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鲮鲤之失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610字
  • 2020-09-26 20:34:48

大石看到陈曦的时候,很明显吃了一惊,陈曦虽然并不心虚,但是却赶紧转过头去看其他的地方。

大石没再理会陈曦,他开始指派巡逻队员去搜查后院各处。

“你们几个,去搜酒窖......你们几个.......去搜这几间房.......还有你们,去那边那个小房子.......剩下的搜查这几个酒桶。“

巡逻队员们得令就往后院走,车旁的四个巡逻队员则直接动手去搬酒桶。

“你们——”陈曦想上去阻拦,但是却被暗影拉住了,暗影看着他摇了摇头。

“不要干涉......”暗影小声对他说道,陈曦退回一步,没有作声。

就在这时,黑月忽然大吼一声,那声音低沉凶悍,听起来就像是一只发怒的野兽在身旁吼叫。吓退了跑出去的巡逻队员,也镇住了那几个搬酒桶的人,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看向声音的来处。

一道黑色的身影从陈曦眼前掠过,等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黑月已站在了白狼的面前。

“白狼!!”黑月的脸上已长出了黑色的毛,他的牙齿尖利,已不能称之为人,他看着白狼,眼神中全是怒气,“我给你面子才叫你一声会长,但你别欺人太甚!堕落山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也没必要以一副救世主的姿态呼来喝去,没有谁是你臣民。今日你置我黑月的颜面于不顾,我也不会再给你面子!”

黑月粗声粗气地说着,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像是直接从胸腔里发出的声音,震得陈曦的心胸都在颤抖。那些巡逻队员也停了下来,他们怔怔地望着黑月,默默地收回了伸出去的手和武器。

白狼冷笑了一声,他盯着黑月,眼神毫不畏惧。在他的眼中,陈曦看到了狼王的风姿,那是种无法模仿的,天生的狠厉与桀骜。他们二人之间的距离近乎于零,几乎鼻尖相碰,黑月的体格丝毫不逊于白狼,两人看上去差不多是一样的年龄,旗鼓相当的对峙中谁都没有败下阵来。

“堕落山不是我一个人的,但堕落山还是我说了算!你若执意违抗,那我也只能公事公办。堕落山有堕落山的规则,而这规则,就是我!”

白狼低声嘶吼着,他的五官已渐渐显出狼的形态,眼睛变小......鼻梁变宽.......灰白色的毛发开始出现在他的眼周......

白狼的反应振奋了巡逻队的士气,那群巡逻队员开始呐喊助威,他们举着自己的武器,吼吼吼地叫着,陈曦与暗影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新奇之余又觉得兴奋。

白狼挥了挥手,先前发愣的人开始呐喊着往后院各处跑去。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酒窖的门“咣当”一声打开了,冲出了十几名身形高大的人来,他们一字排开站在酒窖门口,挡住了那些想要去酒窖的巡逻队员。那些人看上去比常人高大许多,皆是男性,各个都是横眉怒目,上身不着片缕,露出精悍结实的肌肉和古铜色的皮肤......很明显,他们不是来聊天的。

“黑月!”白狼嘶吼道,他明显被黑月激怒,他的兽牙在生长,面孔快速向狼的形态转化,他的背在变宽变宽变厚,撑破了衣服,露出长着灰色狼毛的身体......

同样在变的还有黑月,他的上颚开始往外凸出......鼻子渐渐变得扁平.......等陈曦反应过来时,白狼真的成了一只巨大的白狼,而黑月则真的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猩猩。

这一切如梦如幻,陈曦与暗影皆僵在原地,与此同时,那些冲进来的壮汉一个个的头顶逐渐长出牛角来......他们的头也逐渐变成了牛头......身上的肤色逐渐加深为灰黑色......他们的背拱了起来......上半身越来越壮......也越来越大......陈曦甚至都看的清他们身上的肌肉纹理......陈曦感到非常亢奋,这种来自于动物的野性感染了他,他的心中不停地哇哇大叫,那些“牛人”在他的注视下一个个都变成了健壮勇猛的猛牛,他们猛跺蹄子,口鼻呲呲喷气。

