许不是身体,而是来自于灵魂的炙烤,因为他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损伤,甚至连衣服都完好无损。

他的师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弯着腰来来回回地走着,整理着方才被打落的东西。

这是他人生中最痛苦的时间,漫长无期,足够他将自己的人生来回回忆好几遍,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或许做一个普通的驱灵师也不错......

橙色的星光从火焰中升起,师父直接用摄魂瓶把那星光装了起来。

星光停留在瓶子正中的位置,片刻之后像是分裂的细胞一样裂开来,一半红色,一半黄色,黄色向上,而红色向下。

师父拧开瓶盖,那黄色的星光就朝瓶口飘了出来,他张大了嘴巴,稳稳地接住了飘出的黄色星光,红色的星光接着也飘了出来,师父没有理会,任由它在空中游荡,然后渐渐消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