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师徒之变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85字
  • 2019-02-27 20:06:42

闷热潮湿的空气让人感到压抑,张柯的心情也因此变得更烦躁了,石室正中台子的四角都插了火把,火把微弱,张柯只勉强看得清台子上的东西:台上几乎摆满了木柴,但火已熄了,只有正中的大锅还在冒着丝丝热气。

他的师父背对着他站在台子上,低着头不知在摆弄什么。

“师父......护卫队是不是已经查到了什么?”张柯问道。

“他们能查出什么来,你做事一向都是滴水不漏,以前查不出来的事情,这次仍然查不出来,不要害怕。”师父沙哑着声音回道,“抬起头来,别害怕,你看,我们就快要成功了......”

张柯抬起头来,只看到师父手里拿着一个像是杯子一样的东西,那杯子是圆柱形,上面一半杯身是透明的,下面一半是灰花的不透明的石头,这样的杯子,张柯还是第一次见。

“师父,这是什么?”

他的师父向他走来,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们一直以来都搞错了,问题不在分离,而在保存和融合。”

“您发现什么了吗?”

“学院护卫队有一个部门叫执行处,你知道吗?”

张柯摇了摇头。

“执法处的人拥有分离魄种的能力,凡是被剥夺驱灵师资格的人都由执法处来将他们的魄种分离。被分离魄种的驱灵师很快就会衰老和死去。我们之前一直在做的就是与执法处相同的事情,执法处能做到,证明这事根本不难……”

“最大的难点就是如何保存并融合魄种。”

张柯的师父忽然走到他面前,他的脸像是一个黑洞,只有一双眼睛在幽幽地发着绿光,张柯最惧怕的就是这一双眼,他不敢直视它们,猛地低下头去。

“别怕,你看,师父找到办法了。”张柯的师父将手里的瓶子拿到张柯的面前继续说道:“这不是普通的瓶子,收集魂魄后魄种会分离到上面,其它的魂则会移动到下面,这是我根据书里的提示制造的瓶子……你说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叫摄魄瓶如何?”

“师父起的名字,肯定很好,就叫摄魄瓶……但是,如何融合呢,师父您找到办法了吗?”张柯问道。

“当然,师父正想告诉你。你跟我过来……”

师父一把抓住张柯的手腕,还好……那是人手的感觉,并不是什么骷髅手指之类的触感,张柯的恐惧也减轻了些,在师父的带领下朝石室中央的台子走去。

师父在那口大锅面前停下了脚步,同时也松开了自己的手。

“多亏了你前几天拿过来的书,我才查到了新的信息……这汤药是我刚刚做好的,如果书上所说的都是真的,只要喝下这个……等药效发作时……找准时机,就能将另一个魄种完整融入自己体内……”

师父压低了声音,像是怕被人听到似的低语着,他的声音因此显得更加诡异,他幽幽的绿色眼眸虽然看不真切,但张柯知道,他在盯着自己,就像野兽在看着猎物……

张柯稍稍别过头去,避免直视师父的眼睛。他看着锅里黑绿色的汤药,粘稠的像是胶水,偶尔会咕嘟咕嘟冒一两个泡泡,热气腾腾,恶臭逼人,他很难想象自己会把这样的东西喝下去。

“我们就快要成功了……”

师父忽然舀了一勺汤药,然后送进了他那看不见的嘴巴里。

“呃……好难喝……”师父甩了甩头,继续说道:“不过……我们还差最后一次实验来验证我的猜想。”

“可是师父……现在护卫队查的很严,我想要不先缓一缓,等这阵风头过了……刚才我来的时候护卫队已经在宿舍楼下问我了……他们应该是查到了什么……”张柯有些犹豫,他虽然胆大,但仅限于没有被发现的时候,如今他也有些胆怯了。

“你过来……”师父拉着张柯的手腕,带他跨过木柴堆,走到了平台的正中。

“这些木头,都是难得的淬铁木,燃烧后温度极高。我们之前分离魄种的方法也不对……多亏了你的那些书,我又找到了这种以淬铁木火焰炙烤的分离法……徒弟,师父真的很开心,能有你这样的好徒弟……”

师父有些反常,往日里对他都是万分嫌弃,今日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开始夸他……他沙哑而瘆人的嗓音配着这样的话,却让气氛显得更诡异了。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也是师父您指导的好。”张柯对师父说道。

“你先站在这里,我有东西给你看……”师父哑着声音对张柯说道。

张柯遵从了师父的吩咐,站在原地不动,而他的师父却飞快地走到了台子的下方,他站在台子下,弯着腰,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忽然张柯听到头顶传来了“咔咔咔咔”的类似于铰链转动的声音,他抬头向上望去,隐约看到一个巨大的方形,那东西在一瞬间砸了下来,来不及犹豫,张柯几乎同时翻身跳下了平台。

一声巨响后,一个巨大的笼子砸在了张柯方才站立的位置,若他没及时躲开,现在肯定会被罩在笼中,那笼子约有两米宽和高,似乎是金属材质,看上去非常重。顶端还吊着一根粗大的铁链,铁链向上延伸直至看不到的黑暗之中。

张柯忽然反应过来,将他困在笼中可能就是师父的本意,他虽然事事听从师父的教诲,但却并不憨傻,于是头也不回,直朝出口的石门飞奔而去。

他刚一起身离去,便听到身后不远处传开了长袍在空气中飘飞的呼呼声,这更加印证了他心里的想法,他转身向后看去,却正对上师父那近在咫尺的绿幽幽的眼睛,心下不免一惊,这一惊使他慢了许多,他看到师父朝他伸出了手。

“徒弟,你要去哪儿?!”

师父一把抓住张柯的衣领,像扔东西似地把他向后扔去。在张柯快要摔到台子上时他翻了个身,稳稳地落在了台子上。

“师父,你要害我吗?!”张柯质问道。

“师父怎么可能害你!师父是要让你得到永生,把你的魄种给我,我们一起登上金字塔尖......”

张柯已然明白,师父是要用他命来完成实验,失去魄种之后他张柯将变成一个普通人,他会快速地衰老和死去。又或者他张柯会在失去魄种的同时也失去姓名,就像成飞那样,直接变为一具死尸。

但如果失去魄种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师父呢?

张柯抽出他的防身小刀,朝师父扑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