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鲮鲤之殇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51字
  • 2018-07-23 21:14:29

这鲮鲤有一个成年人那么大,他侧躺在地上,虽然四肢抻开着,但却并不是因为舒适。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仿佛正在经受极为痛苦的事情,他的呼吸粗糙而又绝望,粗糙是因为脱水,气流经过呼吸道犹如穿过干燥的风箱般粗糙;绝望是因为他的呼吸声呼多而吸少,仿佛只有出的气,而没有进气。他鼻头已经干裂,鼻息滚烫。花蔓萝查看他的眼睛,眼球水润,而结膜水肿,看上去虽然水汪汪的,但那瞳孔在光线的刺激下反应却并不灵敏。全身的鳞片像是老树皮一样粗糙,没有一丝光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孔,那些黑色的死亡之气便是从这些小孔中散发出来的。

花蔓萝跪下身去挪动了鲮鲤的身体,使他保持相对舒适的侧卧状态,然后她就将手覆在了鲮鲤的头上。如同先前治疗暗影时的情况一样,花蔓萝的掌下发出白色的光芒,她专心探索着鲮鲤的身体。在他的身体里,鳞片,皮肤,肌肉,甚至是血管周围都分布着细小的黑虫,它们贪婪地侵蚀着他的身体,以他的血肉为食,花蔓萝似乎都能听到它们在吵吵嚷嚷地交谈,她的力量还不够,但她想尽力看到更远更深的地方,看看鲮鲤到底病到了怎样的程度。她的灵魂延伸分化出细长的触手,沿着血管与肌肉穿行,那些虫子产下的卵就包绕在肌肉血管之间,血管外壁不再光滑流畅,除了虫卵,那些成虫,像是蠕虫的样子,也在贴着血管移行,有些地方的血管甚至被挤到变小变窄。她用灵魂的触手抓起了虫子将它们从血管壁上拿开然后收集起来,她想要看到更深入的地方,但因能力有限,她的行动很缓慢,且无法同时伸向各处,所以只能慢慢在鲮鲤的体内搜寻,灵魂触手可及之处皆是虫子与腐肉交织的景象。紫黑色的血块还有黄绿色的脓液散在分布,其间是繁荣的细小蠕虫在努力繁殖生存。

很快,花蔓萝就撑不住了,她并没有能力一次性将鲮鲤体内的病灶清除干净,或者说,仅仅只是探查就足以耗尽她的能量,但她还是尽力稍微清除了一些位于血管和肺部的病灶。在她倒下的前一秒,黑月扶住了她。这是黑月第一次直面医师的直接治疗,虽然那鲮鲤仍旧是先前的模样,但黑月听到他的呼吸已经比之前瓶顺了很多。

花蔓萝展开了她的右手,一堆细细密密的黑色液体在她的掌心蠕动并变形着。

“这是什么?!”黑月看着花蔓萝的手掌问道,“你受伤了吗?“

闻言陈曦三人也走进了栅栏内,三人看到花蔓萝的掌心后也是一愣。但那黑色的液体并不像是血液,更像是某种活物。

“我没有受伤,这些就是他体内的虫子,它们很小,也很多,几乎占满了他的身体,身体里到处都是脓血和虫卵,以我的能力,没有办法一次性将他体内所有的病灶都清除干净,我刚刚只清理了这么多,现在我应该怎么处理它们......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东西。”

黑月摇摇头,“您在说什么虫子?我看不到它们。我只看得到他身上的洞,我知道他被寄生了,但我并不知道是什么虫子。”

花蔓萝盯着那一团在掌心中蠕动的液体,她能感觉到那些虫子的叫嚣和不安,它们在努力往她的手心里钻,她的掌心不断传来点刺般的轻微痛感,若不是她有所防备,或许那些虫子就会长驱直入进入她的皮下。忽然间她有了主意。

“老板,你这里有酒吗?”花蔓萝问道,她坐直了身子,黑月也放开了她。

“多得是,你要哪种酒?果酒?谷酒还是花酒、蜜酒?”

“要最浓最烈的酒,那种可以燃烧的酒。”

“稍等,我这就拿一坛过来。”话音还未落,黑月便从栅栏中走了出去,很快,他们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开门又关门的声音。

花蔓萝握着自己的右手,感觉到有些疲惫,陈曦看到她的脸色又苍白起来,忍不住又担心起来。

“是不是很累?”陈曦问道,“他还有救吗?”

花蔓萝摇摇头,陈曦不明白她的摇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没有救,还是不知道。

花蔓萝不能再说话了,她必须节省力气,毕竟那些虫子还在不知疲倦地攻击着她的手心,她无法分心跟陈曦解释太多。如果自己的力量能够再强大一些,或许可以肯定地告诉陈曦这鲮鲤还有救,但现在她不敢这么说,说实话,她刚才甚至都没看到鲮鲤被虫子侵犯的边界在哪里,是筋肉之间还是骨肉之间,鲮鲤的肠胃、大脑她都还没看到,她今天只看到了心肺,肺中已被虫子侵染,但心脏暂时还算完整无损。

“或许还有救。”花蔓萝说道。

黑月很快就拿了酒回来了。按照花蔓萝的指示黑月将酒倒在了碗里,接着花蔓萝就把掌心的那团黑色液体转移到了碗里,那黑色的液体就像石油一样飘在了酒的表面,但仍是聚成一团变形并蠕动着,活像一块被赋予生命的黑色破布片。然后花蔓萝让火弦点燃了碗中的酒。

当火焰在酒碗中燃烧时,所有人都看到了最为怪异的画面,他们忽然看到那黑色液体像被点燃的鞭炮一般劈啪作响,还有火花闪烁,碗中传来尖利而又低声的嘶嘶声,像是在哀嚎和惨叫的声音,紧接着,碗里忽然窜出一条黑色的蠕虫,足有筷子那么粗那么长,它拼了命地往碗外逃窜,痛苦扭曲挣扎着,却又好像被牢牢钉在了碗里挣脱不了,接着就在众人的视线中化为了细碎的粉末,然后消失不见。碗里的酒又烧了好一阵,当火焰熄灭,酒碗里什么都没留下。

“刚刚那是什么?”黑月揉了揉眼睛,他的视线在众人的脸上轮流过了一遍,“刚才你们都看到了吗?那黑色的像虫子一样的东西,我在堕落山已经将近一百年了,还从未见过那样的东西,那到底是什么?你又是怎么......”

不止黑月,所有人都不解。

“我也没有见过。”火弦说道,“医学上的事情我并不在行,尤其是这种寄生虫。你也没学过这些,但你好像对这些都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小花是很努力的人,她已经看完了她权限内的所有医学书籍,知道这些也很正常。”暗影解释道。

“我看到了他体内的虫子,但这种虫子书里并没有描述,我只是推测觉得它类似于寄生类,至于酒,那也是根据书里的描述进行的操作,你们以后也要注意,不能过多接触他,以免被感染。我需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花蔓萝看着黑月,问道:

“老板,你能允许我住在外面那间房里吗?这里的卫生条件比较差,我需要做一次彻底的清洁消毒,还有他,我要给他做一些清理,这些对他的病情都有帮助。”

黑月爽快地答应了,不止如此,他还表现得相当开心,花蔓萝写了一张纸条,纸条上是她需要的一些物品和用具,黑月承诺他会准备好那些东西。在花蔓萝留下来照顾鲮鲤的时候,火弦带着陈曦和暗影赶去了南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