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黑月的憧憬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42字
  • 2018-06-26 09:31:44

作为最优秀的幻种和驱灵学院首屈一指的灵使,火弦曾是整个堕落山的骄傲。尽管他从未在堕落山生活过,但堕落山的动物系幻种却将他视为同宗同族的兄弟。

长期以来,动物系幻种一直都处于被驱逐和排斥的状态,这也是为什么堕落山会有越来越多动物系幻种的原因。一开始并非只有堕落山才有动物系幻种,早在一百多年前驱灵学院各山系形成之时,动物们遍布于各个山系之中,有普通种、灵种和幻种。但那时候的环境条件极为恶劣,放眼望去所有山系几乎皆是焦土,仿佛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烈火焚烧。

相当一部分的动物死于恶劣的环境,剩下的又被早期驱灵师发现,或被驱逐,或被杀害。毕竟对于双脚直立行走的驱灵师们来说,动物们是低等的物种,他们更偏爱植物,动物们并不需要什么怜悯,也没那么可贵。绝大多数的普通种因为适应能力较差的原因而被杀害或淘汰,绝大多数幻种则因为可以化为人形的原因而逃过劫难,灵种数量原本就偏少,经过驱逐与杀害后几乎所剩无几。

但并非所有驱灵师都敌视动物,其中以东方青木最与众不同,所有人都知道他收养了一只狸猫,也知道他饲养着一些灵种和普通种,但他是高级驱灵师,也没谁能对他指手画脚。除了东方,还有小部分的驱灵师也与他持相同态度,但因地位身份限制并不能为动物们做太多事。也有很小一部分人持中立态度,但绝大部分驱灵师对动物是排斥的态度。

所以,随着驱灵学院的壮大发展,动物们的居住地也越来越靠近边缘山脉,同时驱灵师们对动物的态度也开始缓和起来,当他们慢慢集中于堕落山时,学院正常情况下也不再干涉他们的生活了。于是动物们都集中到了堕落山。

对他们来说,驱灵学院的发迹史就是动物们的堕落史,直到现在老一辈们还记得被驱逐的心酸历史,但他们毕竟有了栖息地,动物的繁殖能力很快,尤其是普通种,很快,堕落山又繁荣起来了。幻种们开始改变思想,以人类的姿态生活,渐渐与普通种们分化开来,除却有时会变为原始动物形态,基本上与普通人无疑。

漫长的岁月消磨了动物内心的仇恨,跟着东方青木的火弦成为了驱灵学院中最为出名的动物系灵使,也是学院第一位动物系灵使。他能力超群,独得东方青木偏爱,活成了几乎所有幻种最想要的样子,有地位有身份,就连植物系灵使们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堕落山的人们记得要仇恨驱灵师,可是他们也羡慕驱灵学院的生活。那里山明水秀,气候宜人,可以自由来往穿梭,不像堕落山整日阴云密布潮湿闷热。整个驱灵学院唯有遍布沼泽的大泽区可与堕落山相比,但大泽区杳无人烟,几乎没有人可以在那儿生存,堕落山并没有比大泽区好到哪儿去。尤其是南区,雨水更多,湿气更大,人走进去就好像进了胶水里一样,沉闷而窒息。

所以他们羡慕驱灵学院的生活。在火弦成为灵使之后学院又来堕落山招募了一些动物系幻种,并培养他们成为灵使,但很多人最后都被取消资格退回堕落山,不知是何原因,只有小部分的食草系幻种被留下,但都籍籍无名,并未有太多发展。

所以火弦成了幻种们心中的星。那时堕落山的人们甚至连火弦的原始种是什么都分不清,不知道是狸猫还是狸,他们一度以为他就是犬科动物狸。直到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猫科的狸猫,但火狸这个称呼已经叫开了。

当时黑月还很年轻,他也憧憬过火狸,希望有生之年也能成为那样的灵使,并脱离堕落山这个环境恶劣的地方。不止是他,他们那一辈的幻种都有同样的想法。

后来堕落山的情况开始好转,黑月的憧憬也在潮湿忙碌的空气中被侵蚀消耗,他渐渐忘了火狸的事。堕落山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方式,火狸从未来过堕落山,似乎真的成了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直到前几日,有人在酒馆议论起来,说白狼雇了驱灵学院的灵使,那人正是曾经大名鼎鼎的火狸。听到他的名字,黑月的心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下,年轻时的憧憬好像又回来了。但也只是听说而已,哪怕火狸来到堕落山,黑月也没见过他。

这是黑月第一次见到火狸,他没想到火狸看起来居然会这么年轻。

他喊的那一声“火狸”被淹没在人群的喊叫声中,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他们面前的人曾经有多厉害。

冷静下来的黑月已不是当年那个年轻人了,他把火狸带到了人少的吧台区。

胡老板还没走,他那双精明的眼睛一下子就锁定在了火弦的身上。

“是你!”他喊到,看起来好像曾经见过火弦。

“你们认识?”黑月问道。

“管理委员会的人,我在丹枫山见过他,因为不讲理的大石跟他很很亲近,所以我印象深刻。”

“他是谁?”胡老板问黑月。

“他?精明的胡老板还猜不出这个生面孔是谁吗。”

胡老板捋着小胡子想了一阵,忽然张大了嘴巴,然后又捂住了嘴巴,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喝一杯吧。”黑月在火弦面前放下了一杯酒。

“谢谢。”虽然这么说,但火弦并未去碰那杯酒。

“你们认识米隆吗?”火弦忽然问道。

“米隆?来这儿的人都不用真名的,我们也不打听这些。”胡老板这才放下他的手。

“别绕弯。”火弦说道。

“他经常来这里,算是熟客,虽然没几个钱,但从不赊账,也不招麻烦,是个优质的客人。”黑月说道。

胡老板看看黑月,撇了撇嘴,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无忧石矿不是封了吗?现在卖的人还多吗?”火弦接着问道。

黑月看了一眼火弦,然后转过身在架子上拿了一个酒杯,接着又倒满了酒,然后坐下来点上了水烟。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些问题?”黑月吸了口烟,烟丝上的火光忽然明亮起来。

“想知道的话你自己去查就是了。矿场离这儿这么近,你自己直接去看就是了。”

“米隆最近有买无忧石吗?”

“最近……他可花了不少钱。”黑月有些答非所问,“你知道我们堕落山也有书卖吗?”

“不知道。”

“那怪不得,他是个爱学习的人,买了很多书,很多都是孤本,价格贵的离谱,我估计他要破产了。”

“卖书的在哪儿?”火弦问道。

“他们到处都去,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你在路上逛逛,总能碰上一两个。”

“你最近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迎新会开始之前,他在找人,不过我不知道他在找谁。”

黑月的有问必答让火弦很意外,他想再多问一些有关无忧石的细节,正准备开口时黑月制止了他。

“等等,你只值这么多的回答,剩下的该我来问了。”黑月看着火弦,眼中似乎有火光在跳跃。

“如果你的回答能让我满意,或许我会告诉你更多的事情。”黑月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