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鱼婆婆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294字
  • 2018-12-14 09:00:33

其等填完了洞,三人又陷入了迷茫。

“陈曦,火狸怎么样?”花蔓萝问道,“他有没有交代什么?”

陈曦正在思考问题,完全没听到花蔓萝的问话。白青,鱼婆婆,穆罗,这三个人,应该先去找谁......等等......陈曦好像忽然想起来了,鱼婆婆这个名字他好像在哪儿听过......陈曦想了好一阵也没想起来,于是向暗影和花蔓萝寻求帮助。

“你们知道鱼婆婆吗?”陈曦问道,“我应该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但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陈曦锤了锤脑袋,希望能锤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知道。她就住在南区。”花蔓萝说道,“在迎新会上我一直没找到机会去她的魔法屋,后来问了黑月还专门去了一趟。”

提到魔法屋,陈曦忽然想起来了,在丹枫迎新会的堕落街,火弦说到过一次。”

陈曦忽然很好奇,鱼婆婆的魔法屋,到底有什么,为什么火弦会觉得鱼婆婆是值得信任的?

“她那儿有什么不一样的吗?”陈曦问花蔓萝,“你到她那儿做什么去了?”

“请她帮我指点迷津。”

“我又听不懂了,这是什么意思。”

“占卜总听说过吧,女生都比较信这个,我也是一样。鱼婆婆的魔法屋差不多就是这个性质。”花蔓萝看着陈曦,她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为什么会突然问起鱼婆婆?”

“指点迷津吧......你带我过去吧。”

花蔓萝点点头,三人一起离开了破屋。鱼婆婆的魔法屋位于南区相对比较干净的地方,位于木鱼街,接近南区外围的树林区。魔法屋在木鱼街最深处,远远地就能看到店子的金属制招牌,写着“魔法屋”的字样,右上角刻着一条游弋的鱼,魔法屋只有一间店面,门口一侧种了花草,另一侧放着一口棕黑色的大缸,缸里种着睡莲,有红色的小鱼在叶下游动,还有一只小青蛙蹲在莲叶上鼓着腮。魔法屋的门和窗都装了玻璃,但遮着厚厚的暗红色的布,所以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东西。只在门口悬挂着一张“营业中”的牌子,提示这里是可以营业的店面。

门上的铃铛叮当作响,有人推门走了出来。

那是一名穿着体面的男性,看起来并不像是堕落街的打扮,他戴着一顶帽子,看到陈曦三人的时候,他压低了帽檐,步履匆匆地离开了。

三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厚厚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光线,三人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奇怪的香味扑鼻而来......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屋内的光线昏暗,没有人影。

墙壁上有几支燃烧着的蜡烛,店里还有左右两道门,皆以厚重的红色帘布遮挡。他们所处的这间房看起来更像一间奇特的“杂货铺”,左右两侧靠墙放着两个一人多高的棕色架子,架子上摆着一些书、笔、卡片、蜡烛、形状奇怪的小雕塑鱼,穿着奇怪物品的项链或手链、还有一些装着各种颜色液体的透明玻璃瓶。

地上不知道铺了什么,粗糙又柔软的感觉......天花板上......吊着一盏油灯,灯火摇曳,黑色的烟像一条细细的虫子蠕动着向上爬去......房间正中摆着一张铺着暗红色桌布的圆桌,桌上空空如也......围着桌子放了两张椅子。

再往里走是一个有挡板的柜台......墙上似乎是挂着一幅画......

陈曦走上前去,双手按在柜台上,希望能凑近点看到那副画。蓝天白云下有一片青绿的草甸子......散落着大大小小的水坑......有一个人,穿着淡棕色的衣服,正蹲在一个水坑旁......有一条鱼,在亲吻那人的手指.....那是一名青年男性,他的头发......

陈曦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狂跳,这是他的梦,也是他入学之后的唯一一次做梦,那是在丹枫山迎新会的篝火晚会之后,那一次火弦也提到了鱼婆婆......

淡淡的腥味飘进了陈曦的鼻腔,他不禁转身过去,一张满是皱纹的脸赫然出现在他面前,吓得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那是一名伛偻着身体的老婆婆,头发花白,乱糟糟地扎在脑后,她穿着青灰色的长裙,身上披了一条暗红色的有棕色花纹的披肩。但她的眼睛,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神采,尤其是在看着陈曦的时候。

陈曦看着她的眼神一定是非常惊愕,他靠在柜台上,心脏仍是跳个不停,这个老太太就是鱼婆婆吗?她这幅画......

“还有味道吗......”老太太抬起胳膊闻了闻,“还好吧,跟以前比已经好很多了。熏到你了吗?抱歉,抱歉,我们鱼类就是这个味道......没办法的。”

“不是......”陈曦转过头去看那幅画,“这幅画是——”

“陈曦,这就是鱼婆婆。”花蔓萝忽然对陈曦介绍道,接着又向鱼婆婆施了一礼,“婆婆您好。”

陈曦并没有放弃,他想继续问鱼婆婆那幅画的事,但还未开口,就被鱼婆婆拦住了。

“你们是谁要来找我?”鱼婆婆问道。

“是我。”陈曦说道。

鱼婆婆转身朝右侧的门帘走去,她走的很慢,花蔓萝还走上去搀扶了她,花蔓萝搀着鱼婆婆走到了门口,鱼婆婆停下了,她抽出了自己的胳膊,掀开帘子看着陈曦。

“进来吧。”

陈曦看了看花蔓萝,然后跟鱼婆婆一起走进了那间房,而暗影和花蔓萝则留在了外面。

房间里很乱,堆着一些箱子和书籍,靠窗的位置放了一张桌子,桌上杂乱地放着一些书,陈曦看了一眼,那些书中,有些是用蝌蚪文写的。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他们在外面是听不到的。”鱼婆婆慢慢坐在桌前的一张扶手椅上,她身材原本就瘦小,坐下去后整个人都陷在柔软的椅子里,显得更小了。

“很多问题。”陈曦说道。

“那我的收费可不会便宜......你考虑一下,一个一个来吧!”鱼婆婆哑着嗓子说道。

“是火狸让我来找您的,您知道是谁编造了无忧石买卖的事吗?”

“我多少知道些与此有关的事,不过可能要等一会儿才能告诉你。”鱼婆婆摊了摊手,“我得等我那个朋友过来。我这老太太也不可能在外面到处跑着东打听西打听的......”

陈曦听明白了,鱼婆婆有“线人”。老太太坐下之后就一直看着陈曦,视线不曾移开分毫,就好像在看一个久未蒙面的亲人似的,看的陈曦心里有点别扭,干脆就直接说出来了。

“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陈曦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头,“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鱼婆婆忽然笑了,她的笑很放松,也有点调皮,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

“你很像我的一位朋友。”鱼婆婆说道。

“他肯定叫东方青木。”陈曦毫不犹豫地回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