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铁牙山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05字
  • 2018-12-09 11:06:37

一切都结束了,驱灵结束后陈曦与花蔓罗回到了宿舍,张雪然在驱灵的那一瞬间从梦中醒来,但仍在睡眠中。如陈曦所料,仍在他房间睡觉的张雪然看起来非常憔悴,花蔓罗为她进行了治疗,并由暗影从空间通道直接将她送回了对面的宿舍。

当张雪然醒来时,一切都已恢复正常,她又迟到了。带教老师对她的无故缺勤进行了点名批评,但她却感觉很平静,也很轻松,她依然还记得那些“梦”,但却记不清内容了,毕竟梦只是梦而已。

陈曦当晚就回了驱灵学院,除了上交实习报告,等待审核以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也是花蔓罗来寻找陈曦的主要目的,与火弦有关的。

花蔓罗告诉陈曦,火弦被学院的护卫队抓了。

就在陈曦离开后不久,护卫队的人直接到了堕落山白狼的驻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火弦被带走了。黑月托人打听后才知道,火弦被抓,其罪名有以下几点:1.与堕落山来往密切,违反学院与堕落山协议中的第七条内容,非法干涉堕落山事务,涉嫌无忧石买卖。2.违背灵使管理法第三条规定,未将其所属驱灵师安危放在第一位,擅离职守,弃驱灵师于不顾。3.违背灵使管理法第八条规定,擅自任职其它工作,为已谋私。

陈曦诧异于花蔓罗的记忆力,竟然能这么清楚地记得这些罪名,也诧异于火弦居然能违背这么多的规定。

“其实那些罪名都不重要,最主要的一条就是‘涉嫌无忧石买卖’。仅这一条,如果罪名坐实,火弦就会被剥夺灵使资格。”

暗影说道,他的表情看起来相当严肃,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但我们都没办法见到火弦,这是学院的规定,只有灵使所属驱灵师才可以探视,因为我们是无关人员。”花蔓罗接着说道,“这就是我们俩为什么会突然去找你的原因。”

“结果我们看到你被梦境困住了……后面的你就都知道了……”暗影说。

陈曦点了点头,他没有耽搁,直接去了护卫队。护卫队建在一座独立的山上,被称作“铁牙”。铁牙山的主峰很高,山下是一大片湖泊,山脚下有围墙环绕湖泊与山脚,那是唯一的入口。

护卫队总部建在山顶,山上植被稀少,几乎全是石头,沿山盘旋着建造了楼梯与栈道,不能直接飞翔,只能通过普通的步行和奔跑前进,陈曦在入口登记处验证了身份后就有人带着他朝山脚走去了。

护卫队的队员似乎是没有灵魂的,不苟言笑,一言不发。虽然穿着咔咔作响笨重的银色铠甲,但行走的速度却比陈曦快很多,陈曦追赶的颇为辛苦,好在快到山脚时他们坐上了直接上山的垂直电梯。

与教学楼里的电梯类似,但却没有数字楼层,两人站好之后电梯就开始上升,然后停在半山腰。两人又走上了山壁边缘无防护的楼梯,就在这时,那领路人忽然说话了。

“护卫队所在的地方外人不能随意进来,在这里你们就是普通低纬空间的人,没有人陪同的情况下跌下山崖,护卫队是完全不用负责的。”

他冷冰冰地说出这话的时候,陈曦悄悄看了一下山下,这山几乎是垂直上下,山壁上的小路非常窄,不足一米,可能稍不注意就会摔下去。

“往前看,尽量不要往下看。之前就有人因为这个原因摔了下去,倒是没死,但是在医疗中心住了很久。”那人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在说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一样。

陈曦虽然抬起头来,但总觉得他好像在哪儿见过这景象,山崖,还有山下的湖泊,但一时间也想不起来。

走了一阵,湖泊也看不见了,他们应该是绕到了山的另一边,山崖上忽然出现了一些黑色的圆形的洞,距楼梯几乎是一样的高度,皆平肩高,陈曦往里看,却什么也看不到,黑漆漆一片。

“禁闭室。”那人说道,“待审的犯人都关押在这里。”

“火狸也在这儿?”

“铁牙山能把一切硬骨头咬碎……”那人并没有理会陈曦的问题,只是自说自话。

忽然陈曦听到从某个洞口传来了什么声音……好像是有人在说着什么……陈曦盯着声音来处的窗户看着。

那领路人也注意到了,他停下脚步,陈曦接着就听到了一声闷响。

“他妈的安静点!”领路人骂了一句,那窗口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周围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他的脑袋忽然“嗡——”地一声……陈曦没有看错,那人的枪上在滴着血……那人没有看陈曦,自顾自地甩了甩长枪。

火弦……火弦……他的心里不停念叨着火弦的名字,心里忽然害怕起来。那人领着陈曦继续往前走,陈曦回头看了看那个洞口,里面安静极了。

“到了。”那人忽然说道。

陈曦跟在领路人的身后转了个弯,乱石遮挡处出现了一扇铁门,铁门上了锁,那人打开了门,示意陈曦进去。

“到时间我会来带你走,记得长话短说。”领路人说完之后就把陈曦锁在了门内。

“禁闭室”光线很暗,只是在靠近铁门的地方才有一点点光,靠门右侧有一把火把,陈曦直接拿下来握在手里,火把忽然间燃烧起来,吓了陈曦一跳。

他看到了禁闭室内部的样子,像蚁巢一样的隧道四通八达通往各处,隧道四周的小室像窑洞一样是凿出来的,三面是石头,一面是直插到顶的铁栅栏,那些山壁上的洞应该就是“窗户”。有些栅栏里面朝墙蜷缩着一些看不清样子的人,但这地方太奇怪了,那些人好像都死了一样,陈曦走过去,有光有声音,但他们完全不为所动,这些人……是灵使?还是驱灵师?

陈曦沿着隧道往里走了一会儿,但没看到一个像是火弦的人。

“往后退两步!”火弦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陈曦赶紧往后退了两步。在右手边的一间禁闭室内站着一个人,那人正盯着陈曦看,他穿着非常朴素的灰色布衣,头发乱了,胡子也长了,看上去非常憔悴和苍老了,陈曦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那就是火弦。

“他们没对你怎样吧?!”陈曦丢开火把,抓着栅栏有些急切地问道,“你怎么这样了?!”

“我没事,放心。”火弦往前走了两步,他看着陈曦,眼神里全是关切,“你怎么样?回去有没有遇到什么事?”

“我也没事,已经完成了一次驱灵实习。”陈曦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还……挺顺利的……不说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怎么办才能救你出去?!”

“听着,时间不多,我必须长话短说。”火弦示意陈曦附耳过去,陈曦照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