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雪然的背叛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42字
  • 2020-09-26 20:36:28

淼淼似乎是与那看不见的人争吵了起来,陈曦则抓住机会搭上了淼淼的胳膊,但与之前的感觉不同,即使他集中精力也无法感受到掌下的灵魂触手。淼淼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陈曦的动作,依然在与那看不见的人争辩,忽然间陈曦的掌心感到了类似于蜻蜓点水一般稍纵即逝的感觉,这感觉来的太快,也消失的太快,陈曦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但很快,这感觉便接二连三的来,但总在陈曦想要做出反应时消失。

最终,陈曦伸出了灵魂触手,他想要抓住那来自于淼淼灵魂,或者说来自于灵的触摸。它一步步引导陈曦深入,但却不给他触碰,相比于试探和躲避,它更像是一种刻意的引诱,但陈曦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被带到淼淼灵魂中越来越远的地方。

激烈的,温和的,嘈杂的,安静的,陈曦感受到了不同性质的灵魂成分,但带领他的不属于任何一种性质的灵魂成分,那是一种深色如雾状的有邪恶感觉的成分,毫无疑问,那就是淼淼灵魂中属于“灵”的部分,如果能抓住它,陈曦想至少可以明确淼淼到底经历了什么,就像小童当时那样,抓住那些灵魂才能知道里面的内容。

陈曦却始终追不上它,双方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陈曦快要抓住它的时候,那“东西”忽然停了下来。

它是一团无形的,却不停变形挣扎着的黑色雾团,仿佛有着非常强大的能量,陈曦听到“它”似是冷笑了一声。他不知何时已进入了淼淼的灵魂深处,而自己却毫无察觉。除了那团黑色的雾,他似乎正处在无尽的虚空之中,之前他瞥见的灵魂成分也不见踪影,只听到那黑色的雾团在滋滋作响,如同煎炸一般的声音。

陈曦察觉到了危险,他仓惶后退想要离开这里,被拖入镇伟灵魂深处的记忆忽然苏醒,但他慢了一步,那黑色的雾团几乎是瞬移到了陈曦的眼前,顷刻间便将他吞没。那雾中似乎有电,陈曦只觉得自己全身各处都传来一阵阵的刺痛,“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他感到窒息,像是被挤压般的感觉,他漫无目的地胡乱出击,但也没什么效果,那雾团仿佛就是棉花,又像是空气,雾团随着陈曦的每次出击而变形,但又会在陈曦停止攻击时收紧。

陈曦就像被蜘蛛捕获的猎物一样,那黑色的雾团就是裹着他的“蛛丝”,雾团越收越紧,陈曦的挣扎也越来越轻,最终归于平静。那雾团静息了一会儿便如同海里的章鱼一样,继续向灵魂深处“游”去……

陈曦走进院中的时候花蔓罗正在打量木屋的结构。仅仅只是晚了一步而已,她却忽然找不到陈曦,就好像他忽然消失了。她找了所有的房屋,都未看到陈曦的影子。情急之下她打开了徽章的定位系统,但系统显示陈曦就在附近,几乎与她所在呢位置重合。

她走进了院子里,小院用方砖铺地,她仔细地走过每一块砖,在快走到小院中心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小院变了。她忽然身处一所院落之中,院中有两棵高大的树,还晾着一些床单被套,房屋青砖黑瓦,并不是之前所见的木屋。她想,这一定就是方才陈曦消失的地方,也就是空间夹缝。

那院子正对着的大门打开着,花蔓罗直接走了出去,对面是一座山,山顶上低低地压着乌云,看不清楚那里到底有什么。就在她准备转身回去查看那小院的时候,对面的山顶上忽然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接着又有人声传来。

花蔓罗赶到的时候只看到陈曦正被一个白裙女子抓着抵在树干上,那女子似乎是疯了一样,又吵又闹,而陈曦则像是入定了一样,紧紧抓着她的胳膊,陈曦的左肩和嘴角都有血,左肩会随着那女子的动作而晃动,应该是骨折或脱臼了。只是一会儿的工夫而已,陈曦就已经伤成这样。花蔓罗知道当务之急是先为陈曦疗伤,但她又很清楚如果自己冒然冲过去,可能下场也和陈曦一样,或许只会更惨。

所以她只是静静躲在树丛后面观察着。等等……除了那名女子,不远处还有一名女子……从长相来看,她应该就是那名女同学。她穿着白色的长裙……手里拎着一把剑,正朝着陈曦走去。

花蔓罗顿时紧张起来。那名叫做张雪然的同学拖着剑朝陈曦与那名女子走了过去,并在离他们不足一米的地方站住了。

她好像在犹豫,那两人则完全没留意到她,接着花蔓罗看到张雪然举起了手中的剑……她应该离开此地,她不是为战斗而生的人……花蔓罗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剑落下的那一瞬间她直接朝陈曦冲了过去。

那剑击中的不是陈曦,而是那名疯女子,她吃痛松开了手,在陈曦倒下前的一瞬,花蔓罗稳稳地抱住了陈曦。

“你疯了吗?!”那疯女子只一挥手,张雪然便被夺去了剑,她捂着自己的肩膀,那一剑来的猝不及防,她伤的很重,好看的脸已经因为疼痛拧成一团,她声色俱厉地斥责张雪然:“你居然敢伤我,你是哪里来的胆子?!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你……不能杀他……我也不能……”张雪然连连后退,“陈曦说的对……我和你是不一样的……我不会杀人,即使是在梦里我也不会!”

那疯女子瞪了张雪然一眼,那眼神极其恶毒,让人不寒而栗。

“等会儿我再来找你算账!”

说完这话,那女子便朝树林深处飞了过去,接着就消失在了一片夜色之中。

花蔓罗带着陈曦并未走远,只是躲在了不远处的石头后面,那女子与张雪然的对话她也听的清清楚楚。

陈曦还未苏醒,他紧闭着双眼,脸上全是痛苦的神色,他的身体在颤抖,脸上全是汗水,他轻声地哼着,似乎在经历着什么痛苦的事情。

花蔓罗马上开始了对陈曦的治疗,她先是抚上了陈曦的肩膀,只看到她的掌下微微发光,陈曦的伤口不一会儿就愈合了。

但他的痛苦似乎并没有缓解多少。花蔓罗看到他的心跳很快,他的肌肉很紧张,虽然不知是何原因,但她尽力治疗,陈曦的心跳终于逐渐平复下来。

“你在做什么?”这时花蔓罗头顶忽然传来了张雪然的声音。

“救他。”花蔓罗头也没抬地回道。

她在陈曦的耳边轻声呼唤他的名字,陈曦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一定要杀了她。”陈曦说道,他看着张雪然,眼神中多了几分凉意,不再像以前那样温柔和亲切,就连花蔓罗都注意到了,陈曦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

“雪然,你等会儿就与她待在一起。”陈曦对张雪然说道,接着他又转向花蔓罗说道:“替我保护好她。”

花蔓罗点了点头,她将掌心贴在陈曦的背上,接着就看到陈曦的周身发出了淡淡的银光。

“虽然还差些火候,但也有一些保护作用。”她对陈曦解释道。

陈曦一言不发,直接朝树林深处飞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