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火弦的决定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44字
  • 2020-11-08 10:44:50

“我接受。”火弦说道。“不过,口说无凭。

“我已经准备好了。”黑月起身到走到窗边的桌旁翻检着,再次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几张纸。

“这是合同书,跟白狼给你的合同具有同等效力,解决石人阿泰,报酬是五十万比铢。如果解决夜晚那恼人的轰隆隆声报酬是酒馆一半的财产,你明白吗,那恼人的声音只是表面现象,山里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谁都不知道,我说的解决是指找出声音发生的原因,然后再解决掉。到时候酒馆的一半都属于你,你和我将成为酒馆共同的主人,共享所有收入。”黑月说道,然后就把合同递给了火弦。

合同一式两份,大部分内容都是些繁琐而冗长的声明,只有几条才是黑月说的内容,合同足足有两页纸那么长,雇主一栏签的是吼吼酒馆黑月的名字,火弦拿起笔在受雇者一栏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火狸。接着黑月又在两人签名的位置加盖了吼吼酒馆的公章。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吼吼酒馆的雇工了,这里也会是你在堕落山的落脚点之一,如果你需要什么,都可以告诉我,想知道消息的话也是一样。当然,如果我得知了什么新的情况,也会派阿蝠告诉你。”

火弦收起合同,点了点头。

“说说矿场的事吧,阿蝠说的比较简单,我想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你又看到了什么。”黑月说道。

火弦于是对黑月说了当时的经历,黑月没有插话,静静地听完了火弦的叙述。

“差不多就是这些,”火弦说道,“你知道的应该也不少,说说看。”

“嗯。矿场被焚烧后的一段时间驱灵学院派了人看管,禁止进入,但很快就撤出来了。我就是在那之后去的矿场,从那里逃出来后我就再没踏入过,但那里发生了什么我却一清二楚。这期间来酒馆询问矿场情况的人不在少数,有一些人就像你一样冒冒失失地闯了进去,那些闯进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或许你拿到的骨头就是他们中某个人的。但也有些人会在去矿场的半路上折返回来。我知道,你可能会说我为什么不阻止和提醒他们,不只是我,可能大部分的老板都不会提矿场的事,对我们来说,那是禁地。再说,那些偷摸去山上的人,也不会明说要去山上,而且我很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能打得过阿泰。”黑月说道。

“这石人很奇怪,几乎刀枪不入,但似乎又很轻,可以在沼泽表面行走活动。而且不只是晚上,他白天也在,似乎不太知道什么叫累,就算是休息也很快就会醒来。我查了很多书籍都没见到类似的记载,当然,大部分的书籍是由驱灵学院编纂的。”

“无忧石为堕落山带来的财富,但更多的是带来了灾难,如今我们不用无忧石也可以有稳定的经济收入,尤其是在风月街,没有谁再想提矿场和无忧石,对于晚上的声音,很多人也选择了忽视,就像管理委员会建议的那样,没有人再去靠近矿场,也没人谈起。”

“看看这个。”火弦拿出了兜里的石块放在桌上,“这就是石人阿泰的手指碎片。”

黑月住了口,拿起桌上的石块打量着。然后他忽然把那石块人扔进了水杯里。

那石头浮在了水面上。

“看起来像浮石,里面充满了空气,体积大,但是质量轻。”黑月说道。

他又捞起了那块石头,在炉子上用力地磕了一下。黑月力气很大,但那石头却仍然完整,几乎没有碎掉,倒是炉子的边缘被磕掉了一小块。

“比一般的石头要硬一些,这一点不太像浮石。”黑月说道。“可能是合成石。”

“合成石?”

“我也只是猜测。鲮鲤一族是矿石的开采与加工的专家,或许我可以找他们问一问。”黑月说道。

忽然间他拍了一下脑袋。

“我怎么忘了这事呢!”黑月看着火弦,“刚才差点忘了鲮鲤一族的事了,矿山被封后很多鲮鲤失业了,转行到石刻场做工去了,但是那场大火之后很多鲮鲤仿佛突然被蒸发了一样,从堕落山消失了,石刻场里那些做工的鲮鲤好像商量好的一样,忽然间都不见了,到现在都没人能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那你怎么找他们问?”火弦说道。

“还有几只年老的鲮鲤,已经退休了。没收入又没了矿场的保障,现在都住在南区。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毕竟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可能已经不在世上了,不管怎么说,石头的事交给我,我会去查的。”

火弦点点头。“这些巧合也太多了。不过,我最关心的是米隆的事,关于他,你知道多少?或者说,关于提炼融合魄种这回事,你知道多少?”

黑月忽然愣住了,他看着火弦,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怎么了?这个问题?”

“没什么”黑月说道,“只是没想到你也会对魄种融合这种事感兴趣。”

火弦当然对这种事感兴趣,这才是他来吼吼酒馆真正想要了解的东西,当初东方的死、自己被指控的罪名还有米隆的处分都与此有关,他有些后悔自己当年太过自在,对这些事情完全不上心,虽然偶尔听到东方提起,听到其他人提起,但都无法引起他的注意。

他太松懈了,如果当时能多少留意一些,能多问问东方,现在也不至于这么被动,或许东方也不会死。但现在他只能一头雾水地茫然地往下查,学院对东方的死处理的太过草率,他必须要查出真相。

“米隆曾经因为无忧石的事情被降级,我想不可能只是持有那么简单。一个人三十年前因为无忧石吃了一次大亏,几乎葬送了自己的前途,按说也应该引以为戒,从此不再沾染。但现在看来并不是,他又开始搜集无忧石了,如果这一次再被发现,恐怕就不只是降级那么简单的事了。即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继续做着看似荒唐的事,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你说呢。”黑月笑了笑,“你心里恐怕已经有了答案了。”

“只是不知道,我所想的是否就是事实。”火弦看着黑月。

“传言是真的,无忧石可以融合提炼魄种,但想要成功也并不容易。”黑月说道,“我对这个过程没有兴趣,对我来说这种违背自然哲学的行为是非常荒唐可笑的,那些已经踏上这条路的人早晚都会受到惩罚!”

黑月说最后一句话时几乎是咬牙切齿式的,火弦看得出,他非常反感这一话题。

“但你也不会去阻止,毕竟与你无关。”火弦说道。

“是,我为什么要阻止呢,反正早晚都会自食其果。”黑月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没有谁逃得过自然的惩罚。你想知道的话的就去问那些卖书的,那些鬼鬼祟祟的鼠辈们,黑月不会与那些人打交道,你要自己去寻找,阿蝠会帮你的。”黑月说道。

“是火狸的话,我就要提醒他一句,”黑月盯着火弦,他的眼神似乎在闪光,仿佛是一个年迈的智者。

“不要落入无忧石的陷阱,高贵的灵魂已经陨落,要引以为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