陈曦已经忘了鲮鲤了,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那些巡逻队员们有一部分也是幻种,此刻都显出原始的形态来,有的大蜘蛛、有的是老鼠、还有蜥蜴、兔子......陈曦忽然想起了丹枫山的篝火晚会......他的内心感受到了这种来自于野性与自然的呼唤,控制不住地想要与他们融为一体,成为他们的一员......但大部分巡逻队员仍保持着人形。

白狼的呲着牙向跳向黑月,这场乱斗终于开始了。

白狼与黑月是所有幻种中体格最大的,他们的周围留了足够的空地,那些牛与动物形态的人形的巡逻队员缠斗起来,烟尘腾起,小院的草皮在打斗中不断被抛向天空。已没有人理会酒桶......打斗声吸引了酒馆里的客人,从酒窖的门口涌进来一波又一波的人,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原则,那些看客们聚成一堆,开始呐喊助威,看上去比参与者还兴奋。

“别看了,还不快走!”大石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陈曦与暗影身后,他拎起两人的衣领,直接把他们扔出了酒馆的围墙。两人摔倒在地上,陈曦这才反应过来,他们看了看彼此的样子,身上头上顶着打斗中落下的花草碎屑和尘土,狼狈不堪......陈曦忽然想起来了,鲮鲤还在酒桶里呢!

“鲮鲤!”陈曦和暗影同时对对方说道,紧接着,两人起身便要往后院里跑。

就在这时,陈曦的脑袋忽然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他回头一看,发现不远处的墙根处趴着两个人影。其中一个是花蔓萝,正朝着他们俩招手,两人就跑到了花蔓萝身边。

“在这儿呢!”花蔓罗说道。

他们这才看清,那另一个人影竟然是鲮鲤!

“不是在酒桶里吗?!”陈曦大为不解。

“这时黑月的安排,他怕外面有人守着,就想把事情闹大,再让我趁乱带他出来。”花蔓萝说道,“暗影,快给它加上伪装!”

花蔓萝话音刚落,暗影就抱住了鲮鲤,紧接着,暗影与那鲮鲤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只在周围留下淡淡的水渍一般的印迹,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我们带他去南区!”花蔓萝说道。

这时,陈曦的头顶忽然传来了奇怪的风声,他们抬头望去,只见远处的天空忽然出现了一些密密麻麻的黑点,那黑点逐渐增大,等陈曦看清时,才发现那些是一群人。那些人直朝酒馆而来,不知是什么身份。四人不便多留,飞快绕过酒馆,取道北山下,等离开酒馆附近时,他们看到那些人果然降落在了酒馆的后院。

“我们快走吧,说不好是白狼的巡逻队,不管怎么说,都不能碰上他们。”陈曦话音刚落,四人便飞奔而去,不多时便到了南区。

问题来了,他们应该把鲮鲤送到哪儿?

“黑月怎么说的?”陈曦问花蔓萝。

“什么都没交代,让我们看情况。”花蔓萝回道。他们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泥沼路,在一处破败的房屋里,暗影放开了鲮鲤。三人都想着能稍微放松一下,尤其是暗影,驮着比自己还重的鲮鲤赶了一路,只觉得自己的腰腿都要折了。他的懒腰伸到一半时,那鲮鲤忽然飞快地进了土里,速度之快令人猝不及防。三人手忙脚乱地去抓,除了陈曦的手被鲮鲤坚硬的鳞片划伤外,暗影和花蔓萝都没碰到鲮鲤。

那鲮鲤就这样从他们面前消失了,地上只留下一个洞。三人盯着地面上的洞,愣了半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最后还是陈曦建议他们把这个洞堵上,以免被其他人发现。

“这样也行吧,至少,他的身体恢复了,你们说对不对?”花蔓萝颇为无奈地说道。

陈曦和暗影一边填洞,一边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