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护卫队的调查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18字
  • 2019-02-26 22:32:11

风月街多了一群穿着银色制服的学院护卫队员,因为他们的出现,街上的客人少了许多,远不如往日热闹。毕竟谁都不想在找乐子的时候忽然被抓起手来摁在身份识别仪上。

大石带着几个为数不多的见过窃贼的人也跟着学院的护卫队一起盘查,若是往日,大石断不会与他们同行。但今时不同往日,听说他的猫哥可能是被那小偷诬陷并差点失去灵使资格,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主动请求协助学院护卫队调查。

排查主要集中在堕落山最繁华的两条街,排查到风月街时所有人都已经很疲惫了,于是大家商议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趁此机会大石直接去了18号店。因为人少,18号店也比平日里冷清许多,只有几个客人零零散散地坐着跟舞女们打趣。大石一眼就看见了他的呦呦,正在大厅坐着,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小声哼着唱歌,于是二话不说,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呦呦面前,一把抱起来。呦呦先是一惊,接着便笑着捶着大石的肩膀,任由大石风风火火地抱着她进了二楼的房间。

“陈曦过来找我了。”呦呦朝大石的脸上吐了个烟圈,“要不是你以前跟我提过,我才懒得理他,穷的叮当响!”

“猫哥对我有恩,他又是猫哥的驱灵师,东方青木的继承者,让他快活快活也是应该的,应该的......”大石搂着呦呦,好声好气地说道。

“快活什么,我看他多半是个憨瓜,来我们店什么事都没做,看见漂亮姑娘也不睁眼,就知道呼呼大睡。”呦呦忽然笑了起来,“这是个什么人啊,你说......他是不是傻......阿莎姐姐跳舞,他睡的还更香,真不知道是有意思还是傻。”

“然后呢?”大石问道。

“然后什么?睡了一觉就走了啊。”阿莎回道。

“就这么简单?!”

“嗯啊!”

大石纳闷了,这陈曦啥都不干来风月街干啥,只是睡一觉,这也太奢侈了,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死死地盯着呦呦看,看得呦呦浑身都不自在。

“你是不是......跟他.......不对不对!你不会骗我的——”

大石话音刚落,呦呦便狠狠地用头撞了大石的头,撞的大石一阵眼冒金星。

“知道我不会骗你,你还说!哦......我忽然想起来了,他问了什么‘断牙’是不是来风月街了,‘断牙’是干什么的?”

大石一边揉着头,一边想,断牙,断牙跟这事有什么关系?陈曦找他做什么......

“断牙来风月街做什么?”大石粗声粗气地问道。

“断牙到底是谁?”呦呦反问道。

“我哪儿知道陈曦找他做什么,那断牙到底来没来风月街?”

“我不知道他从哪儿听说断牙来了风月街,但风月街的确新开了一家服装店,是不是断牙我就不知道了。”呦呦说道。

大石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但很快断牙就被他抛到了脑后,美人当前,有比断牙重要得多的事。

张柯在堕落山待不下去了,其实也不只是张柯,很多驱灵师都暂时离开了堕落山,就算与此事无关,他们也不想被护卫队发现在堕落山逍遥,谁知道会惹上什么麻烦呢。可当回到学院时,张柯又傻眼了,他所在的宿舍楼下也来了几个护卫队员,正在跟宿管交谈。

莫非他们已经查出匿名信是自己所写?护卫队的办事效率这么高吗?张柯心中又慌又庆幸,庆幸自己早已将宿舍内的东西转移,慌张自己无处可去。他悄悄靠近,躲在树后听了一下。

“迎新会那天,张柯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护卫队员问道。

“嗯......也没什么异常,跟平时差不多,不过出门倒是挺久的,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不太清楚。反正我睡觉之前是没见到他的人影。”宿管员回道。

为什么会问迎新会?莫非是成飞的事情?按理说不应该啊,他又不是第一次做那种事,之前护卫队也没有查出来,为什么这次......

“你再仔细回忆一下,跟其他人相比,张柯平时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护卫队员继续问道。

宿管员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他这个人平时喜欢独来独往,性格有些孤僻,跟我交流比较少,若不是我记忆力比较好,恐怕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印象。”宿管员对护卫队员说道。

那两个护卫队员互相耳语了几句,然后交代宿管员见到张柯后通知护卫队。等那护卫队员走远之后,张柯才往山上走去,他现在能去的只剩下一个地方了。不知怎地,他只觉得今天的路显得非常漫长,过往的种种也不受控制地从他脑海中涌现。

第一次被灵使找到的时候......第一次驱灵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以为驱灵是伟大而神圣的职业,可等他到了驱灵学院才发现像他这样的驱灵师太多了。受困于魄种的限制,在提升自己的能力时张柯总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当驱灵变得越来越程式化,当他见到的无奈越来越多后,他的心似乎也变了。十年来,他容颜分毫未改,但内心早已不是当初,力量成为了他追求的目标,尤其是在遇到师父之后。

师父为他指点迷津,教他看清规则,那站在高处的高级驱灵师才是他努力的方向,他的灵使彻底沦为驱灵机器,而他则一直为看不到的目标在努力着,师父说,站在顶端的人永远都只是少数,他们是精英,是星光,能够站在顶端的人必然要学会牺牲,哪怕是牺牲他人,为了更伟大的目标而牺牲小部分的人,是非常伟大的行为。

若是能将弱小的魄种汇集在自己体内,弱小也将变得强大,因此,在师父的指导下,他“牺牲”了魄种低劣的新生,但实验并未成功。探寻真理的路总是充满曲折,没能进入研究中心的他也拥有了自己的实验室。

直到这次迎新大会,他遇到了成飞,一个简单而又弱小的新生,他离成功更近了,成飞的魄种被顺利地分离和保存,虽然后来师父告诉他说魄种还是消散了,但他毕竟做到了。

与这些相比,匿名信又算的了什么,无非是对方的身份比较特殊而已……

其实就算是没有断牙,师父也会让他那么做。

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佩服师父料事如神,火狸那么轻易被抓的确出乎他的意料。

但他没想到的是,火狸也很轻易地被放了。

成飞的事情已经查到了他的头上,匿名信的事情可能也会找上他。早听说学院的护卫队是要么不查,要么查到死,看来不像是假的。

回想过往种种,他忽然有些害怕,害怕自己会失去目前所拥有的一切,虽然他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驱灵师,但这一切毕竟是他十年努力的结果,尽管不喜欢师父那副样子,但他现在迫切需要师父指点迷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