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吾名火弦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706字
  • 2018-03-12 09:00:00

一只大白猫咪从围墙上跳下来,落在陈曦身后不远的地方。

“我就知道,你做得到。”

眼镜男的声音从背后不咸不淡地传来。

“欢迎回来,东方。”

“别用那个名字叫我!”

陈曦心头腾起一阵怒火,但是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生什么气。

一转身,看到一只白猫咪在悠闲地舔着爪子。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会充满了力量,为什么周围的一切会变得模糊不清,又为什么,镇伟……会是那个样子,还有,你到底是谁?”

猫咪用两只后脚站立起来,然后耸了耸肩膀,摊开两只前爪。

“问题有点多,也许罗博士可以帮你解答。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只说一次,你要好好记在心里。”

“你不说也可以。”

陈曦转身就走,不就是个名字而已,有什么好拽的,还“好好记在心里”。好像自己有多想知道一样!

猫咪的眼神忽然变得无比坚定和凛冽,只见它轻启猫唇,低沉而又有力地说出了四个字。

“吾名火弦。”

陈曦停下了脚步,有一瞬间的失神,不是因为被猫咪的名字唤醒了或是其余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他站在大楼楼顶的边缘,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回到医院里。而且,楼下那种不真实的,高远的模糊也让他心头一震。

大白猫咪以为陈曦想起了什么,或者是被自己的力量吓到了,于是双爪抱胸,闭上眼睛,沉吟道。

“汝乃吾之主,只要汝真诚地呼唤吾之姓名,即使刀山火海,吾必全力以赴。”

陈曦并未过多关注这猫蹩脚的古文,但他至少知道了眼镜男的名字,于是唤道。

“火弦,告诉我,要怎样回到原来的地方。”

陈曦随意的语气惹到了猫咪,只见它瞬间就炸了毛,噌地跳到陈曦的身边,有些抓狂地咆哮道。

“你那轻浮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了要满怀诚意地呼唤吗?不是这种登徒子一样的态度,那么美好的名字,简直被你侮辱了,道歉!快向我道歉!”

陈曦拎着猫咪脖子上的毛,把他提到可与自己平视的高度,然后眯起眼睛,顿时眼神就凌厉了不少。

“再吵就把你胡子一根根地拔下来!”

猫咪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随即就换上了笑容。

“回去的话,很简单哦。你现在所处的空间是比原来的空间更为高维的空间,对你现在来讲,要回到低维的空间去是很容易的事情,换言之,你现在可以像刚才那个灵那样移动,呐,看到远处的那栋建筑没?你的话,完全可以从这儿跳过去,稳稳落地是完全没问题的。”

陈曦目测了一下猫咪所说建筑与自己的距离,少说也有十几米远,跳过去?!根本不可能!大概是看出了陈曦的怀疑,猫咪又双爪抱胸,自信地点了点头。

“嗯,嗯,相信我,没错的。”

“你是在开玩笑吧?!那么远的距离,我怎么可能做得到?!你先做个我看看。”

说着,陈曦便把猫咪放在墙头,然后推着猫咪的屁股。可是想了一下后又觉得不妥,于是又停下手上的动作。

“不对,这样也不行,你不是人,你做得到也不表示我就做得到。”

猫咪抬起头转身看着陈曦。

“我说,你现在怎么这么胆怯了,刚才……那样的事情都经历了,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的怂包?”

猫咪的话一下子就说到了陈曦的心里,安静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都不疼了。虽然还有些伤口,但已经不流血了,脸上的血也干了,血痂紧紧地锢在脸上的感觉很难受,感觉脸就不像自己的一样。陈曦用手抓了一下,指甲里就全是干干的血痂了。就在刚刚不久以前,自己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陈曦抬起胳膊,又动了动腿。

“人类的恢复能力还真是强大。本来我还以为自己一定会死掉,即使是那样想的时候也不害怕,现在居然这么胆怯,真是好笑。”

想到这儿,陈曦跳起来,落在墙头上,然后抱起猫咪,搂在怀里。

“要是死的话,就死一块儿吧!”

