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草率的庭审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215字
  • 2019-02-17 02:42:10

验证身份后陈曦就被直接带到了5号庭的“相关人员”席位。

陈曦的左手边是高出地面约两米的审判席,身着黑色长袍的庭审人员已经就位,只有正中的主审人位子还空着。面对着陈曦的,在审判席的另一端,是护卫队代表席。

陈曦右手边正对着审判席的是空着的被审人的席位,被审人后方是由栅栏遮挡的旁听席。旁听席并未坐满,只坐了不到一半的人,陈曦看到了花蔓罗和暗影,他们也同样在看着陈曦。

很快,夏桑就来了,在他入座后原本有些闹哄哄的法庭马上就安静下来了。

“带被审人!”

随着审判员一声令下,陈曦身后的门打开了,两个护卫队员带着火弦走了进来。在禁闭室的时候还不觉得,但现在在其他人的对比之下,火弦显得格外沧桑,只有那双明亮的眼睛还如同往常一般。

火弦被带到了被审席,当他看向陈曦时,陈曦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应他。

接下来是审判员开始宣读庭审纪律:1.禁止谎言和伪证。2.现场所有人员都应自觉维护遵守驱灵学院法律法规。3.不得有任何扰乱庭审秩序之行为。4.庭审过程中任何人都不得对主审人之决断产生异议。5.不得有任何干扰主审人判断之行为。6.没有主审人允许,任何人在庭上都不得发言。

庭审没有陈曦想象中的激烈和紧迫,首先在夏桑的命令下,护卫队代表陈述案件经过。内容与陈曦知道的相差无几。

“1月10日护卫队收到匿名检举信,遂按照信中指示前往堕落山查证,发现火系灵使狸违背学院规定私自于堕落山非法务工,并收受高额报酬,并于其私人物品中发现部分无忧石及非法刊物,1月10日其所属驱灵师陈曦正独自于低维空间驱灵。”

护卫队代表看向火弦,询问道:“火狸,以上内容是否属实?”

火弦点点头,回道:“属实。”

护卫队员看向夏桑,说道:“主审官大人,护卫队陈述完毕。”

夏桑点点头,然后放下手中的文件,他看着火弦,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件毫不起眼的东西,冷漠而疏离,带着强烈的居高临下的压迫感,火弦亦回望夏桑,他倔强而高傲,并没有因为夏桑的压迫感而低头。陈曦眼中夏桑看上去遥远,严肃而又不可侵犯,陈曦第一次见到夏桑的那种眼神,让人感到恐惧。

夏桑对火弦说道:“火狸,按照护卫队陈述内容,你嫌以下罪名:1.与堕落山来往密切,违反学院与堕落山协议中的第七条内容,非法干涉堕落山事务,涉嫌无忧石买卖。2.违背灵使管理法第三条规定,未将其所属驱灵师安危放在第一位,擅离职守,弃驱灵师于不顾。3.违背灵使管理法第八条规定,擅自任职其它工作,为已谋私。”

接着,夏桑又看向了陈曦,依然是压迫感十足的眼神。“陈曦,本庭收到了你的谅解书,请求消除火狸的第二项罪名,现在请你再次确认谅解书内容是否无误。”

护卫队员从夏桑手中接过谅解书,并交到了陈曦手里。的确是陈曦的谅解书,陈曦看着夏桑点了点头。

“确定无误,这的确是我的谅解书。”

“你是否确定消除火狸第二条罪名?”

“确定。”陈曦肯定地答道。

护卫队员取回陈曦的谅解书,返还给了夏桑。

“我宣布火狸第二条罪名取消。”夏桑说道,“下面,火狸请回答,你是否违背学院规定在堕落山务工?”

“是。”火弦答道。

“第一项罪名你是否承认?”夏桑继续问道。

“我承认。”

听到火弦的回答,陈曦感到很震惊,他看向火弦,但火弦只是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紧张。

台上审判员之间低声交换意见,并在纸上记录着。陈曦心想,只剩下那个与无忧石有关的罪名了,那才是他最担心的,但他看遍整个法庭也不见穆罗的影子,如果没有穆罗……火弦会不会也承认罪名……

很快,陈曦对面的门就打开了,一名护卫队员带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箱子被放在了护卫队代表的面前。

“接下来,是第三条罪名,非法持有和买卖无忧石。”夏桑说道。

“火狸,这是护卫队于堕落山搜查到的,你的包裹,你看看,这包是不是你的?”夏桑问道。

护卫队员将那箱子放到火弦面前的桌上,并打开,火弦因双手被拷,只能用眼睛去检视。他盯着那箱子里的东西看了一会儿,然后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

“包的确是我的包,但是——”

“既然你已经承认,那么包里的东西也就是你的了。火狸,你知不知道这包里是什么东西?”夏桑问道。

“我……”火弦犹豫着摇了摇头,“我不确定包里有什么,包并没有随身带在我身上,很多人都可以拿到我的包。”

“你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承认,10年前你就因为同样的罪名被审判,包里的东西足以让你失去现在你所拥有的一切,现在让我来告诉你包里有什么。”夏桑朝护卫队代表点了点头,对方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褐色的背包,又打开背包,从中拿出了几块褐色的石头和几本破旧的小书。那护卫队员举起手中的东西,好让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到。

“经护卫队鉴定科鉴定,确认火狸所有物为无忧石及堕落山非法刊物。”护卫队代表说道。

“火狸,你还有什么话说?”夏桑质问道。

“主审官,包是我的,但包里的东西却不是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出现在我的包里,当时还有一个窃贼——”

火弦的辩解被夏桑打断了:“火狸,你善于狡辩的个性依然未变,事实摆在面前,你的辩解无效,第一条及第三条罪名成立。”

“你知道我没有那么做!”火弦激动地吼了起来,他身旁的两位护卫队员见状立马压制住了他。

“灵使火狸,违背学院规定非法持有并买卖无忧石,且为再犯,同时非法于堕落山务工并收取报酬,已不具备灵使资格,判处其剥夺灵使身份,驱逐离院,缓期3日执行。原驱灵师陈曦,可向灵使管理办公室申请调拨新灵使。”夏桑面无表情地说出了最终判决,并合上了面前的文件。

庭审就要结束了,陈曦的脑袋忽然一片空白,这一切都太突然,他看着火弦,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内容,火弦,将不再是自己的灵使了吗?这样的判决也太草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