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密谈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239字
  • 2020-11-08 10:45:10

风月街比火弦离开时更热闹了,除了那些常来的驱灵师们,还有些非常好奇的面孔,看上去明显是第一次来,可能是新生,也可能是从未来过的正式驱灵师。

经过寻芳楼时一股浓烈的脂粉味儿飘了出来,呛得火弦一个激灵。和着脂粉味的还有里面传来的歌声和欢闹声。

“大人您之前来过寻芳楼吗?里面也有美丽的猫姑娘哦!跟大人您很般配呢!”阿蝠有些谄媚地说道。

“我像是来过的样子吗?”

“不像呢!像大人您这样的人一定是很自律又很威严的,怎么可能来呢,我的意思是偶尔,如果您偶尔也会有想要放松的时候,就来风月街歇歇,很多人离开后都特别满足呢!”阿蝠扑棱着翅膀说道。

火弦没理会他,转身就进了吼吼酒馆。

黑月正在前台跟一个模样丑陋的人聊天,阿蝠穿过人群飞到了黑月的身边,倒挂在他的肩膀上,跟他讲了矿山的事情,还未讲完火弦就已经走到了吧台。

“小子,你干嘛挤我?先来后到懂不懂?!”那个模样丑陋的人推了火弦一把,似乎很不满火弦挤到他。

火弦揪起那人的衣服,直接把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他没有心情同这些人计较,他当然明白堕落山的风格,那人的骂声还没出口就已经被火弦扔出了门外。

酒馆里又鼓起掌来。

火弦看着黑月,即使不用开口黑月也看到了他的眼神,那是一种来自于王者的压迫感,在他的注视下黑月不自主地想要低下头去。

但黑月毕竟是黑月,即使内心波动,表面上也是平淡无奇。

“随我去后面说话。”黑月对火弦说道。

黑月走出吧台,跟外面的店员交代了一下。然后就带火弦往酒馆后面走去。

酒馆后面就是仓库,放着黑月采购的一些普通酒品,仓库有梯子通往地下的酒窖。黑月带火弦穿过仓库,直到仓库后面的木门面前。

仓库后面是黑月的生活区,他虽然独身一人,但生活颇为精致。仓库后连着一个小花园,火弦一向对花花草草的不太有兴趣,也认不出那些花,只是觉得好看,这一片青绿草地和各色小花组成的花园让他想起来青木山的山坡,一时间心情也放松了下来。除了花草,篱笆后还种了几棵树,一股清新的田园风扑面而来,显得与堕落山的风格不太搭。

花园后面绿树掩映下有几间木房子,两侧房子的檐下堆放着整齐的木柴,正中的房子外放着桌椅,桌上放着一盒烟丝。

木房子后面就是北山了。他们穿过花园到了房屋门口。

“阿蝠,你在外面守着。”黑月说道。

“得嘞!”

阿蝠欢快地应了一声,然后就从黑月的衣服上飞下去,在空中转了一圈后就倒挂在了房檐下。

“请进。”

相比之前,黑月的态度友好了很多,两人进屋后他就把门关上了。

这应该就是黑月的房间了,地上铺着石砖,家具不多,简单整洁,靠窗放着一张书桌,桌上放着书,纸,笔。靠右侧的地方是一张木床,床上铺着粗布的床单。屋子正中放着一张四方桌,桌子右侧是一个正煮着茶的小炉子。

“尝尝我自制的茶叶,虽然味道不一定赶得上你们学院的。”

黑月放了灰绿色的茶叶在杯里,然后又加了热水进去,一股茶香便在屋内弥漫开来。

“我不是来喝茶的,你也不用拐弯抹角。”火弦说道。

黑月把杯子推到火弦面前。

“我会告诉你的。”黑月说道,“让你有那样的遭遇我很抱歉——”

“恐怕不是这样吧?”火弦打断黑月的话,然后他忽然笑了起来,“果然是堕落山啊,如果我不是我,恐怕早就被那石人弄死了吧。”

黑月看着火弦,“我让阿蝠去追你,并非刻意隐瞒。”

“不说那些,关于石人阿泰你知道多少。”

“其实我去过矿场,”黑月说道,“二十年前驱灵学院派人烧了矿场的一切,大火烧了三天,之后又下了三天大雨,自那之后一到晚上就会有奇怪的声音。地下也会传来奇怪的震动。你知道,我们动物比其它物种要更敏感一些,那些从驱灵学院过来的客人们好像就完全没有察觉到。”

黑月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我总觉得这声音跟矿场有关,听起来像是某种地下活动所引起的。不只是我,这条街的动物们也都听到了,作为他们之中最年长的人之一,这事理所应当由我出面。所以我就去了矿场。我见到了阿泰,那时候他大概只有五六米高的样子,但身手相当敏捷。我被他按进了沼泽里,几乎是死里逃生。后来我再也没敢靠近那里了。”

“那时候石人只有五六米?”火弦问道。

“对,那时候他还不是很大。阿蝠是夜行者,后来北山矿场的消息几乎都是他告诉我的。他说仍是有人会去矿场,我想那些人可能只是想偷一些无忧石出来,但却没想到会葬身沼泽,去了北山矿场还能回来的人恐怕就只有我和你了。”

“你们就没有跟管理委员会提过这事吗?”

“提过。”黑月说道,“没人解决,只是嘱咐我们不要接近矿场。”

“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堕落山什么奇怪的东西都可能出现,管理委员会内部的意见也不统一,可能到火烧眉毛那天才会有人理会。”

黑月叹了口气,“堕落山不比驱灵学院,并不是一个很紧密的组织,在这儿谁说了都算,但同时,谁说了都不算。”

“那你也不要理会就是了。”

“不理会?不可能的,从那天离开北山矿场开始,我就没睡过一个好觉。阿泰是我的梦魇,他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摧毁了风月街的一切。如果没有遇见你,我想我应该就这么过着了,假装听不到,假装不记得。但是你来了吼吼酒馆,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你曾经是整个堕落山憧憬的对象,也是驱灵学院最厉害的灵使之一,你是动物系幻种们的骄傲,如果是你,或许可以看到阿泰的真面目,还有矿场里正在发生的事。”

“可是我没必要卷进来。”

“你受雇于白狼,恐怕不是情义所致吧?”

黑月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火弦。

“你需要钱,而且是很多的钱。”黑月说道,“我已无他求,只愿余生能平静度过,若你能帮我查出矿场的真相,我会将我一半财产赠予你作为报酬,除此之外,只要是你需要的,我就会尽全力帮你。”

“想想吧,非常好的条件。”黑月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