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北山的阿泰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357字
  • 2020-11-08 10:44:48

这呼吸声低沉而微弱,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若不仔细聆听几不可闻。火弦听了一阵子,这呼吸声愈发清晰起来,好像正来自于他的脚下。

莫非这乱石之下有什么东西?!

火弦仔细嗅了嗅,除了腐朽的气息,他感受不到其它。他感到疑惑,同时也觉得不安,四周几乎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若有什么万一,他只能往天上飞去。

忽然脚下的石块抖动了一下,动物的本能使火弦飞快俯身并躲在乱石之间的凹陷处。那抖动虽然消失了一阵子,但很快又抖了起来。原先他听到的呼吸声也原来越清晰和粗重起来。

脚下的乱石堆忽然移动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抬了起来似的越抬越高,火弦只看到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站在了什么东西的身上,因为他的耳边正传来极粗重的呼吸声。

“呼呼——守夜时间到了,阿泰醒了——”

一个巨大的石头人居然出现在了沼泽的中央地带,他身高约有二十多米,全身上下几乎都由乱石堆砌而成。石块与石块之间看不到用来粘合的东西,因此并未完全契合在一起,但这些松散的石头却构成了他的四肢和躯干,没有皮肤和头发,双眼是两个黑窟窿,嘴巴和牙齿都是石头构成。他原是趴在沼泽地中,只露出颈背部和头部,在火弦看来就是一堆乱石。

他从软绵绵的沼泽地中站起来,全身都挂满了粘稠的泥浆,火弦此刻正站在他的肩上,靠着他的脖子,从火弦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他那巨大的嘴巴在一张一合地说话,还喷出点点泥浆。

“阿泰还没睡醒,软软的水床太舒服了,阿泰不想起来,但是他们会折磨阿泰,阿泰要清醒一点,清醒一点…..”

那石头人又伸了个懒腰,还伸出手在肩膀上抓了抓痒,他伸手过来时火弦侧身躲了过去,但身上还是沾了些泥浆,这让火弦感到有些不适。

那石头人忽然又弯下腰去,他慢慢蹲下身,然后捧起了一捧泥浆,像是洗脸似的在脸上胡乱抹着,嘴里还发出模糊而又连贯的秃噜声。

火弦以前从未见过此等生物,也从未听过什么“阿泰”,对于陌生事物的谨慎态度让他尽量隐藏自己的气息,但这阿泰在洗脸时捧起的泥浆几乎甩了火弦一身,那种腐朽的臭味充斥在他的鼻腔,几乎快要使他呕吐。但还没完,那石人似乎很“爱干净”,他又洗了好几次,火弦忍不住干呕了一声。

那石人忽然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如同石化一般一动不动,从远处看仿佛就是普通的土丘。火弦知道他肯定是听到了自己的那声干呕,于是屏住了呼吸,蹲着不动。

过了一会儿,那石人又动了起来。

“夜晚来的太快,阿泰要清醒一点。”那石人捧了一捧泥浆含在嘴里漱了漱口。然后又站起身来。

他朝沼泽外围走去,火弦这才看到他的双脚都漂浮在沼泽上。那石人阿泰走到了外围的石壁,然后就沿着石壁走,一边走一边嘟囔。

“太寂寞了,都没人过来陪阿泰,好想找人打架,可是他们说不能打架,只能悄悄地,暗暗地做,偷偷把那些人消灭掉。”石人忽然摇了摇头,“水床都不香了,要有人来,这样水床才会香,阿泰才睡的好。”

这石人到底在说什么呢!

“睡觉的时候才最快乐,阿泰想要睡觉,就必须要守夜,守夜守夜——”

那石人忽然好像很高兴,蹦蹦跳跳地往前走,火弦差点被他颠下去。不过跟着这石人火弦也更清楚地看到了矿场今时的光景,虽说中间是一片泥浆沼泽,但周围岩壁却有几条银线一样的水流流向中央。这几条水流很是清澈,火弦很想下去好好洗洗。那石人渐渐安静下来,机械地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张望。

过了不多时,他停了下来,一条小河横亘在他们面前,足有两三米宽,小河藏在一条天然的石槽中,火弦忽然记起来,三十年前他见过这条河,那时河上还建着水车,矿场的食堂就建在河边,可以直接取水。

那石头人又蹲了下去,他挠了挠自己的肩膀,伸手的时候火弦又侧身躲过去了。

他盯着水面,看的很认真。过了很久都没有移动。他一边看一边左右晃动自己的脖子,显得很疑惑。火弦探出头去,也往水里看去,这一看不打紧,他忽然明白那石头人在看什么了。

那石头人在看他自己,他把河水当做镜子在照,火弦往水里看时对上了石头人的视线(虽然眼睛只是黑窟窿),他心中暗叫不妙,还没来得及反应,那石头人的手掌就挥过来了。火弦双脚轻轻一踩就离开了石头人的肩膀,那石人抓了个空。

“果然不对劲,阿泰的肩膀不舒服,原来是你这个小东西!”

那石人看起来身体笨重体型庞大,但动作却相当轻盈,而且他居然也可以腾空飞跃,每次火弦想要飞往山下都被他截住,只能在石壁内兜圈子躲避。那石头人仿佛很享受这个追逐的过程,不时发出哈哈的笑声,似乎这是他的游戏一样。

火弦瞅准机会狠狠踹向石人的胸口,但脚底却传来钻心的疼痛,那石人纹丝不动,又哈哈笑了起来。

“这世上没有比阿泰更坚硬的东西,任何东西都无法刺穿,也无法伤害我。”

火弦不理会他,他摊开手掌握住了飞虹,石人阿泰赤手空拳对战飞虹毫不逊色,每次都能躲开火弦的攻击,或是看穿火弦的招式,剑刃与石人的身体碰撞溅出点点火星,周围的石壁挡住了两人打斗的声音,声波折返回来又重叠在一起,整个矿场内部都弥漫着嗡嗡声,这声音虽然低沉,但却仿佛带动火弦的内心一起颤抖,直让人头脑发晕。

渐渐地,火弦的进攻变得迟缓了,他好像看到了好几个石人在他面前来回晃动,他分不清哪个是幻影哪个是实体,所以总是刺空。

火弦以为是那杯酒的原因,心中懊悔不该喝黑月递过来的酒,甚至怀疑是黑月故意引他过来。他的思维在嗡嗡声中逐渐混沌起来,面前的幻影也越来越多,他们个个都在嘲笑他。但他却刺中了那石人,他砍下了石人阿泰的手指。

阿泰愣了一下,随后就发起怒来,他低沉地吼叫着,火弦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震出来,他想往山下飞去,却怎么也动不了。

阿泰抓住了火弦。他拎着火弦的腿,好像拎着一只兔子,飞虹从火弦手中脱落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香料!香料!香料!”

阿泰朝沼泽走去,一边走一边愤怒地叫着。火弦此刻只想堵上耳朵,沼泽上空的声音让他感到非常不适,他分不清是醉酒还是声音的影响,整个人混混沌沌,什么都看不清。石人阿泰走进了沼泽里,接着就把火弦扔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