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淼淼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12字
  • 2020-11-07 19:55:40

这是一间古朴的木屋,确切地讲,这是位于木楼的二层的卧室。卧室临街开窗,与窗相对的地方靠墙放着一张红棕色的雕花木架床。

青灰色的棉质床单和枕头,还有同样颜色的薄被,纱幔轻扬,微凉舒适的空气中有细微的呼吸声。

身着白色睡裙的少女正在床上安睡。她的秀发乌黑柔顺,有些随意地散在枕上,十指纤纤,仿佛从未经历过任何的劳作。她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站在窗前的高大身影,那是青年男子的背影,挺拔,高大,昭示着无尽的生命力。

少女微笑着,却并未起身,也并未言语,只是静静望着窗前那人。街面上不时传来行人的脚步声,有的匆匆,有的闲适,有布鞋,也有偶尔经过的高跟鞋碰撞石板路面。除此之外,偶尔还可以听到自行车经过,以及清脆的车铃声,有时候还会听到小贩叫卖的声音。

所有的一切声音,都带来一种热闹又宁静的舒适感,有一种身在尘世,闹中取静的踏实感和幸福感。

陈曦喜欢这种感觉,他所想要的也不过就是这种平静,从未拿过画笔的他此刻正站在窗前信手而画,从未仔细观察过兰花,却画出了一副幽兰图。

一阵轻风从窗口吹进,陈曦下意识回头望了望床榻。

果然,她早已醒了,正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

“当心别着凉,把被子好好盖起来。”陈曦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走向床榻。

他掀开纱帐,为她掖了掖被角。但很快,那少女又把被子拽了下去。

“热。”她有些不满地说道,仍是笑着看着陈曦,似乎是故意在逗他。

陈曦只是温柔地笑着,再次把被子拉上去为她盖好。

“不能太调皮了。”陈曦笑着说,“生病了怎么办?”

谁知那少女忽然忽然坐了起来,直接抱住了陈曦的脖子,陈曦也是有些迷茫地抱住了对方。不知为何,他总感觉,他不像他了。

“怎么了?”陈曦问道,“现在的淼淼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呢……”

淼淼是谁?不应该是张雪然吗?陈曦心中忽然闪过这个念头。

“是幸福,很幸福的感觉,不舍得你……怕你会丢下我,然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陈曦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轻轻吻了少女的额头。正在这时,楼下传来了清脆的“叮铛”声。

“叮叮——铛——叮叮——铛——”

“是叮叮糖!”少女忽然很开心地叫了起来,她捶着陈曦的背,催促着,“快去买叮叮糖,快去~”

陈曦摸了摸她的头,然后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的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了几张钱币,只是这钱,看起来像是很多年前的发行的版本,陈曦有些疑惑了,站在桌前迟迟没有动作。

“快去啊~”少女继续催促着。

陈曦这才关上抽屉,他转身走到床榻旁边,然后在对方的注视下走出了房间。陈曦轻车熟路地左拐沿古木楼梯走下,接着右拐从廊下穿过至大门口,他推开木门,叫住了经过的麦芽糖小贩。

“老乡,等等。”

“先生要什么口味的,除了麦芽糖,还有姜片糖和龙须糖。”

“都来一点,一共五毛钱就成。”

那小贩麻利地掀开外层的罩布,里面是面盆大小的一整块麦芽糖,接着他拿起手里的金属器械从边上像是木工凿木头一样的轻轻敲打,工具互相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叮叮”声,原来这就是“叮叮糖”的来历。

似乎有什么人在看着他,陈曦不禁抬头望向二楼的窗口,白衣少女正趴在窗口往下看着他呢,陈曦朝她摆了摆手,对方也回应似地摆了摆手。

“先生,好了。”小贩包好了糖,递给陈曦三个纸包。

“多谢。”陈曦接过糖,忽然有些疑问,想多问两句,一抬头却发现小贩已经走远了,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一个逐渐远去的背影而已。

这也走的太快了点,陈曦心想。重回二楼卧室后,她几乎是孩子一般地急不可耐,撕开纸包就开始不停地往嘴里塞着糖。

“慢点吃!我又不跟你抢,再说了,还有这么多呢……”陈曦一边说着一边为她擦去嘴角的糖沫,“淼淼要知道,糖是要化着吃的,不是像吃饼干那样,大口大口嚼着吃,长蛀牙了怎么办?”

“我不会长蛀牙的!”少女仰起头,毫不犹豫地否认道,接着忽然孩子气十足地笑了起来,宛如六七岁的孩童,“哥哥你才会长蛀牙呢!”

哥哥……这又是什么怎么回事?陈曦又疑惑了。但还没来得及细想,鼻子就被她刮了一下,接着嘴里也被塞进了一块麦芽糖。

“你也吃!”

少女她很开心,吃着吃着又开始赤着脚在房间里跑了起来,陈曦控制不住地跟在她身后,就像在看顾儿童一样,生怕她磕了撞了。她又唱又跳,还在屋里转圈圈,一直转到再也转不动了,接着就直挺挺地往下倒去。

陈曦眼疾手快地抱住了她,少女仍是吃吃地笑着,看着陈曦的视线里是满满的喜悦与幸福。她盯着陈曦,就像在看一件极其珍贵的宝物。

“转累了吧?”陈曦抱起少女,对方则是安心地环住了陈曦的脖子,还把头靠在了陈曦的胸前。

“淼淼好久都没这么开心了……”

陈曦把她放在床上,不知怎么回事,心里感到有一些悲伤,他摸了摸淼淼的头,对她说道,

“淼淼以后会永远开心快乐的。”

“真的吗?!”

“当然。”

“那你答应我,不能丢下我,要一直陪着我,就算我让你走,你也不能走……”淼淼嘟着嘴嚅嗫道。

陈曦忽然想起火弦来了,有前车之鉴,他对于承诺这件事也更加警惕,所以并未开口。

见陈曦没有反应,淼淼忽然流下了眼泪,陈曦一下子就慌了,变得毫无原则,毫无底线,连连答应淼淼会一直陪着她。

听到了满意的答案,淼淼这才慢慢平静下来,也不再流泪,最后握着陈曦的手慢慢睡着了。

毫无疑问,这是个梦。但就算是梦,也应该是张雪然,又或者,淼淼就是张雪然呢,毕竟她们带给陈曦的是同样的感觉。

应该要醒了吧,陈曦虽然这么想着,但却觉得乏困异常,倒在淼淼身边睡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