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禁闭室内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204字
  • 2020-09-25 16:03:12

“第一,你要去申请谅解书,按要求书写,证明我没有违背灵使的工作,我离开你的时候你是知情并且同意的。这样我就有一条罪名可以免除。”

“第二,你们一定要看护好鲮鲤,说实话,我感觉不太好。你现在记住几个人名,万一我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们会帮助你。一定要记住。”火弦抓过陈曦的手,在他手心里写下了几个人名:白青,黑月,鱼婆婆,大石。

“当然还有你的搭档。”火弦说的是花蔓罗,陈曦点了点头。

“第三,我实在想不通有关无忧石的指控是从何而来,我根本都没有碰那东西……太过蹊跷……但应该是跟堕落山拖不开关系,多查一下这方面的信息,我必须知道真相,才能洗脱嫌疑……”

陈曦点头。

火弦看了看门口的方向,然后继续说道:“还有,很快就要对我进行庭审了,如果庭审前你完全没有查到什么线索……你还要找一个人。”

“谁?”

火弦抓着陈曦的手,在他掌心写下了穆罗的名字。陈曦以为自己看错了,有些吃惊地看着火弦。

“当年是他力保我,我才没有被除去灵使资格。你没有看错。”火弦说道。

陈曦点了点头。

“还有,当年有人做了伪证,虽然学院没有公开他的身份,甚至连那个做伪证的人是否存在都不好说,但我觉得这事与一个人是脱不开关系的。”火弦在陈曦的手上写下了“夏桑“两个字。

“他?!”陈曦看着火弦继续问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管怎样,这次又是这样类似的举报,让我不得不怀疑与他有关,你要提防着。等这件事了了,我会把以前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你,一字不漏......”

“还有其他要交代的吗?”陈曦问道。

火弦摇了摇头。

“那好,你先告诉我,我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天我离开酒馆去找你,但是你那个朋友,白狼那边的大个子,挺粗鲁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

“大石。”

陈曦愣了一下,方才火弦写下名字的时候他还在想,到底谁是大石,原来是他。

“哦,大石告诉我说白狼找你有事,我没见着你,就直接回去了。那之后呢,发生了什么?”

“他应该是知道我经常去吼吼酒馆,花了很长时间告诉我做好自己的巡逻队长就可以,不要去招惹其他的是非。他虽然没有提鲮鲤的事,但我总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后来我又去了一趟北山矿场,石人阿泰你还记得吗?”

陈曦点点头。

“我又跟他打了一架,很奇怪,他的风格,还有动作招式,都与之前完全不同,就好像是另一个人。第一次我遇到他的时候,他的话很多,但这一次他的话很少,无论我问什么,他都默不作声。而且他的手指是完整的,他长出了手指,又或者说,这与之前那个石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人。还有那只鲮鲤,原想是找他帮忙辨认阿泰身上的石头是什么种类,后来因为那些书的原因,还有他疾病的原因,差点把这事给忘了。”火弦飞快地看了一眼的方向,门口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其他禁闭室的人仍是死了一样,一动不动。火弦继续说道,“那鲮鲤只要不提当年之事,不提北山矿场有关的事就没事,平静如常。花蔓萝也跟他拉近了关系,但当我拿出阿泰的手指给他看的时候,他就像是疯了一样,又哭又叫,非常吵闹!到最后,我们也没问出什么来。”

“但那鲮鲤肯定知道什么。”陈曦说道。

“可他不说又有什么用呢?”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白狼又找到了我,给我派了非常密集的任务,说是治安出了问题,而且,无论我去哪里,都有人跟着我。他在监视我,那时候我几乎可以肯定,白狼也是北山矿场的知情人。黑月说的对,矿场一定有什么秘密。我连续工作无休,监视我的人也扛不住了,我便抽了空,直接去了吼吼酒馆,我只想问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那鲮鲤却依然一言不发,而且就在这时,阿蝠告诉我屯所发生了盗抢,等我赶回去时,罪犯已经被抓。”

火弦抓过陈曦的手,写下了“张柯”二字。

“想不到是他。”

“好巧不巧,护卫队就在那时来到了屯所,直接就将我抓了起来,白狼的人与护卫队发生了冲突,混乱中我看到他逃走了。但我也看到了阿蝠,我想,你们肯定会知道的。”

“你就任由他们把你抓起来吗?我的意思是,你根本不用怕他们。他可以逃走,你也可以!”

“我是不怕,但我的事还没办完,我必须要在驱灵学院待着,所以我必须遵守这里的规则。”火弦转过脸去,但陈曦看到他咬紧了牙关又松开,陈曦明白这个动作的含义,当他生气时,他也会有这个动作。

火弦叹了口气。

“护卫队的人,有没有为难你?”陈曦试探着问道,火弦是爱干净的,陈曦非常清楚,但是现在他却住在阴暗,狭小的禁闭室,没有睡的地方,也谈不上形象,更可怕的是那些护卫队员的所作所为,那滴血的枪又一次出现在了陈曦的脑海里。

“他们不敢对我怎样。都是些欺软怕硬之辈,我曾经杀过护卫队员,他们应该怕我才是。”火弦说道。

“我看到他们拿枪......为什么?护卫队不是应该保护学院安全的吗?不管是灵使,还是驱灵师。”

“你知道被关起来的这些人都曾经做过什么吗?不要轻易相信,也不要轻易害怕。对了,实习驱灵任务有发生什么吗?”

陈曦摇了摇头,但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他问火弦:“为什么我会被植入一些记忆,一些根本不属于我的记忆?而且那记忆不是一段,我和别人可以同时拥有同样的不属于自己的回忆,而且我没法驱除那段回忆。”

“是什么样的回忆?”

“龌龊、屈辱,还有恨!”淼淼的记忆又在陈曦的脑海中翻腾起来,陈曦只觉得心中愤恨异常,他攥起拳头重重地砸在铁栅栏上,一边砸一边低吼着。

“陈曦!你在做什么?!”火弦轻声呵止他,他攥住陈曦的手腕,逼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你控制不住吗?”

陈曦点点头,他明白火弦的话,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他的头晕晕涨涨的,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已经双眼通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