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鱼婆婆的指引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250字
  • 2020-11-07 19:54:52

那老鼠蹲在鱼婆婆的肩膀上,用一双狡黠的眼睛盯着陈曦,就好像一个人,它完全不害怕陈曦,眼神里更多的还有一种好奇。

“老鼠……”陈曦提醒鱼婆婆,“有只老鼠跑出来了。”

说完这话,陈曦很明显看到那只老鼠笑了,一边笑一边还用自己的前爪捂住了嘴!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这老鼠应该也是一只灵种……或者幻种……

“你怎么肥了这么多……压的老婆子的肩膀发酸……”鱼婆婆抱怨道。

听到鱼婆婆的话,那老鼠愣了一下,接着又呲溜呲溜地从鱼婆婆肩膀上爬了下去,甩着它的大尾巴跑到了鱼婆婆先前坐着的椅子旁边,恭恭敬敬地“站”好了。

“这就是我的那位朋友了。”鱼婆婆向陈曦介绍道,“兄弟姐妹遍布堕落山的每个角落,它们不会被你看到,但却什么都知道。”

大老鼠看了看鱼婆婆,然后又看着陈曦点了点头。

鱼婆婆坐下后,老鼠爬到了椅背上,贴在鱼婆婆的耳朵边吱吱吱地叫着。

陈曦自然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那老鼠虽然只是对着鱼婆婆的耳朵说话,但两只前爪也没闲着,一直比划个不停,但很可惜,陈曦根本没看懂它比划的都是些什么意思。鱼婆婆也不会去看它在比划什么,只是很专注地听着,时而点头时而沉思,时而又会看着陈曦。

过了一会儿,那老鼠才停下来,不再叫唤。老鼠看着鱼婆婆,而鱼婆婆则看着陈曦。“去帮我拿一样东西过来。”鱼婆婆对陈曦说道。

依照鱼婆婆的指示,陈曦在外间的抽屉里拿到了一个装着黄色液体的小玻璃瓶,看上去很像是油,但是什么油,做什么用,陈曦却不清楚。他只是依稀记得,火弦那里好像也有一瓶类似的东西。不过油看起来都差不了多少。

鱼婆婆把陈曦拿过来的瓶子交给了那只大老鼠。

“省着点用知道吗......你们也该去想想其他的方法,不能老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鱼婆婆有些语重心长地对那老鼠说道,那老鼠看起来倒也听话,仍是保持着人一样的站立姿势,鱼婆婆说话的时候它就抱着那瓶子低着头不吭声,像是一个正在挨训的学生。

“不过也多谢你今天带来的消息,早点回去吧!”鱼婆婆轻轻拍了那老鼠的脑袋,那老鼠朝着鱼婆婆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接着就朝墙角的箱子跑了过去,只见它迅速地爬上了箱子,然后灵活地拿走箱子上插着的铁棍,最后才打开箱子钻了进去。

陈曦走过去捡起那根铁棍,又插了回去。

“它说了什么?”陈曦问道。

鱼婆婆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陈曦走过去坐了下来。

“你们跟断牙一家有过节吧?”鱼婆婆问道。

陈曦点了点头。“您怎么知道的?”

“白狼告诉我的。”鱼婆婆接着说道,“白狼屯所遭贼的事儿你应该也知道了。但你可能不太清楚细节,有人通知了护卫队,说火狸在白狼的屯所囤积了大量的无忧石和非法书籍。就在护卫队赶到的同一时间,屯所也抓到了窃贼,但还没来得及搜身。我估计,火狸在学院的名声可能也不太好......一切都还没查清楚,人就被关起来了。要我说,这护卫队也有问题,有点太不讲理。说他非法参与无忧石买卖也没有任何证据,除了一个不知名的高密者,石头在哪儿你至少拿出来给他看一眼,也算是物证,你说对吗?”

“所以说,护卫队根本都没找到无忧石,就随便指控,那这指控应该是不合理的,应该是无效的。也就是说......火狸完全可以释放出来!”陈曦感到很兴奋,差点就从椅子上跳起来。但鱼婆婆朝他摆了摆手。

“我也是刚刚才听说的,护卫队带走火狸后,搜查了屯所,在他的物品里找到了很多的无忧石。很多......是多少.......我想应该是可以坐实罪名的量,这事应该屯所的人都知道。你我都知道,无忧石在堕落山只能算得上暗中交易,无论在学院还是堕落山,都不是光明正大的事。”

“可是火狸告诉我,他根本没有无忧石,他没有参与这些事情......难道说......他对我撒谎了?”陈曦摇了摇头,“不,他应该不会的,他还指望着我去解救他,不可能说假话的......”

“你再好好想想......”鱼婆婆对陈曦说道,“有时候摆在台面上的事,未必就是真的。”

鱼婆婆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在等着陈曦整理思路,断牙......窃贼......告密......无忧石......陈曦重新捋了一下,忽然发现了一个盲点,那就是窃贼。

“我知道那个窃贼。”陈曦说道,“他跟踪过火狸,也伤害过我的同伴,最关键的是,火狸被抓,但他却逃了,根本没法证明他是否跟这事有关。”

“不一定。”鱼婆婆说道,“还有个消息,断牙跟那窃贼见过,就在火狸出事前的时候。我朋友的同类看到断牙交给了那个窃贼一包东西。但那人却并没有付钱。对于一向贪财的断牙来说,有些太过反常了。”

陈曦忽然明白了,窃贼不一定就是去偷东西的,也可能是去放东西的,张柯有无忧石,断牙有书,他们都与火弦有过节,张柯也可以去向护卫队告密……

“断牙已经换了住处了,你可以去风月街找他,至于那个窃贼,我听说他也经常出现在风月街……”

“您怎么知道我要去找他们?”陈曦问道。

“因为如果是我,我就会去求证,看这个老太婆有没有骗我。”鱼婆婆笑着说,她的笑容让陈曦感到温暖和亲切,以至于他根本不会怀疑鱼婆婆话语的真实性。

“您还有其它的消息吗?”陈曦问道。

“当然有……不过对你来说,这些已经足够了。而且消息越多,你要支付的钱就越多……”

陈曦这才想起来,鱼婆婆是一个商人,并不是他的朋友或者亲人。

“你也不用着急,随时都可以来魔法屋,不管是做梦,还是想要探听消息,或者买一点豆油,老婆子都欢迎你……”

“这次我该付您多少钱呢?”

“做梦,就当是我送你的。你第一次过来,我给你打个折,就收500比铢。”鱼婆婆坐在椅子里笑眯眯地看着他,但陈曦翻遍全身口袋也只有320比铢,他又去外间找花蔓罗和暗影借钱,好巧,三人的钱加在一起刚好500。

“这婆婆怎么知道的……”陈曦嘀咕道。

“陈曦,你在说什么,知道什么?”花蔓罗问道。

陈曦摇了摇头,就走进房间里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