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交错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050字
  • 2020-11-07 19:55:45

张雪然那天早上迟到了一个多小时,这也是她读大学以来第一次迟到。

虽然前一天晚上她睡得的很早,但睡的并不踏实,她做了梦,依然是与陈曦相关,梦境越来越真实,几乎是完全可以触及的感觉。她梦到自己穿着长裙与陈曦在夜晚的柳川同行,后来不知怎地,又在某一个山谷里共同生活。

那山谷如世外桃源一般美好,他们仿佛神仙眷侣一般。但唯独不能去山谷以外的地方,梦里的她从山谷以外的地方而来,似乎在躲避着什么,但她却并不清楚自己在害怕些什么。唯独在陈曦身边的时候她才不会感到害怕和孤单。在梦中,天空的乌云仿佛拥有生命,它们从山谷外的地方渐渐聚拢而来,仿佛要吞没一切。

梦醒的很艰难,梦里他们亲密无间,陈曦会随时随地拥抱和亲吻她,最后一吻消失时,陈曦也消失了,梦境则完全变了个样子。

天空的乌云重重地压在她头顶上方的天空,好像一个巨大的灰色漩涡,陈曦似乎是被那漩涡带走了,但又好像不是,她慌乱地寻找,心中万分焦灼。

也不知找了多久,山谷已无法辨认出原来的样子,没有陈曦,那里就是一片荒芜,花树全部枯死,河水断流,田里全是荒草,原来茂密的桦林只剩下鬼影一般的枯瘦枝干,在迷雾中张牙舞爪。

他们的房屋残破不堪,晾衣绳上的被褥床单已烂了大半,地上枯枝败叶堆积,周围则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她一人孤零零地站在死气沉沉的院中。有一只猫头鹰从树林中飞出落在晾衣绳上盯着她看,咕咕地叫了两声,之后又飞向了树林。她仿佛受到了什么感召,尽管内心满是恐惧,但仍是控制不住地往树林的方向走去。

那猫头鹰总在她身旁叫着,可又看不到影子,不知是哪儿来的直觉,她又觉得陈曦就迷失在树林里了。所以当不远处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时,她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陈曦。

树林里很危险,她要救他出来。她想要叫陈曦,却发现自己开不了口,她想跑过去,却发现迈不开腿,只能看着那若即若离的人影,但却近不了分毫,周围的雾越来越浓,张雪然心中焦急万分,却根本走不快,也叫不出声,心里又急又怕,憋足了劲,忽然就叫出了陈曦的名字。

与此同时她醒了,她梦中的那声响亮的呼唤在现实中不过是轻声呓语而已。她第一次迟到,所有因为迟到而带来的慌乱都在看到陈曦的那一刻消失了,还好,他还在。

但梦里的感觉却一直如影随形,而且,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每每她看向陈曦,陈曦也都在看她,那眼神就像梦里他看她的样子。

“怎么迟到这么久?”下班路上陈曦忽然问道,“是感冒了吗?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

张雪然摇摇头,“没有,只是做了个噩梦,昨晚睡得也不安稳。”

“你量体温了吗?”陈曦又问,“昨晚那么冷,别感冒了,如果不行你下午就请假休息一下,你的事我可以帮你做。”

张雪然没有吭声,只怔怔地盯着陈曦看,有种失而复得的心疼,又有点害怕失去的心酸,看着看着不觉眼中流出泪来,倒吓了陈曦一跳。

“你怎么……别哭啊……”

但张雪然却哭的更凶了,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看的陈曦也跟着心疼起来了,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路上行人时不时投来异样的目光,陈曦便拉着张雪然的胳膊离开主路到偏僻一些的地方去了。

“都怪你……都怪你……”张雪然一边抽噎着一边还责怪陈曦。自从昨晚之后,张雪然对陈曦来讲已经有些不一样了,他总是想起桥上的心动,梦里的拥抱和亲吻,虽然他很清楚,现实中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心里已经不一样了,在张雪然责怪他的时候,他只想把她抱在怀里,但他并没有那么做。

“都怪我,都怪我,你快别哭了……”

“你不要突然就消失啊!”泪汪汪的双眼仿佛有无尽的力量要砸开陈曦的心门,她说了什么陈曦已经不在乎了,他完全不受控制地抱住了张雪然。

这一定还是梦,张雪然心想,她靠着陈曦的胸膛,虽然委屈,但却开始安心起来,过了一会儿,她才停止哭泣。

陈曦感觉自己要疯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不是他,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他清楚知道这是现实,但却不可控制地生出一种虚幻的感觉,好像这就是梦境。

过了好一阵子,张雪然才离开陈曦的怀抱,陈曦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试图清醒一些,但根本毫无作用,他就像是喝醉了酒,或许这就是爱情的感觉,但这种迷迷糊糊的“爱意”却又隐约让他觉得不安。

中午吃完饭,还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张雪然没带宿舍钥匙,舍友又都在值班,于是她提议去陈曦宿舍休息,陈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说实话,陈曦是高兴的,他虽然本能地犹豫了一下,但却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犹豫。事情朝着越来越奇怪的方向发展,张雪然进宿舍后直接就躺到了陈曦的床上,动作自然流畅毫不犹豫,那样子就好像她是在做一件经常做的事情一样,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躺下后张雪然就仿佛入定了一样,陈曦叫了两声也没反应,陈曦估计她是睡着了,便不好意思再叫。

理智仿佛回来了一下,他试着分析这一天所发生的事,张雪然毫无疑问非常奇怪,但似乎总是有人在故意引着他的思维往其它的路上走,他的思维不停地转向奇怪的方向,譬如白裙少女的发丝,她在耳边的低语,梦里的纠缠,还有那个来历不明的拥抱,结果却是陈曦越想去分析,却越不理智,他只是看了张雪然一眼,视线便再无法移开。她恬静的睡颜看的他亦是睡意沉沉,不消一会儿,陈曦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