不等怀里的猫发话,陈曦蹲下身子,然后起身,双脚用力地蹬了墙头,身子即轻盈而又快速地飞了出去!

很不可思议,落地的地点比原定的地点还要远一些。

“没骗你吧?”

陈曦点点头。

“不知道回去要怎么解释,我这样子,浑身血淋淋的,还抱着一只猫。还有镇伟,突然消失了,我要怎么解释才好,毕竟是我在守。”

“这个你不用担心,低维世界的物理速度普遍低于高纬世界,高纬世界的物理速度某些时候可以逼近光速,也就是时间的速度,此时便出现了相对的静止,也就是说你回到低维时会发现时间并没有你想象的过了那么久,只是有所流逝。”

猫看陈曦听的认真就继续滔滔不绝,“高低维的时间流逝是呈一定比例的,但是具体是多大的比例我已经记不清了。至于跟镇伟的身体,还在病房里,你刚才看到的只是与灵交织着的灵魂,或许他那时已经被灵吞噬到所剩无几了吧。这样的高维空间,只有灵与驱灵师才能进入。”猫瞥了一眼陈曦身上的伤,继续说道“你身上的伤口,病房里应该有洗手间,我可以帮你把把风,你自己稍微处理一下。”

猫停了下来,似乎对自己的解释很满意。它对陈曦说道,“怎样,我的解释你大概明白了吗?”

陈曦点点头。猫所解释的时间与光速的理念他之前也有接触过,但因为略显晦涩也并没有特别理解,现在说不上很清楚,但他也从猫的语言里提取到了主要的信息,那就是,医院的时间并没有过很久。原来对猫一肚子的火,现在也好像消退了不少,看着它略显得意的脸,甚至还有些可爱。

陈曦忽然摸了一下猫的脑袋。

“也只能这样了。”

第一次陈曦有了飞翔的感觉,在高楼之间穿梭并跳跃着,从来都没有这么自在的感觉,仿佛只要自己想做什么,想到哪里,身体都会立刻做出反应,轻盈地来回着。回去的路很清晰,陈曦只是顺着看得清楚的楼顶跳来飞去,转瞬就到了医院的门诊楼上。

住院楼一片模糊,除了那扇开着的窗户。

陈曦再一次犹豫了,站在楼顶,久久地盯着那扇窗户。

“每个驱灵师都要经过这一个阶段,第一次亲手驱灵,这是被称之为“洗礼”的,不能不缺的步骤。”

猫咪说道。

“洗礼……吗……有种宗教的感觉。”

“这么理解的话,也没错。驱灵师的世界观,也可以被称为一种信仰。我会在合适的时机带你去驱灵师的本部报到。在此之前,我将以猫的身份和你生活在一起,对你做全方位的考察,为你以后进入学院做准备。”

陈曦没有说话。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排斥这种被人安排着的感觉。但是似乎自己又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到更高维度的空间去,才能更为清楚地审视你现在所在的世界,也只有到了更高维度的地方,你才有可能接近真理。”

见陈曦一直都没有反应,猫咪抬起右爪,将厚厚的肉垫子放在陈曦的手背上。手背上突然传来的温柔的感觉让陈曦有点吃惊,随即低下头看着怀里的猫咪。

只见猫咪闭上眼睛,然后低下头。

“你不知道我现在心里有多高兴……”

不知怎地,这句突然之间温柔的话让陈曦感觉有点别扭,陈曦低头问道。

“为什么?”

猫咪抬起爪子,将爪子重新放回陈曦的胳膊上。然后摇了摇头。

“没什么。”

和猫咪小聊了一会儿,心情好像也没那么糟糕了。就像要远行去一个陌生地方的旅人忽然碰到了向导一样,虽然向导是个时猫时人的“半妖”,但有聊胜于无。

陈曦抱紧猫咪。

“回去了。”

然后双腿微曲,高高跳起,朝那扇开着的窗户“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