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鲮鲤啊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67字
  • 2020-11-08 10:45:03

“阿蝠找到了一只老鲮鲤,但只是灵种,那老家伙在南区过得也不舒坦,经常被欺负,一有风吹草动就躲起来,很不好搞,阿蝠根本没办法与他交流,想必精神上也受了不少刺激。阿蝠回来告诉我之后我就去了南区,费了不少工夫才在一个地窖里找到他。”

“他精神很差,身上的鳞片都长了虫子,怎么说曾经也是矿场的劳工,我只知道他们后来的生活不好,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差,想想那时候,矿场还在的时候,他们多么风光,喝酒玩乐潇洒的不得了。谁知道老了下场这么凄惨……南区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他还住在南区的地窖,潮湿阴暗,吃喝都是问题,地窖里的食物没几样是能吃的,几乎都发霉腐烂了,也说不好本来就是在外面捡来的……怎么过得这么惨呢!”

黑月叹息着摇了摇头,地窖里的情景又浮现在他眼前,那种地方他可完全待不下去,鲮鲤本来就胆小,原来被白狼庇佑的时候的确比较风光,可是现在……

“说重点,那鲮鲤有没有说什么?”火弦问道。

“还能说什么,我感觉他的精神和身体都有些问题,说话前言不搭后语,你稍微动一下他就跑,总以为要打他,嘴里不断求饶,也完全不信任我,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正常沟通,至少在他身体恢复之前。”

“你准备怎么办?”火弦问道。

“我把他带到酒馆了……”黑月看了火弦一眼,“就在这里,地下室。”

“那——”

“不,我暂时不想他受太多刺激,他看到那块石头的时候几乎是疯了似的尖叫,石人阿泰身上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黑月皱起了眉头,鲮鲤的尖叫仿佛仍在耳边,那惊恐的表情,发疯似的逃窜的样子好像见了鬼一样,他想起那些诡异消失的鲮鲤们,心中越来越不安了。

“火狸,”黑月盯着火弦的眼睛,神情极为庄重,“我们两个之间的协约你没告诉其他人吧?”

“没有。”

“那就好,以后也不要告诉其他人,包括石人阿泰,鲮鲤这些事,你绝对不能告诉其他人,尤其是白狼那边的人。”

“为什么特意提到白狼?”火弦问道。

“你照做就是。我想你慢慢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火弦点点头。

“黑月,你觉得这鲮鲤恢复正常的可能性有多大?”

“不知道……堕落山不比你们驱灵学院,我们这里的医疗条件差很多,而且,他现在的样子也不方便看医生,我只能凭自己的直觉来给他治疗,我已经派人去奔腾街的药铺买药去了,只是这药有没有效,我心里是完全没底的。”

“我想看看他,你说不能告诉其他人,但我有几个相当信任的人,必要时我会把这些事告诉他们。”

“是谁?你的驱灵师?”

“对,也是你们堕落山的恩人,东方青木。”

黑月吃了一惊,他瞪大了双眼,似乎完全不能相信,“不可能的!他不是死了吗?!”

“但他的继任者来了,他就是东方青木,这一切都不可能与他脱开关系,虽然听起来似乎不太使人信服,但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黑月,你也必须像对我这样对待他。”

“如果是东方青木的继任者,那就依你!”

黑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爽快同意火狸的要求,但听到东方青木那四个字的时候,他的心中涌动起了一股感动的心情,虽然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他就是觉得感动,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人,又闻到了那青草气息的风,他愿意为了那人做任何事情,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让他感动,或许正如火狸所说,他已将东方青木视为堕落山的恩人了。

“还有两个人,”火弦说道,“他们是东方青木的朋友和搭档,其中一人是植物系驱灵师,拥有医师的能力,在你说鲮鲤的时候,我觉得或许会有需要她的时候。”

“他们也值得信任吗?”

火弦点点头。

“这样最好不过,我现在就带你去看老鲮鲤。”

黑月带火弦走出了房间,出了门就往花园的右侧走去,那里有一间房子,堆满了各种工具,虽然拥挤,但却整齐而有序。黑月走到房屋的尽头,只是一堵由大小各异的石头堆砌石墙,并没有什么特殊,但黑月在上面摸索了一阵,然后拿开了一块石头,露出了一个锁孔,黑月也不避讳,直接当着火弦的面插上了钥匙。

接着黑月推了推那石墙,居然推开了,原来是一扇镶着石头的向内开的门。门内的空间狭小,仅容两人并肩前行,只有一条通往地下的楼梯,楼梯也是只容许二人并肩的宽度。两人进去后黑月又关上了石门。

火弦忽然想起了星谷米隆的房间,莫非也是一样的构造?

黑月带火弦走下楼梯到了地下室,地下室很宽敞,分内外两间,外面的房间直接与楼梯相通,摆放着桌椅,像是一个客厅。刚下到地下室火弦就听到里面的房间传来了粗重的呼吸声,还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里面的房间,用房间来形容已经不妥了,或许用牢笼更为合适,整个房间都用铁栏杆封闭,约十几平米大小,墙上嵌着夜光石照亮,地上铺着厚厚的干草,那干草上蜷缩着一个圆形的物体,呼吸声就是从那儿发出来的。

“别看他这样,逃跑的欲望可是相当强烈。如果不是担心他逃掉,我也不会用这些栏杆。”黑月攥住看起来还很新的栏杆摇了摇。

“等他好了,估计这个都困不住他了。”

火弦凑上前去打量着那只鲮鲤。

那鲮鲤体型很大,跟普通人体型相仿,他的身体蜷成圆形,看起来似乎是睡着了,但睡得并不安稳,一直在哆嗦,一边哆嗦一边呻吟。他身上的鳞片是青灰色的,好像沾了很多黏黏糊糊的东西,仔细一看鳞片上还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孔洞,看的火弦一阵头皮发麻。

“阿蝠发现他的时候他还穿着衣服,伪装成人的样子,应该是病的相当严重了才离开地窖的。你看他身上的鳞片,几乎没有完整的。”

地上放着水和粮,但看上去似乎没有被动过。

“不管怎么说,这个地方总好过他那个地窖,至少干爽清洁。东西也不吃,叫了好一阵子才睡。希望他能好转一些吧。”

火弦点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