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师徒之间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35字
  • 2020-11-08 10:44:19

不知是在什么地方的石窟中,周围一片黑暗,只有闷热的空气在蒸腾上升,似乎想冲破周围石墙的桎梏,初次之外周围还弥漫着一种腐臭的如同肉类腐败的味道,刺鼻而又浑浊,闻起来使人作呕,这也是张柯不愿意来这儿的原因,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糟糕了,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他只会通过书信往来,不会直接下到这个肮脏而又黑暗的地方来。

他最讨厌黑暗,但此刻别无他法,必须得去见他。

他沿着潮湿的台阶摸索着往下往前走着,直到触碰到那扇石门。他轻轻叩响了石门。

“师父,我来了。”

是这“人”教他学会了蝌蚪文,教会他购买和阅读堕落山书籍的门路和方法,还有无忧石提炼魄种的秘密。他知道他心之所想,他张柯成为初级驱灵师已有十余年,始终都无法通过中级驱灵师考核,他自认为在学习与工作中不比别人差,或者说他比同期的任何人都要努力,但总是因魄种潜力不足被考核机构拒绝。他不是别人,可以永远守着一个初级驱灵师的资格蒙混度日,他是有着更高追求的驱灵师,凭什么魄种潜力不足的人就不能成为中级驱灵师,这种唯魄种论的标准总让他觉得无法接受,若不是“师父”,他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提高自身魄种的潜力。

而且,他的确快要成功了,他已经可以顺利分离出魄种,只是还未掌握融合之法,一直以来,他的行事都相当隐秘,但他可以肯定自己被发现了,而且那人从昨天开始就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他只能想到那个被叫做“猫哥”的人,但知觉告诉他,他们并不是一个人。对于那个于迷雾中现身的人,他并没有太多头绪,他需要“师父”的指导。

他站在石门外等了一会儿,直到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沙哑的回应声。他这才缓缓推开门走了进去。

石门内是一个气味更为浓厚的石室,石室光线昏暗,仅有一处在发着绿色的光芒,原来正对石门的是一个高高的台子,台子上放着一口大石锅,锅下不知燃烧着什么东西,火焰是绿色的,锅内正在煮着什么东西,丝丝绿色的烟雾顺着锅上盖着的盖子边缘向上缭绕而去,上升到看不见的黑暗之中。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正站在台下,他面对着石门,背着光,张柯一如既往地看不清他的脸。

“师父,我被人跟踪了。”张柯说道。

“说说看。”那黑袍人哑着声音示意张柯继续说下去,他的声音回荡在石室内,听起来有些瘆人,就算是张柯,听了也觉得不舒服。张柯于是将宿舍内的情况,迷雾中的身影都对那黑袍人讲了。那人听了似乎在思考,很久都没有言语。

“师父,您还记得吗,昨天也是这个时候,新生入学的时候,我刚巧也看到了那个人影,也是在雾里,你说,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张柯问道。

“你还隐瞒了什么?!”那黑袍人忽然盯着张柯,一张看不清五官的脸上只有两只眼睛在发着绿光,他惧怕这种眼神,那种来自于食肉动物的充满野性的眼神,总让他不由自主地心下战栗。

“没……我想想……”张柯想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他忘记汇报买书被阻,又被“猫哥”追,被巡逻队抓走的事。于是连忙将这些事情告诉了“师父”。

黑袍人听完后这才闭上了眼睛。

“无论如何也要拿到那本书,断牙,乌拉,明火,等等等等,这些卖书人你一定要找到他们的老巢,偷也好,抢也好,哪怕是杀了卖书人都要拿到那本书。张柯,你没有失败的资格。虽然你已经被发现了,但他们并没有什么办法,学院不会因此就来调查你或是处罚你,你要担心的是他们是否会窃取了我们的研究成果,你明白吗?我们的笔记,才是最重要的!”

“师父,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收好了笔记。而且我会马上把宿舍的东西转移,不会给他们发现的机会。”

“转移?你这样的穷鬼,能转移到哪里去?堕落山小情人那里吗?那你可要好好祈祷她只有你这一个男人,否则她准会把你的那些东西当柴火一样烧掉。”

张柯的脸涨的通红,他师父这话几乎算得上是羞辱了,他心中恼火,但却不敢正面硬怼,只能自己心里消化,慢慢化掉这让人不快的感觉。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

“师父,那些卖书人都有同伴,硬抢很有难度,而且……那是在堕落山,谁知道我会不会被他们……师父您看能不能让我再试试,只要再多一些比株就够了。我觉得这样会比较好一些。”

“比株,比株,你除了要比株还会做什么?!我给你的那些你拿去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我不会再给了。只剩一道工序,不管用什么方法,你必须要拿到那本书,想想吧,等我们成功了,你根本就不用顾忌,什么堕落山,什么‘猫哥’,这些人你通通都不用害怕,到时候你会成为整个学院最有潜力,也最厉害的驱灵师,连堕落山的白狼都要礼让你几分,你现在怕什么呢?!”

张柯的心情极容易被师父带着走,这也是他无法离开师父的原因,师父总能调动他的情绪,激发出他内在的潜力和勇气,使他无所畏惧。几个卖书的算的了什么呢,他可是连驱灵新生都敢杀的人。不,很快,他就会获得更多的魄种,拥有更多的潜力,别说是中级驱灵师,最后说不定还会进入高级驱灵师协会,到那时,他的画像将会进入学院的名人堂,他将被载入学院发展的史册,永远为人铭记。

“师父,那个‘猫哥’,您有什么眉目吗?他可能是谁呢?”张柯问道。

“一个无足轻重之人,不需在意。很快,你就不会在意他了。一个丧家之犬,人人喊打的角色,不足未惧。”

“可是他看上去似乎很厉害,他是灵使吗?还是驱灵师?”

“都说了不要在意!”那黑袍人似乎很生气,眼睛又泛出绿光来,接着他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语气也放缓了一些。

“你只要拿到书,别的不用考虑。”他对张柯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