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小白与火弦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23字
  • 2020-09-26 19:45:38

镇伟好好的躺在床上,跟刚才相比没什么变化,回到病房之后,陈曦看了看窗外,窗外的景色恢复了正常,没有刚才的模糊不清了。有点像是水面恢复平静之后的倒影一样,只晃了一下就恢复正常了。镇伟床头吊着的盐水瓶里还有大半瓶盐水,和陈曦刚来病房的时候相比几乎没什么减少。

“我去洗手间。”

猫咪点了点头。

陈曦在洗手间里忙活了一段时间。

先把脸上的和胳膊上的血洗掉了。对着镜子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形象是有多狼狈,中午好不容易缠好的脖子上的绷带也花掉了,渗出来的血几乎将绷带染红了。后脑特别的疼,似乎破了好大一块皮,血痂都结了好大一块,而且还没完全凝结好。穿着的夹克后背也几乎就要被磨破,还沾了了好多的灰。裤子也是,身上没有一处干净的。

陈曦尽量小心翼翼地把头发上的血洗了一下,又沾了点水擦了擦裤子和鞋子。抻了抻夹克,然后又用手抓抓头发,尽量盖住脑后的伤口。

最后将夹克的拉链拉到最高,盖住脖子上的伤口,又转身把夹克上的帽子扯扯,盖住后背被磨坏的那块。

虽然刚来没多久,但是陈曦不想在医院里待着了。而且医生和护士也开始上班了,走廊里开始热闹起来而来。没过多久,下午接班的同学过来了,陈曦说自己有点不舒服,就回去了。

陈曦的变化,同学也看出来了,问了诸如,你头发怎么湿了,衣服怎么这么皱,裤子怎么感觉快要破了之类的问题。

陈曦扯了个谎。

“刚才在洗手间摔了一跤。身上现在还是疼的。”

于是同学就没再问了。

走出医院,白猫咪顺势跳到了陈曦的肩头。

“疼——”

陈曦把猫抓下来,抱在怀里。

“好奇怪,刚才明明不疼的,为什么现在感觉全身都不舒服,肩膀屁股都是疼的。”

“所以说,你以为啊,那不是人类的恢复能力,受了多大的伤,回到低维空间之后就会缓慢释放出来,若是持续待在高维空间,恢复的会快一点,疼痛也会少一些。在高维空间的人,承受力,战斗力,以及恢复能力都远远高于待在低维空间时的状态。”

“感觉有点难以理解。”

“其实很好理解。高维空间的光速要远高于低维空间,时间比低维空间流逝的也要快。就相当于将低维空间的时间放大了一样,这样分配于高维空间每一分钟的痛感,都会降低,恢复力和承受力则恰恰相反。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你刚才所处的空间只称得上是空间夹缝。并不属于高维空间。”

陈曦点点头。

“好像还有点迷糊。”

“能讲到这么清楚的地步对我来讲已经很难得了,我又不是学院的那些老师,等去到学院的时候你会系统学习这些知识的。所以不用太担心。”

不知不觉的,陈曦开始觉得双腿像灌了铅似的,越走越累。不只只是累,还越来越疼了。

“火弦,我感觉好累……”

猫咪立马就抓狂了。

“说了我的名字不能随随便便就能叫的!!尤其是在我还是猫的时候,绝对不能叫!!”

“为什么?”

“因为那个名字可不只是个普通的代号,它有着特殊的意义。不过,看在你不明情况的份上,饶了你吧。”

——那我叫你什么?

陈曦问道。

猫咪忽然羞涩地低下了头。

“随……随便……啦。那个……要不……你给我……起个名字吧……”

“那就叫‘猫’吧。”

陈曦回应道。

“你这也太随便了吧!!叫猫的话不就没有特色了吗?!”

“烦死了,那就叫‘小白’。”

“你当我白痴啊!重新给我起个名字!”

“就叫‘小白’,我是你的主人,就这么定了。”

陈曦就这么和怀里的猫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的行人是以怎样的一种眼神来看他的。

一个看起来挺正常的年轻人,和一只喵喵叫着的猫在聊天。

脑子坏掉了吧?

回到宿舍,舍友都去上课了,陈曦倒在床上,随即又弹了起来。

“好疼!!呲——”

陈曦照了个镜子,才发现自己的背上也是青紫了一大片。

是那时候撞的吧……

“陈曦,快点来~”

不知道这猫叫陈曦又有什么事。陈曦走出洗手间。眼前的景象让他有点吃惊。

他的床头放着一张凳子,凳子上放着自己从药店买回来的药棉,纱布,酒精,碘伏,胶布,还有各种消炎药碾成的药粉。小白正蹲在床上,两只前爪像人一样在胸前交叉着,脸上是难以掩饰的自豪。

“别看我只是一介猫身,但是对于处理伤口这种小事还是做得来的。快点来,趴下,我给你上药。”

陈曦默默走到门口,把门锁好。他可不想等会儿吓到自己的舍友。反正自己受到的伤几乎都集中在后背。脖子上的伤……先处理好背上的伤再说吧。

看陈曦走过来了,小白抓着陈曦的枕头,灵巧地挪到合适的位子。然后用爪子拍了拍床。

陈曦趴到床上,枕头刚好垫在下巴和脖子的地方,很舒服。

小白伸出爪子,“噌!”地一声亮出了自己的利爪,如果用人类的手指比喻的话,那么小白现在正用它的食指和拇指夹着一根棉枝,蘸了碘伏,然后转过身,在陈曦的背上擦着。

身体是灵魂的客栈,那么对人来讲,如果灵魂都不在了,那么人就算是不在了吧?身体在没有灵魂的情况下可以支撑多久呢……

陈曦觉得太累了,趴在床上,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小白也没说话,细心地处理着陈曦背上的伤,看陈曦睡着了。就轻手轻脚地跳下床,在各个抽屉里翻找着,最后找出了一把剪刀。

好像,猫的身体有点不太好用。

一道亮光过后,一个穿着风衣的高大男子站在原来猫咪所在的地方,手上拿着一把剪刀。

他走到陈曦的床边,坐下,然后开始动手。

很快,陈曦的头上就缠上了一个很夸张的绷带。一起发生变化的还有他脑后几乎被剪秃的头发。

火弦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

想了想,火弦又坐在床上,轻手轻脚地扳着陈曦的肩膀,将他翻了个身,然后将手穿过陈曦的腘窝。

“东方……”

火弦低语道。他太久太久都没有叫他的名字了。

将人横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让陈曦靠着自己的肩膀,期间火弦的动作一直都很轻,生怕碰到陈曦脑后的伤口。

做好这一切,火弦轻轻解开陈曦脖子上的绷带。

伤口依然触目惊心。

想起昨晚的事情,火弦心里就一阵的恼火。他不明白陈曦那是为什么要那么倔强,甚至不惜以生命相胁。

不过,又有何妨。

“最终你还是回来了……”

火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