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断牙的约定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56字
  • 2018-07-02 21:06:40

火弦直接超那老头扔过去了一小袋钱。“看看吧,三千比铢,一分不少!”

那老头连忙把手里的钱推到一边,接着把火弦的钱袋子在抓手里上下拎了两下。

“分量差不多有三千,别忙,我要先数数,看你有没有骗人。”

“喂!你这断牙,还想不想做生意了!就算他有那么多钱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断牙只跟钱亲,管你谁先来谁后来的。”

那买书的人越来越恼火了,声音也大了起来,他气呼呼地走到火弦面前推了火弦一把。

“喂,你是哪里冒出来的,赶紧滚,再叽叽歪歪的小心我把你舌头割下来!”

“是吗……”

火弦比那人略高,他微微低着头俯视着那人,兜帽遮住了他的头发,但挡不住他那闪着绿光的双眼,他露出自己尖利的牙齿,吼间发出低低的嘶吼声,这声音充满威胁,使那买书的人不自主地后退着。

“你干什么……”

“收好你的钱,马上离开,我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

火弦步步紧逼,低声威胁。

那边卖书的老头已经数完了火弦的钱。

“嘿,真的是三千比铢,一分不少,小哥,看来您是有备而来啊!这书就卖给您了!等会儿就把书给您,别着急~”那老头笑嘻嘻地收了火弦的钱,正准备把另一堆钱收起来时,那钱忽然被抢走了。

“都说堕落山是畜生待的地方,看来是真的。”那人嘟囔着收起了自己的钱,“太不讲理了,还有你这老不死的断牙,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那人几乎是在威胁那老头,但似乎断牙并不害怕,相反还显得很高兴。

“别生气,下次我打折卖给你,都是老交情了,对吧。”

“我信你才有鬼!”那人收起钱后就往胡同口走去,经过火弦身边时还特意停了一下,撂下“晦气”两个字后就悄无声息地跑了出去。

“小哥拿好了,这可是孤本!”断牙凑到火弦身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交给了火弦,那布包沉甸甸的,倒让火弦感觉有些意外了。

“这么沉?”

“三千块一点都不多,这本书太难找了。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找到的,其他的书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

“你还有没有别的书,这样一本一本的买太麻烦了,如果可以,我想一次性买完,毕竟我很难挤出时间来。”

“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钱你不用担心,我只要书,如果你没有那我就去问别人了。”说完这话,火弦转身就往胡同口走。

“别急,让我想想……”断牙拽回了火弦,然后摸着下巴想了一阵。

“行,下一次的夜里,巡逻队开始巡逻的时候,约在落水街14号,记住,我会在那儿等你!”断牙说道。

“没问题。”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队人影从胡同口经过,他们悄无声息,步伐整齐,行进的速度比之前慢了很多。走到一半时忽然停了下来。

“等等,那边好像有人。”

火弦听出来这是大石的声音。

“巡逻队来了!我要先走了,你好自为之!”断牙拍了拍火弦的肩膀。

“你怕什么,不偷不抢,他们不能拿你怎样。”

“但我也不想惹麻烦,先走一步,记住,落水街14号。”断牙忽然趴在地上,手脚并用地顺着墙壁爬上了屋顶,他爬上屋顶的瞬间火弦看到屋顶上又冒出了几个人影,他们排成一排跟在断牙的身后沿着屋顶的边缘爬着,很快就消失在了火弦的视线中。

“阿蝠,能帮我追踪一下他们吗?”

“大人您瞧好吧!”阿蝠扑楞着翅膀飞上了屋顶。

同时一只手也抓上了火弦的肩膀。

“半夜三更鬼鬼祟祟地在这儿干什么呢?!”大石粗声粗气地吼道。

“眼神还是这么差!”火弦转身看着大石,大石这才看清,于是赶紧放开了手。

“猫哥,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哪个毛贼呢!”

“刚才,的确有人,不过等我赶过来的时候什么都没看到。不过也可能是我看花眼了。”

大石也顺着火弦的视线往屋顶的方向看去,但那儿什么东西都没有。

断牙一行人的手脚上仿佛生了吸盘,即使是光溜溜的墙壁都能直接爬上去,他们的速度很快,但却只能贴在物体的表面移动,跳跃能力与普通人无异。但阿蝠是优秀的夜行者,他挥动翅膀时可以完全不发出声音,与普通种不同,阿蝠不止视力听力好,声波探测能力也较普通种更强,他能准确分析出周围物体的分布,并能选出其中最适合通过的路线以及最近的掩体,所以总能在黑夜中隐形。

黑月有相当一部分的消息都是阿蝠探听到的,即使是石人阿泰,阿蝠都可以瞒过他的眼睛。他跟随断牙穿过了南北区之间的树林和工厂,一直从北区跟到了南区,又在满是浊气的破烂街道和棚屋间穿行,最后眼瞅着他们像蛇一样钻进了一栋破烂的木质小楼里。

阿蝠趴在门外的一棵青榆树上,观察着那栋房屋的动静。

断牙一行进去不久,二楼的窗户就亮起了昏黄的灯光。阿蝠离了青榆树朝那栋房屋飞了过去,静悄悄地落在了屋顶上。

“必须得赶快做了,但是这次我们没有多余的模板,原想着慢慢赚点钱就不错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更大的生意,说不定过了明天我们就能搬到北区去住了!”

那几个人似乎很兴奋,说话的声音虽然难听,但却非常欢快,但很快他们的声音就小了,即使是阿蝠听起来也觉得颇为吃力。

“趁着这一波……多捞点……”

“……不会的,反正也不会亏本……顶多不赔不赚……”

“嗯……打乱……改一下…….”

再到后来,阿蝠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了,只听到里面传来细细的嚓嚓声,他以前没听过的类似的声音,想看看里面的情况,但那些人拉起了厚厚的窗帘,阿蝠什么都看不到了。

阿蝠感到有些累了,他在青榆树上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把那些叶子编织起来做了一个小小的掩体,然后就挂在树上睡觉了。

天很快就亮了,阿蝠睡的比较安稳,夜里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天虽然亮了,但空气仍是水雾蒙蒙,仿佛是从地下蒸腾起来的水汽。阴云厚重地压在头顶,青榆树叶和阿蝠的身上都布满了水珠。阿蝠盯着一颗水珠看着,这水珠晶莹剔透,与南区污浊的空气完全不同,它看到水珠里显出下面街道和房屋的样子,觉得很好玩,于是就一直看着,但南区似乎很懒惰,天亮之后很久街上都没人出现。

但没多久阿蝠就在水珠里看到了一个人影,那人正沿着墙根缓慢地走着,他(她)伛偻着身子,粗布头巾包着头,他穿着宽大破烂的袍子,袍子的下摆已经破烂成一缕一缕的样子,在水里拖行着。这人看起来很奇怪,阿蝠一时间也无法判断他到底哪里奇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