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暗夜之影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72字
  • 2020-11-07 19:57:22

火弦离那人大概有五六米的样子,那人弯着身子很明显是在探听黑月和断牙的谈话。火弦隐藏起来,悄悄捡起脚边的一块小石头扔了出去,石子落地的声音打搅了那人,他忽然警觉地转过头看向石子落地的方向。火弦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人的脸,正是那个在吼吼酒馆鬼鬼祟祟的人。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人定是那晚被他赶走的买书者,他肯定听到了断牙和自己的约定,甚至一路跟踪了自己。或许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火弦却对他的身份一无所知,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那人像是雕塑一样定定地看着石子落地的地方,看了很久,久到火弦以为他都睡着了。他似乎很不放心,但最终还是悄无声息地像一只夜行的鸟儿般飞向了那石子落地的地方。他在那儿搜寻着,但并未发现什么,正在他要转身回来时,火弦追了上去。

那人先是一惊,接着便转身逃走,但他的夜行能力比起火弦来逊色不少,黑夜应是猫的天下,他们在屋顶、空中以及街道上奔跑飞行,那人明显擅长隐蔽,但在黑夜里,他总是慢了半拍,火弦左突右冲改变着他的逃跑路线,渐渐地将他逼至南北区之间的区域,大石带领的巡逻队就在那个方向。因为火弦的步步紧逼,那人渐渐有些慌不择路起来,火弦也明白了那人擅长隐蔽的原因了,因为他无法进行长距离的奔跑,火弦的体力完全没有问题,那人已经开始有些吃力了。他的脚步沉重起来,几乎很少飞行,基本上以奔跑为主,与此同时他的脚步声也大了起来,沿途的一些东西也被他撞翻在地。

那人就这样迎面撞上了大石的巡逻队,火弦则趁机躲了起来。

这次轮到火弦暗中观察了。大石一行很轻松地抓到了那个人,他挣扎着要求大石放了他。

“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驱灵师!不是什么坏人!”

“驱灵师?驱灵师又怎样?现在你在在堕落山,趁早收起你那一套!”大石不由分说地把那人捆了起来。

虽说现在堕落山的人对驱灵师仍有所忌惮,但早已不是当年那样懦弱害怕,在遇到事情时白狼仍会同学院谈判妥协,但并非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走到谈判妥协的那一步,别的不说,就说这大石,那是整个巡逻队中出了名的暴脾气,他最讨厌的就是驱灵师,尤其是那些仗着自己驱灵师身份耍横的人。而在学院那边,只要事情没闹大,一般学院也都不会理会,至今除了之前迎新会火灾的事情,那些私下里堕落山住民与驱灵师或灵使的斗殴摩擦,学院都是不予理会听凭私下自行解决。堕落山的人虽然脾气不好,但在对待驱灵师与灵使这事上却相当有分寸,基本上不会闹出太大的事。

所以那人的挣扎是徒劳的,大石一定会把他抓回去,好好的“照顾”一下。

“我出了什么事,学院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那人被押往巡逻队屯所,虽然动作上是放弃了抵抗,但嘴巴还是有些顽固。

“狗X的,要是没问题老子会放了你的,罗里吧嗦地说什么!”

火弦提前一步回到了屯所,没多久,大石就来汇报了。

“猫哥,也没啥大事,刚在工厂附近抓到一个冒失鬼,身上除了这个也没搜出来其他东西。”大石说着就递过来了一个东西,火弦一看,原来是学院的徽章。

“我寻思没啥事就放了呗,本来我还想着这事没必要跟你说呢……对了,猫哥你的事忙完了吗?”

“差不多吧,等会儿我跟你们一起去巡逻。”火弦说着就打开了徽章。大石也凑上来看,但是大石认识的字非常有限。

“猫哥,你念念。”

“初级驱灵师张柯,土系驱灵师,宿舍位于星谷,其它信息都加密了。”火弦合上徽章递给了大石,“放他走吧,没啥大问题。”

大石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巡逻结束后火弦就去了吼吼酒馆,阿蝠在落水街的时候就与火弦分开了,应该也是跟黑月回去了。黑月正在店里等火弦,不停朝门口张望,火弦一踏入酒馆,他就离开吧台往仓库走去。

黑月住所里的桌上放着几本泛黄破旧的薄书,黑月拍了拍那些书对火弦说道,“就这些了,他今天没带太多。花那么多钱买这些书,值得吗?”

火弦没说话,他脱了自己的外衣,解下身上的包裹,然后把里面的书拿出来放在了桌上。比桌上的书多出两倍,而且都是全新的书。

“断牙是不是说这是孤本?”火弦问道。

“是。你这些书是从他家搜出来的?”黑月问道,随手拿起了一本看着。

火弦点点头,“对一下这两摞书,看内容有没有重复的,这断牙应该在骗人。”

两人对了一会儿,最后发现黑月买到的书火弦都有。

“看来这些书的确是断牙做出来的,我怀疑这些书中的某些内容可能是重复的,但是这些文字太麻烦了,要找出来相似之处还有些困难。”火弦说道。

火狸看书时认真的神情让黑月觉得有些不安,他不知道火弦的真正目的,但他觉得有必要提醒火狸。

“不要对书的内容太上心!小心自己也跌入漩涡。”黑月双手按在书上,撑着双臂,他看着火弦,眼神中有一些质疑,还有一些担忧。

火弦刚拿起的书被黑月压在了手下,火弦看着黑月的眼睛,他明白,黑月是担心自己也想使用“秘法”。

“我知道。”火弦说道,一边推开了黑月的手。“关于米隆,你问到了什么?”

“米隆的确在他那儿买过书,不只是他那儿,几乎所有卖书的人都被米隆光顾过,他是目前买书最多的一个人,而且他买书选择性很强,似乎早就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内容的书。”黑月说道。

“也就是说,米隆是懂蝌蚪文的。”

“对。可能不止如此,书里的内容我也问了一些,但断牙不愿意说太多……他说书里有方法,我想米隆可能已经在尝试了,或许已经接近成功。他是早期进入堕落山的驱灵师之一,对堕落山的了解应该非常深入,堕落街很多人也认识他。你说他会不会……已经开始做那些违背自然的事了?!”

“断牙还说了什么?”火弦问道。

“他说他是堕落山卖书人中书目种类最多的人。”

“他也懂蝌蚪文?”

“这个他倒没说,不过如果需要,我可以让他说出来。大不了让他再做一次‘断牙’,或者‘断手、断脚’都可以。”黑月说道。

火弦把所有的书都放在一起,重新包好。

“还有其他的吗?”火弦问道,“断牙就说了这些吗?”

黑月点点头。“过程并不是很顺利,像他们这种家伙也不可能乖乖听话,说出来的话真假难辨,贪生怕死,视财如命,我用了些手段后他们才说。”

“谢谢。”火弦说道,接着就把那包书背了起来,然后又穿上外套准备离开。

“等一下!”黑月忽然叫住他,“那只鲮鲤情况不太好,如果可以的话,请你那位朋友过来看看吧。”

火弦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接着就离开了酒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