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夜访北山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294字
  • 2020-11-08 10:46:26

“你有什么问题,问吧。”火弦说道。

“差不多前一阵子,我听说曾经大名鼎鼎的火狸被白狼雇佣了,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觉吗?我感觉你可能是疯了,来这里的人多半都要改换姓名,再做个易容什么的,就怕跟我们扯上点什么关系。你就这么名目张胆,不怕学院那边对你有什么意见吗?再说,正常的灵使都不会这么干的吧?”黑月问道。

火弦笑了一下,“别人的眼光有那么重要吗?更何况,我原本就是动物系灵使,来堕落山也是正常的。没什么好顾忌的,学院也没规定禁止来堕落山。”

黑月点点头,“虽然你以前没来过堕落山,但你这行事方式却有点堕落山的风格。”

“你怎么知道我以前没来过堕落山呢?”

“莫非你来过?”

“三十年前你们的矿场被封,堕落山却因祸得福,四大首领与学院高层面对面谈判,这些事情我可能比你还清楚。不过堕落山的变化的确不小,很让我吃惊。”

“你是说三十年前的事情你也有参与?”黑月问道,“那你知道矿场被烧的事情吗?”

“矿场被烧?!”火弦问道,“我不知道,说来听听。”

“就是东方青木死的那年发生的事,你们驱灵学院嘴上说着不干涉堕落山的活动,却擅自派人进入北山矿场,点了一把大火,整整烧了三天,别说是山上了,就连山腰的树都被烧焦了!树林全部都被破坏,河里流着的全是烟土和泥浆,你都不知道我们那段时间过的有多辛苦,好不容易把树林重新种起来,生活也算步入正轨了,可是——”黑月没有说下去,他瞪着火弦,好像那火就是火弦放的一样。

“但是什么?”火弦追问道。

“没什么,你知道又能怎样?我能相信你们驱灵学院的人吗?!”

若不是因为内心那点残存的崇拜之情,黑月也绝不会对他说这么多,但他说的太多了。

“还有,白狼,白狼跟你们学院也走得太近了点,现在四大派系就他势力最大,我看他迟早要疯…..”黑月有些控制不住地说道,他心里有强烈的愤怒和不满,不是因为火弦,而是因为他心里的揣测。堕落山一日之间可昼夜交替多次,每当夜深人静之时,被封的矿场都会传来低声的轰隆声,那声音仿佛来自于地下,带着细微的震颤。他曾经独自一人去过矿场,但矿场已经被雨水浸泡出一片沼泽,他险些陷进去,自那之后他再也不敢踏入矿场。

但如果是火狸的话,或许可以,毕竟他是最强的灵使之一。

“你为什么想知道无忧石的事情?”黑月问道,“它不仅对你们来说是违禁品,对我们也是一样,这是当初的共识,但我们还有存货,我们不叫它无忧石,我们叫它萤石。如果你能告诉我原因,如果我觉得合理,我会帮你,当然前提是不能说谎,黑月最讨厌说谎之人,如果你说了谎,我发誓,你在堕落山不会好过。”

火弦盯着黑月的眼睛,那棕黑色的眼眸下似乎藏着无尽的秘密,有关于堕落山的,他不知道的秘密,不过眼下他还没弄清状况,不可能对他说太多,但他隐约觉得顺着无忧石或许与东方的死有关,至于是什么关系,他却并不清楚。

“你不信任我。”黑月说道。

“当然,你也是一样。”火弦说道,“不过还是谢谢你今天的‘招待’,不过我有个疑问,黑月老板也曾经崇拜过我吗?大石说堕落山的幻种曾经将我视为偶像,是真的吗?”

黑月感觉自己的内心忽然被一眼识破,顿觉尴尬,脸上登时黑红一片。他慌张地喝了一口酒,眼神也瞟向了别处。

再回头时,火弦已经离开了。

天空中布满了厚厚的云层,空气中满是水分,火弦感觉自己好像一条在空中游动的鱼,仿佛身上的衣服都浸满了水。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街上亮起了灯笼,风月街的夜生活刚刚开始,醉醺醺的人们从一间店铺窜向另一间铺子,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有人还搂了美貌的女郎,一路上调笑不断。

北山顶黢黑一片,仿佛一座死气沉沉的坟墓。火弦沿着风月街走到了尽头,然后左转朝北山而去。山脚下是一片一片的树林,脚下生长着潮湿的蕨类植物,在草丛间有一条荒废很久的大路,很多年前火弦曾经走过,这条路原是供矿场工人下班时行走的,矿场被封,这条路也被草和苔藓侵蚀,变得难辨而难行。

火弦想起了三十年前,东方派他到堕落山调查矿场和四大派系的事情,这些调查结果成为堕落山具备社会性的重要证据,正是凭借对堕落山社会关系的调查结果,才证明堕落山是一个有着独立社会系统的“高级族群”,不应该被剥夺这种权利,亦不应该被干涉。那时候堕落山虽说有矿、有手工业,但与驱灵学院的生活相比却相当原始,与现在的样子也不能相比。

他就这么向上走着,到山腰时树木明显低矮,但草却很茂盛,还能看到有花在草丛中盛开,有时候草茎缠绕挡住他的去路,他不得不凌空而起轻点草叶前行。就这样他到了山顶。北山顶更像一个废弃的火山口,周围凸起中间凹陷,如黑月所说,凹陷的矿场几乎没有树木生长,成了一片黝黑的沼泽,只有稀疏的几丛草生长着。火弦跃至半空观察着,在沼泽的中心区域有一堆乱石,看样子可以站立,他往前飞了一段,然后落在了乱石上。

食物是所有灵使和驱灵师能量的来源,飞行、移动甚至特殊技能的释放都依赖于食物的能量,所以有经验的驱灵师和灵使不会随便飞行,并以步行代替以节省能量在关键时刻使用。这也是为什么火弦在每次战斗后都会感到疲累的原因。

在矿场他并没有必要一直腾空,乱石堆上的视野一样的好。

矿场废弃,看样子是完全没有再次开采的可能性。就算还有人买,无忧石应该也不会有很多。

周围是一片平静的泥浆一般的沼泽,外围的山壁高出沼泽地约有四五十米,如同巨兽的尖牙一般参差不齐环绕着已成为沼泽地的矿场,火弦捡了块石头扔向沼泽,起初石头还浮在上面,但很快便被吞没了。四周散发着一股经年的腐朽气息,黑漆漆的沼泽地里几乎听不到其它声音,这种死亡一般的气息让火弦感到有些不安,每当他移动身体,脚下的石块都会互相摩擦发出咔咔的声音,好像僵硬的关节在活动。

但后来火弦感觉那或许并不是石块互相摩擦的声音,他俯下身的时候仿佛听到了轻微的呼吸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