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逍遥街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167字
  • 2020-11-08 10:44:15

与白青分开后火弦就去了堕落山的吼吼酒馆,黑月恰好不在,火弦就到原来的位置坐着,一边打量着酒馆里的一切。

就在火弦前脚踏进酒馆时,后脚就有人跟了进来,那人一进门就开始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人,火弦留意到了他,但因为被柱子遮挡着,那人一开始并没有看到火弦,但很快两人的视线就重逢了,那人看到火弦的时候明显被吓了一跳,接着就拉下了兜帽遮住自己的脸,然后就急匆匆地离开了酒馆。

火弦感觉这人有些古怪,于是也站起身追了出去。

白天风月街的人比晚上少很多,所以火弦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低着头急匆匆赶路的身影,那人正低着头往风月街出口的方向走去,火弦于是飞快地追了上去,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火弦的追踪,还扭头看过两次。他们两人一开始还只是快走,但渐渐的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那人还撞翻了几个行人。火弦的兜帽已经被风吹了下去,那人几乎遮住了自己的全脸,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虽然他的速度并不慢,但他一直紧紧护着自己的帽子,他的粗布外套被风掀了起来,一片银色忽然闯进了火弦的视线,原来那人穿着银色的里衣。

莫非是驱灵师?!

就在火弦快要追上他时,那人忽然拐进了一条巷子里,火弦快赶到巷子口时里面忽然有人推了一辆满载货物的推车出来,火弦的速度因此减慢了,等他绕过推车冲进巷子里时已经找不到那人的踪影了。

但火弦不是轻易放弃的人,这条巷子是风月街最出名的逍遥巷,巷子很窄,两旁是两三层楼高的房屋,门窗都朝向巷子开着,浓烈的香味涌入火弦的鼻腔,呛的他直打喷嚏。这是狐女们为了遮掩自己身上的味道而使用的香料,从二楼的窗子里传来男女的调笑声。火弦心想那人大概进了其中的某一栋房屋里了,只是他一时之间无法判断他到底进了哪栋房子。

他缓缓地往前走着,这是他第一次来逍遥巷,护卫队里的人曾经跟他谈起过这里,就连白狼都曾经推荐他过来逍遥,但说实话,火弦对这些并不是很热衷。逍遥巷二楼的房间窗户很大,直接连着露台,格局似乎都一样。

很快,火弦就被盯上了,二楼的一个女子不停地朝他眨眼睛,她穿着轻薄的长裙,松松垮垮地套着一件薄薄的上衣,皮肤白皙,面容姣好,细长的眼睛微微上翘,有些慵懒地趴在栏杆上,看起来相当性感,但火弦不喜欢狐狸,它们心眼儿太多,又有体味。

他转过头看向别处,但那女子也并未放弃,直接扔下了手里的丝帕,粉色的丝帕不偏不倚地盖在了火弦的头上。火弦有些嫌弃地抓下丝帕,他看了那女子一眼,对方正捂着嘴偷笑。虽然火弦讨厌狐狸,但这狐狸的幻种却让他的暴脾气都发不出去,甚至还有些窘迫。可巧这时对面房屋又走出来了一名女子,火弦只觉得眼前一阵浓烈的香风飘过,一片飘动的粉色就朝他飞了过来。

“这位小哥,怎么生的这么俊俏?”香软的狐媚之音飘进了火弦的耳朵,直听得他头皮发麻。

他一把推开了那迎上来的女子,把手里的丝帕塞进了对方的手里,然后就往前跑开了。

忽然间他听到某处传来了对话的声音,好像是狐女在质问。

“先生,你在找什么?!请你出去……”

他循声找去,在某栋房子的二楼看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灰色身影,他直接跃上了那房屋的二楼,阳台上和房间里都空无一人,那对话声还在继续,二楼进去居然不止一间房屋,里面空间很大,那些从外面看起来相互独立的房子在内部互相连通,处处皆是胭脂香味,和着靡靡之音,一楼几乎没有房间,但是有假山有鱼池,甚至还有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绿树飞花,完全就是一个隐藏着的室内园林,不时有对对男女从中经过,落下一阵让人掉落鸡皮疙瘩的欢笑声。

二楼的房屋分布略显随意,火弦在二楼的室内走廊上走着,视野变得出奇的好,他能清楚看到一楼的情景,也能听清二楼的声音。有藤蔓从屋顶垂下,落在走廊上,走廊是粗糙的原木铺就,有几分野性的感觉,房间内灯火闪烁,火弦又看到了那灰色的身影。

那身影窜进了一个房间里,火弦直接飞到那房间门口,直接推开了门,却瞥见那人直接从窗口跃了出去。他刚刚赶到窗户边上,忽然就被谁抓住了肩膀。

“小子,看你好一会儿了!你这是不把你大石爷爷放在眼里啊!”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他看见那灰色的人影朝巷子外面跑去了,接着一转弯就消失不见了。

“大石!”开口的同时火弦也肘击了大石的肚子,大石吃痛松开了手,原是一肚子火气,看到火弦的时候瞬间就怂了下去。

“猫哥!怎么是你啊?你在这…..干嘛呢……”

“刚刚我在追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你这一搅和,人已经跟丢了。”

火弦转身拍了拍大石的肩膀,“痛吗?”

大石点点头。

“下次直接出手,少说话。”

说完这话,火弦就转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猫哥,你去哪儿?!”大石喊道。

火弦没理他,直接朝巷子口走了出去。

回到吼吼酒馆后,火弦发现黑月已经回来了,正在吧台同客人聊天。相比于夜晚,酒馆的人少了一些,所以火弦一踏入酒馆黑月就看到了他。两人对视后黑月就走出吧台朝仓库走去,火弦会意也走了过去,不多时,他们又坐在了黑月的房子里。

“正好我找你有事要说。”黑月说道,忽然黑月皱起了鼻子,“什么味道……”

火弦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身上,那股香味还没消退,他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扔手帕的女子了,脸上忽然就发起热来。他这样子全被黑月看在眼里,再抬头时正好看到黑月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

“喂,不是你想的那样!”火弦辩解道。

“人之常情,没必要太较真,都可以理解。”黑月笑道。

火弦差一点就把刚才追人的事情告诉黑月了,但又怕越解释越有鬼,索性放弃了。

“算了,不解释了。来说正事,有关石头你调查到什么了吗?”火弦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