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南区的杂货店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539字
  • 2020-11-08 10:44:48

依着歪七扭八的指路牌,火弦三人先是去了泥沼路,名如其路,路面完全没有铺石子或是石板,脚下的泥土在经年累月的雨雾浸泡下成功地变为了一滩滩烂泥。三人的裤脚上几乎溅满了星星点点的灰色的泥浆。泥沼路坑坑洼洼,路上偶尔几个鬼影一样的人从路旁飘过,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陈曦听不懂的话。他感觉来自周围的监视的目光更多了,仿佛那些门窗、墙壁还有树后都有人在窥伺着,但那只是感觉而已,每当他看过去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不用理会。”火弦说道,“他们也只是好奇而已。”

虽然火弦的话是想安慰陈曦,但却印证了陈曦的感觉,证明的确有人在看着他们。

“根本都没见到他们,我们是不是被骗了?”陈曦问道。

“不知道,碰碰运气。”

“找到了你要怎么做?再买点还是再问点?或者你想知道什么。”

火弦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到时候看情况,我只是想确定一下,是否真如他所说,还有其他人也在卖书。情况允许的话就再多问一些有关那只……的事。”

陈曦想再问点什么,但感觉四周的目光更多了,于是住了嘴。整条路上都没见到几个人影,更别说那些看上去像卖书人的了。只有一间杂货店开着门,还像是做生意的地方。柜台后是一个大木架子,架子上摆着些乱七八糟的商品,什么杯子水壶锤子勺子还有些牙刷牙膏,东西乱七八糟地放着,并不明亮的外观告诉陈曦,这家店的生意并不好,这些东西可能已经摆放了很久了。半人高的柜台后坐着一个昏昏欲睡的干瘦老头,头发眉毛胡子稀疏,戴着一副圆框眼镜,虽然他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陈曦感觉他仍在盯着他们看。

察觉到有人进了店,那老头才睁开了眼睛,他耸拉着眼皮把陈曦三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小店没有你们需要的东西。”

“你知道我们要买什么吗?”暗影问道,“做生意的哪有把顾客往外赶的道理。”

“看看我店里的这些东西,根本比不上你们现在在用的,既然有更好的,怎么可能还会来买残次品呢,我这里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这里是堕落山南区杂货店,只接待南区的人。”

那老头靠在椅背上,调整了一下姿势,期间一直闭着眼睛。

“随便买个什么吧,哪怕是一句充满诚意的话。”火弦说着就在柜台上放下了一小摞钱,看上去大概十几二十比铢的样子。

那老头忽然睁开了眼睛,好像被食物味道叫醒的饥饿的人,他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与断牙的目光几乎一样,他快速地拿走了柜台上的钱,稍微一点就丢进了抽提,虽然他并没有拿商品给火弦的意思,但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友好而又温和了。

“客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那老板问道,看起来他已经完全清醒,也并不想再睡觉了。

“你这里有没有书卖?”

“书?什么书?”

“断牙介绍我们过来的。我还缺一部分书籍,就来你这儿看看有没有。”

“那你稍等,我要进去看看还有没存货。”那老头于是打开货架旁的木门然后走了进去,过了没多久,他又走了出来,双手空空,他遗憾地耸了耸肩膀。

“很抱歉,书已经卖完了,暂时还没有搜到货,您可以过几天再来看看,兴许就有了。”那人搓着手,显出非常抱歉的样子。

“除了你这里,我还可以去哪里再找找呢?”火弦问道,“断牙当时是说了一些地方,可是我一时间都给忘了。另外,你跟他是不是很熟?”

那人点点头,“断牙是我们这一片卖书卖的最久的,门路也比我们多。我们其他人只是兼职,他是专职。毕竟买书的人是少数,不过如果您有其他的需要,也可以到我这里来。除了我这儿,小部分的北区,南北区之间的厂区还有南区都有卖书的人。北区一般在奔腾街活动,厂区一般在绢麻厂和落水街附近活动,南区除了这儿就是木鱼街,你们可以多看看其他地方,或许他们还有书。不过前一阵子买书的人突然多了起来,可能大家的存货都不多了,不管怎么说,可以试试。”

火弦点点头,没再多问,然后三人便离开杂货店去了木鱼街,木鱼街的杂货店有两三家,但都是类似的情况,并没有书可以卖给他们。

火弦心中存疑,但并未过多纠缠,毕竟他的目的并不是想买书,他只是想印证一下断牙的话。三人离开南区又去了绢麻厂附近,离开南区后买书就变为了一件相对鬼祟的事情,尤其是在大白天,三人在绢麻厂和北区奔腾街巡了一圈,几乎是一无所获,于是便离开奔腾街准备回吼吼酒馆。但就在快到吼吼酒馆的时候,阿蝠飞过来拦住了他们。

陈曦第一次看到阿蝠,感到非常神奇,但同时他也明白,这可能就是一只蝙蝠的灵种。

“大人,大人,你们是要回酒馆吗?”

“是啊,怎么了阿蝠?”火弦问道。

“有情况,老板让我带你们绕路回去。不是绕路回去,是不能从正门进去,以后都不能从正门大摇大摆地进去啦!不止你,还有陈曦大人和暗影大人!以后都只能从另一个后门进去,要绕一点路,你们跟紧我!”

“第一次被叫大人,听着怪怪的。”暗影小声对陈曦说道,虽是这么说,但他看起来却很高兴。

“我也是。”陈曦笑着回道。

阿蝠带他们离开了人多的街道,绕路到了北山脚下,然后又顺着山脚到了吼吼酒馆的后面,经一个绿藤掩饰的小门走进了黑月的酒馆后的花园里。黑月早已在住所内等着他们。

“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从后面回来。”火弦问道。

“米隆,”黑月说道,“你们去南区的时候,米隆来了酒馆,好像在打听什么。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但我本人不太喜欢他,加上你又问过他的事情,所以我就借着上酒的机会去听了听,还真给我听到了!‘巡逻队什么时候雇了猫的幻种了?’他问道。但他旁边的人却笑了他一通,问他是不是傻,猫什么时候会听人差遣。但他并没有罢休,问巡逻队里的‘猫哥’是谁,我想他应该问的就是你。他从驱灵学院来,应该也听说过你,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我都打断了他们。他在堕落山不叫米隆,但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他的真名,他这个人爱喝酒,碰见酒就松懈,我就送了两杯酒给他,烈酒!所以他喝完酒就醉倒了,现在还在外面趴着。”

“在事情没弄明白之前,我不希望有人知道你跟我关系紧密,以后再来的时候就从后门过来,记得要留意一下身后。”黑月说道。

火弦点了点头。

“我去看看是不是他,陈曦,你要不要一起过来?”暗影说道。

“走。”

不多时,陈曦和暗影就返回来了。

“的确是他。”陈曦说道。若是在学院碰到米隆,陈曦一定会上前告诉他无忧石丢失的事情,但是现在是在堕落山,陈曦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忽然觉得脑袋一团乱麻,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与无忧石有关,又都与火弦有关,他需要点时间和空间来捋一捋思路。他现在唯一期待的就是那只鲮鲤能赶快醒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