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异闻录

  • 驱灵二三事
  • 丹西
  • 2478字
  • 2018-06-20 22:22:54

还有一本《自疗学》,是一个叫白青的人写的,详细讲了一些驱灵师的日常保健方法,比如冥想,放空,静坐等等,这些内容让陈曦感觉他好像在看养生学的书,但就在他想要合上书本的时候看到了一些吸引人的内容。书中这样写道:

“……完整的灵魂兼具过去与未来,灵魂中的每一点都是连通过去与将来的桥梁。它会思考,会做梦,会痛苦,会快乐。只有现实的灵魂是片面的,它应该要有梦的能力,从梦中窥探过去与未来。任何完整的灵魂都应该既能双脚走路,又能展翅飞翔……”

虽然只是些类似于心灵鸡汤之类的文字,但陈曦却被“从梦中窥探过去与未来”这一句话吸引了,他忽然想起那个满是草甸子和鱼的梦,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梦里,那种强烈的归属感和寂寞又充溢在他的内心,陈曦有些迷茫了,他似乎开始相信,他就是东方青木。

徽章内附带书籍检索系统,陈曦检索了与白青有关的书籍,但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但也或许是他并没有浏览的权限。

陈曦试着搜索了一下“无忧石”,但被提示是敏感词汇,询问他是否继续搜索,陈曦想了想于是选了继续搜索。

他居然搜到了一本书,书名叫《驱灵学院异闻录》,这本书没有作者,只有主编,主编叫做朗言,陈曦按照索引码找到了那本书,关于无忧石,书中是这么写的。

“无忧石,原产于驱灵学院外的堕落山中,由鲮鲤一族挖掘发现,因其隔热不易碎,多雕刻做器皿用,或可磨粉制陶,质比钢铁,颜色好。价格昂贵,少有人买。坊间传言佩戴者可隐藏思想,使人不能察其心之所想,又言其可提炼融合魄种,皆谬,为堕落山鲮鲤一族为谋私利之传言,不足信。现为驱灵学院违禁品之一,持有者轻者降级,重者直接取消其驱灵师资格。”还附了一张《学院时报》的影印图片,时间是30年前,具体内容因为字迹太小陈曦看不清楚,但标题陈曦却看的很清楚《自然研究所辟谣—无忧石的谬传》。

陈曦舒了一口气,果然,无忧石只是米隆的好心而已,哪有那么多深层次的含义。

他继续看书,书里还介绍了丹枫山的来历,这是两名同时成为驱灵师的恋人之间的故事,介绍中并未提及那两位驱灵师的名字,只说两人匿名买下丹枫山后就双双归隐,之后又主动请辞,学院回收其魄种后就将丹枫山收回公有,那两人的名字亦消失于驱灵学院的历史之中,成为了一段传奇。

还有堕落山的发现、映雪山的故事、青木山的历史等等内容。陈曦于是借了书,回到了赤沙山。

还未靠近树林他就看到湖中波浪翻涌,一条蟒蛇自水中腾空而起,它飞至陈曦身边绕着他打转,显得非常欢快。

“你去哪儿了?”银星问道,“快跟我讲讲外面的事情!”

陈曦原打算在房间里看会儿书的,相比于星谷,他在赤沙山比较不容易睡着,但看到银星有些渴望的眼神陈曦果断放弃了看书的想法。不知为何,在银星身旁的时候陈曦就会觉得放松和舒适,可以毫无保留无所顾忌。他与银星又在空中玩了两圈,互相追逐了一会儿。然后一人一蛇落在地面,陈曦坐在湖边树荫下,银星盘成一圈就趴在他身旁。

陈曦跟它讲丹枫山的迎新会,那些好吃的好玩的,银星就乖乖趴在自己的身体上,以一种亮晶晶的眼神看着陈曦,说到酥云包和肉串的时候银星还吧咂起了嘴。

“好希望我也能吃到那些好吃的呀~”

陈曦看着银星,忽然产生了疑问。银星每天都吃什么呢?

“银星,你每天都吃什么呢?”

“我?你去问火弦咯,我吃的东西都是他准备的,有时候是鸡,有时候是鸭,实在是没什么东西的时候连水果都吃过,或者干脆不吃,进入休眠期来减少消耗。不过自从火弦找到工作后,我大部分时间都可以吃到肉。”银星点了点头,“嗯,他对我还是很不错的。”

“火弦从哪里弄到肉的?堕落山吗?”

“嗯。”银星应道,“除了堕落山也没别的什么地方可以吃到肉。”

“我说呢。”

“对了,你见过堕落山吗?火弦很少跟我讲,但听说那里是动物的天堂。一定很漂亮……”

“我没见过堕落山,不过我见过堕落街。我想堕落山一定是比堕落街还要让人神往的地方。”陈曦仿佛又看到了篝火晚会中狂舞的幻种了。他用尽自己所能想到的词汇对银星描绘当时的情景,那些他看到的,听到的,火中的蛇女阿莎,还有鹿和鸟的幻种,飞翔着上酒的蜜蜂幻种,还有在火中游动的鱼,一切都让他觉得堕落街才是一个充满活力与生命力的地方。

“好想去看看……”银星轻声嘟囔着,“可是我答应过东方,不会离开这里。东方说外面很危险……”

“危险……的确是有的。”陈曦把成飞的事告诉了银星。

银星静静地听完了陈曦的话,过了许久它才开口。

“那他是死了吗?”银星问道,它的声音听不出有什么波澜。“还有没有其他的发现?”

“应该是的。”陈曦回道,“暗影说在堕落街看到了米隆,但是我并没有看到。从堕落街回来后我也去米隆的住处找过他,但是没碰上他。”

“你要注意安全,”银星说道,“关于米隆……你为什么不去堕落山问问呢?”

“火弦没带我过去,他觉得堕落山对我来说可能有些危险了。但我对这些事情的感觉有些隔岸观火的意味,我应该谨慎一些,但我好像也并不害怕。”陈曦看着远处的红色的沙丘,想起了那个草甸子和鱼的梦。

“银星,我觉得你可能说对了,或许我真的就是东方青木。这个世界时间混乱,节奏混乱,但似乎又井然有序,一开始我只是顺着命运的指引来到这里,但我现在开始感觉我可能真的来过这里,混乱的时间和节奏并没有让我觉得不适应,对于驱灵学院,还有堕落山我很想知道他们的过去,想更多的了解和融入。”

陈曦看着银星,“是不是一切都在你预料之中?”

银星摇摇头,“没什么预料之中,我只是感觉。再跟我讲讲你的那两个同学吧,还有那个叫做暗影的灵使。”

陈曦于是对银星讲了树林中与花蔓萝的事,还有花蔓萝背上的纹身。银星似乎对花蔓萝很好奇,还详细地问了纹身中树木和藤蔓的样子,颜色等等细节。

它同样仔细地问了陈曦花蔓萝的长相,还问陈曦觉得她好看不好看,末了还问陈曦对她的感觉。

“她是个很奇特的人,我不讨厌她。甚至还……你明白吗?那种感觉,好像我以前就认识她一样。”

“虽然人不能总是依赖感觉,但有时感觉才是最真实的。”它的声音带着笑意。

“或许。”

“我想你肯定也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才选择相信她的。”

陈曦没说话,忽然起了一阵风,风吹过树梢又掠过湖面。陈曦向后倒下躺在了草地上。

“管它呢,就这么向前走着就是了。”这句话或许也是他想对自己说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