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实习通知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509字
  • 2020-09-26 19:43:05

花蔓萝与陈曦相视一眼,接着两人同时离开火炉走进了栏杆内。再看那鲮鲤的眼皮在颤抖着,似乎很快就要再度睁开。花蔓萝轻轻抚上那鲮鲤的背,陈曦只看到她再次闭上了眼睛。花蔓萝的掌下发出白色的光芒,没过多久那鲮鲤就睁开了眼睛。他看着花蔓萝,又看看陈曦,眼神中充满了茫然。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这是哪里?”他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很低怯,但能说出连贯的句子就已经让花蔓萝和陈曦感到兴奋了,在花蔓萝看护的这段时间里,鲮鲤偶尔会在梦中说出几个字眼,但都难以辨认。花蔓萝摸着鲮鲤的头,温热的掌心使他感到一丝的安心。

“放心,你还没有死。你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没有谁能伤害你。”花蔓萝柔声细语地说道,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人安心放松很多,跟平时说话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她说完这话,那鲮鲤缓缓地点了点头。他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视线又转回陈曦与花蔓萝身上。

“这里不是南区......是北区对不对?”花蔓萝点了点头。

“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想起来了......我是在南区,有人找到我,然后把我带过来,我不敢反抗,对了,那个人呢?他在哪儿,他会不会打我?我——”

“不会的,他带你过来是为了帮你,你看,你现在就好很多了,他不会伤害你的。”花蔓萝说道。

“那些虫子呢?它们好像不再咬我了,我好像没那么痛了。”鲮鲤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鳞片上的小孔已经开始愈合了。他看着花蔓萝,又看了看陈曦,眼神中充满感激,“是你们救了我吗?”

花蔓萝点点头,“你病的很重,以前应该过得很辛苦吧?不过你放心,接下来会好很多,你会越来越好的。现在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想喝点水。”

花蔓萝端了水喂给那鲮鲤,然后嘱咐陈曦出去拿些吃的给他,不一会儿黑月和火弦以及暗影就来到了地下室。众人将鲮鲤围在中央,那鲮鲤一见这阵仗又开始惊慌失措起来,但花蔓萝的安慰又让他稍稍平静下来。鲮鲤喝了点水,又吃了些东西。火弦与黑月原本想要趁机会问问当时北山矿场和南区的事,但还没来得及问,那鲮鲤吃完东西后仿佛又陷入了迷茫,看上去呆呆的,问了也不应,接着就又闭上眼睛睡了,仿佛非常疲惫。

“他刚刚醒来,需要补充一些能量和营养,并没有多余的力气回答。”花蔓萝说道,“再等一等吧,等他精神好些就可以了。”

这样的情况又重复了几次,鲮鲤隔一段时间就会醒过来,醒来后就吃东西喝水,然后再睡觉,如此反复。在此期间花蔓萝问了暗影南区的情况。于是暗影就告诉了花蔓萝。听完暗影的话花蔓萝看了看鲮鲤。

“所以说,那些书可能也跟他有关系。你们那个什么矿场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所有的鲮鲤都会被赶往南区,又突然都消失不见,太奇怪了!你们堕落山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事情,但一切都要等他醒了才知道。”

对于花蔓萝的疑问黑月也没法回答,除了等待别无他法,接近傍晚的时候陈曦找到他告诉他说鲮鲤已经醒了,可以交流了,那时火弦已经去工作了。他来到地下室,花蔓萝正在安慰鲮鲤。

“别害怕,这里没谁会赶你走,更不会打你,你要相信我,好吗?而且,这是黑月老板,是吼吼酒馆的老板,是他救了你,他怎么可能还会伤害你呢。”

“吼吼酒馆?!”那鲮鲤的情绪看起来很不稳定,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慌乱,甚至连花蔓萝都无法使他情绪稳定。他一直退到墙角,趴伏在地上。一边慌乱地四顾。

“我在北区,我不要在北区,我不能靠近北山!死了......都死了.......我不要.......他们肯定会发现我的,不行,我得回南区!我要回南区,他们不会找到那里去......”

他忽然生出很大的力气,直接朝栏杆外冲去,花蔓萝没有料到,直接被他撞倒在一旁,她伸手去抓那鲮鲤,结果却抓了个空。

那鲮鲤并不识路,又被黑月和陈曦不断拦截,于是在地下室胡乱冲撞起来,他身体有成人般大小,全身又布满坚硬的鳞片,爬行速度很快,陈曦没有注意就被他的尾巴甩到,只觉得像是吃了一击闷棍,胳膊又困又疼。但好在那鲮鲤身体尚未恢复,不多时便爬不动了,陈曦与黑月又把他拖回到了栏杆里面。

“我要回南区......他们一定会杀了我.....”那鲮鲤虽然没有力气逃跑,看上去像是已经放弃了希望,但是嘴里仍是说个不停,花蔓萝再怎么安慰都没有用,她于是又伸手贴上了那鲮鲤的身体,没过多久,那鲮鲤便再次入睡了。

“我只是提了一下北山矿场,他就这样了。”花蔓萝说道,“一直说什么有人要杀他,不能被发现之类的话。你们这个矿场看来问题还真不小。你知道‘他们’是谁吗?到底是谁要害他?”

“我也想知道。”黑月说道。自那之后鲮鲤的情况在好转,食量在增加,但他也不怎么开口了,每次醒来都是吃了就睡,花蔓萝有时会劝他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一再重申不会有人伤害他,鲮鲤要么不吭声,要么就直接回一句“你再怎么问我也不会说的,我都忘了,记不起来了。”然后就转身面朝墙壁假装睡觉。

黑月曾经提议再打鲮鲤一顿,“这群鲮鲤胆子小的很,打一顿就什么都说了。”但这个提议被花蔓萝制止了,她说鲮鲤的精神状态好不容易才恢复,不能再刺激,万一再崩溃,就是真的什么都问不出了。

所以只能僵持着,在堕落山夜晚快要结束的时候,陈曦忽然收到了驱灵实习的通知,通知中大致给出了驱灵的地点和范围,虽然并未限制时间,但明确说明由新生两人小组完成,灵使可介入或不介入。通知发来的时候正是元月三号的零点。陈曦忽然意识到他该回去了,元旦假期结束,他必须回实习基地去了。花蔓萝同样也接到了实习通知,但与陈曦不同,她只是扫了一眼就把徽章放了回去。过了一会儿,陈曦抬起头来。

“实习开始了,”陈曦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嗯......我知道我们是一个小组的,应该一起行动,只是目前这个情况下,这鲮鲤的身体状况虽然恢复了一些,但还是不太平稳,我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我们晚一些再出发你觉得怎么样?“

“要多晚?我那边也要开始实习了,我不能缺勤。”

“你还要回去?!”花蔓萝感到很不可思议,毕竟她早已放弃了原来的生活,也从未考虑过回去的事情,她甚至以为所有人都是这样,听陈曦这么说自然会觉得吃惊,不过还没等陈曦开口她就反应过来了。

“也对,你还有你的世界......”虽然这么说着,但花蔓萝的语气中却有些怅然若失。

“你不回去吗?你原来——”

“陈曦,在驱灵学院不能问他人的过去,这是规矩。你回去吧,等这边忙的差不多了,我会去找你的。”

既然花蔓萝这么说了,陈曦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