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沼泽之中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253字
  • 2018-06-28 23:56:48

火弦的反应迟钝了很多,或者说几乎他几乎没有反应能力,这是一件相当不可思议的事。那只随他而来的蝙蝠此刻正趴在石壁上,在夜色的掩映下完全隐蔽于黑暗之中与石壁融为一体。它静静地聆听来自于沼泽之中的声音。

泥浆像是粘稠的胶水一样从四周涌了过来,转眼间就吞没了火弦。那石人阿泰高兴地拍起手来。

“有香料了!水床香喷喷,阿泰最喜欢!”

泥浆涌进了火弦的耳朵,黏住了他的双眼,他听不到声音也看不见东西,但却忽然间清醒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沼泽吞没,正在不停地往下陷,但他是火弦,他不可能被困住。他挣扎着想要往上,却发现被向下拉扯的越来越多,泥浆中并非空无一物,下陷的过程中他触碰到了一些坚硬的东西,火弦心中有了主意。

石人阿泰像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沼泽的泥浆在他脚下像松软的床垫,他像玩蹦床似的在沼泽上来回跳着,看着个子庞大,但居然不会陷进沼泽里去,而且动作轻盈无声,他来回跳着,泥浆中的火弦也憋了很久的气,他听不到阿泰的欢呼,只感觉泥浆在不停地震动,他随手抓了一根棍子,接着又以脚下坚硬的东西作为支点,用力一蹬就朝上冲去。

火弦从石人阿泰的背后跃出了沼泽,他用手抹掉脸上的泥浆,但并未去清理耳朵里的,他依然听不到任何声音,火弦在空中换了方向,朝阿泰冲了过去,当阿泰反应过来时火弦又敲下了他的一根手指。

“啊啊!!不可原谅!你这小东西!坏了阿泰的好事!!”那石人阿泰举着自己残缺不全的右手咆哮道,整个沼泽上空又响起了那种令人烦闷的嗡嗡声。

火弦只看到阿泰的嘴巴一张一合地在说着什么,但他却听不到声音,那嗡嗡声无法干扰他。火弦一眼就看到了沼泽边缘的飞虹,趁着阿泰捂着手咆哮的空档他飞到了沼泽边缘,阿泰断掉的手指也落在了那里,已经碎掉,火弦顺手捡了两块碎片揣进了兜里。

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先前在泥浆中拿到的棍子其实是一根股骨。看来不只是他,这沼泽地曾经还吞没过其他人。火弦丢掉了那根股骨,拿起了飞虹。

阿泰追至沼泽外围,抬脚就向火弦踩下去,但踩了个空。

因为听不到,火弦只能依靠眼睛和对周围空气流动的感知来判断阿泰的行动,少了声音的干扰反而使他的头脑更加清晰和冷静,与先前的打斗不同,火线这次逐渐占了上风,石人虽然灵巧,但比不过猫的柔韧性和敏捷性。

腐臭的味道弥漫在整个沼泽区,但火弦稍微适应了一些,虽然闻着仍是恶心,但至少不会像先前那样干呕了。

“阿泰是这里的守夜人,要守住这里,除了他们,谁都不能进去,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进来都只能做阿泰的香料,但是你这个小东西为什么这么难缠,你打了阿泰,阿泰很生气!阿泰要把你四分五裂!”

石人阿泰的动作忽然间加快了很多,像是机关枪一样不停地朝火弦挥动拳头,股骨在阿泰的打击下已经断裂,火弦把它重新扔回了沼泽,只凭飞虹与他对抗。一边对抗,一边观察着这石人的身体,希望能发现点什么。

他的身体像是一堆石头松散地连接在一起,一定是有什么力量在维持他的形态,他绝不是普通人,也不可能是动物系幻种,难道是自然系灵使或驱灵师?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与石人的对战消耗了相当多的能量,火线虽然意识清醒,却渐渐感觉有些疲累。石人阿泰也是一样,双方像是约定好了一样,彼此之间忽然拉开距离,各自站好在原地喘着气。

火弦耳朵中的泥浆已经干掉,他也能听到一些声音了。

阿泰喘着气,火弦看到他的左胸隐隐透出绿色的光芒,但阿泰稍一活动,那光芒就消失了。

“喂,你叫阿泰是吧?!”火弦喊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是阿泰,不是东西!”石人阿泰又生气了,“阿泰就是阿泰,不准说我是东西!”

“那好,我们先不要打,阿泰,你告诉我,你在这儿做什么?”火弦喊道。

“阿泰不会告诉你阿泰在这儿守夜,阿泰不打你,阿泰要你做香料!”

石人忽然冲了过来,火弦虽迎了上去,但却无心与他过多缠斗,于是暗暗发力压制了石人的攻击,一面瞅准机会朝下山的方向冲去,阿泰在火弦身后追着,不停伸手去抓火弦。火弦已经很疲惫,据他上次进食已经过了很久,他未料到这一场战斗,因此并未补充食物,现在他能感到自己的能量几乎要消耗殆尽,他迫切地需要休息一场,于是愈加快速地向前飞驰。最终他越过了山壁,但身后却听不到石人的声音了,火弦回头一看,那石人并未追来,石壁仿佛是一个屏障,将那石人挡在了里面,阿泰在石壁内侧跳着叫着,但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火弦落回地面,匆忙往山下赶去,他要去质问黑月,是否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火弦离开后那趴在石壁上的蝙蝠也离开了,它在空中曲曲折折地飞着,一直飞到了火弦的头顶。

“火狸大人,您刚才好厉害,我还以为你会被吞噬呢!”它显得有些兴奋,忽然对火弦说道。

冷不防出现的声音吓了火弦一跳,他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只夜蝙蝠在他头顶,这么小一只蝙蝠,就算张开双翼也只有巴掌大小。

“你是谁?”火弦停了下来,握紧飞虹,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大人您别紧张,我伤不了您,我叫阿蝠,夜蝙蝠的灵种,是黑月老板派我来的,老板怕您遇到危险,嘱咐我来把矿场的情况告诉您,可是您速度太快了,我追上的时候您已经打起来了。”

“黑月?哼,恐怕他是故意不告诉我的吧。“火弦说道,”而且,他应该还隐瞒了不少情况,有关矿场和沼泽的,我说的对不对?”

火弦收了飞虹。那蝙蝠仍旧是很兴奋。

“不光是黑月,我们都知道北山有秘密,可我们不知道那秘密是什么。不过我还得再说一遍,大人您刚才真的太厉害了,这阿泰我们都不敢招惹,若不是为了看看您的雄姿,我也不可能来这里,这儿太恐怖了……”

那蝙蝠忽然转身望下山脚。

“糟了!我说太多了,大人您跟我走吧,黑月老板会跟你解释一切的!”

火弦正准备去见黑月,于是随这蝙蝠一同下山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